第一四五回 九转金丹


“这茶深得五味,须得细细品味才是。”

啜了口茶,玄都始终面带微笑。

咽了口唾液,朱安捧起茶盅仔细的喝了起来。

大法师泡的茶,喝了应该会有很大好处吧?

如此想着,口中的茶似乎也不是那么难喝了。

“你来寻我可有什么事?”玄都看着面前一口一口强迫自己喝茶的朱安,颇觉有趣。

放下茶盅,朱安没有丝毫隐瞒,将卯二姐的事情说与了玄都。

“那卯二姐虽是兔精,却也出身道门,品性更是不差,如今落得这般下场,却是可惜。”

说罢,朱安恭身一礼道:“晚辈此来便是想求大法师出手,搭救一把卯二姐。”

“这...”玄都露出思索的表情。

他现在突然有些后悔与朱安见面了。

来之前他虽掐算过朱安来寻他所谓何事,但掐算的结果始终朦朦胧胧,只知有事相求,却不知是为了让他出手搭救卯二姐。

卯二姐乃是天蓬的一道情劫,若按正常发展,卯二姐必定会身陨道消。

如此天蓬的劫数才算圆满。

若事先知道朱安寻他是为了这件事,他绝不会现身!

不过现在...

玄都稍作思虑,而后直言道:“那兔精的伤势我的确能轻松医治,不过...”

顿了顿,玄都继续道:“不过那是她命中注定的劫数,亦是天蓬的情劫,本不应更改,你可明白?”

朱安沉默片刻,正色道:“晚辈晓得,但晚辈还是想请大法师出手,无论是身为涵虚的父亲,还是身为卯二姐的朋友,我都想求大法师出手。”

“所谓劫数难逃,也只是一个难字,没有谁会真的面临劫难而放弃希望。再者,情劫二字也是劫数,劫数有渡过的希望,情劫为何不可?”

“世间情之一字,晚辈不想让它因伤病这种因素,而不能完全书写出来。就像大法师这五味茶一般,若因茶盅碎裂而导致茶水倾洒无法饮用,未免太过可惜。”

说到此处,朱安提起砂壶,给玄都身前的茶盅斟满,继续道:“若只是茶水苦涩,那就让喝茶之人细细品味,无论是何味道,都由他自己完整经受。若是情劫,晚辈也想让历劫之人细细品味,而不该是才刚刚入口,还未来得及品味就消逝成空。”

玄都听了半晌,好险没被朱安的一通歪理绕晕。

好像他不出手相救,就是无情之人一般。

回味着今日自已煮的五味茶,玄都呼出一口气。

今日之事,冥冥之中,似乎也有着缘法。

想了想,玄都说道:“我可以出手救她,不过却有条件。”

朱安闻言难掩欣喜道:“大法师请说。”

饮口茶,玄都言道:“卯二姐和天蓬原只有一年的夫妻缘分,在我出手后,也需得是一年的缘分,至少天蓬未洗脱罪责之前,是如此。”

朱安微微一愣,瞬间明白了玄都的意图。

“我懂了。”

朱安正色道:“大法师请放心,我会安排好一切,在天蓬洗脱罪责之前,他和卯二姐只会有一年的夫妻缘分。”

玄都欣赏的看向朱安,无论是手符,还是其它,朱安的所作所为都甚合他的心意。

关键还懂事。

就是身上的牵挂太多,不然...

目光无意间停留在朱安面前的茶盅之上,玄都忽然轻笑一声。

这茶倒是和他相配。

取出两个小玉瓶,玄都将之放在桌榻上便站起身来。

“这一瓶有一粒九转金丹,这一瓶是无垢净水,两相配合服下,她神魂和肉身上的问题就可迎刃而解。”

赐完救命宝药,玄都又笑道:“这壶茶你好好品味,我去也!”

话音刚落,玄都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

主殿中,朱安朝着玄都原先站立的地方恭敬揖了一礼。

收好玉瓶,看着仍冒着水汽的茶壶,朱安笑了笑,之后便坐在桌榻旁细细品味起来。

两柱香后,离恨天一处草丛。

一阵干呕后,朱安嚼了数颗糖果,又屏蔽了味觉,这才晕乎乎的驾云飞向天庭。

这茶,真不是给人喝的!

猪都嫌弃!

......

灵霄殿外,朱安收起法云,迈步往殿中走去。

一路上有不少的仙神上前招呼,朱安一一还礼问候。

再度和一个神官笑谈两句,朱安感慨的走灵霄宝殿。

不知不觉间,他竟也成了天庭上的知名仙神。

手符的作用不可谓不大!

来到自己熟悉的位置,朱安伸手摸了把身旁的殿柱。

准确的说,是摸了把殿柱上的金鳞赤须龙。

收回手,朱安丝毫未发觉头顶的金龙眼珠朝他看了一眼。

站在末首,殿外陆陆续续有神将仙官进入。

遇到熟悉的,朱安主动上前招呼,遇到不熟悉的,便随着身旁的仙神拱手致意。

待过些时候,一行四种肤色的仙神踏入殿内。

朱安见之忙上前招呼。

这四种肤色的四位仙神不是旁个,正是四海龙王到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 号【书友大本营】 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在四位龙王身后,西海三太子敖烈身穿素衣跟在后面。

与几位龙王见过后,朱安看向敖烈。

后者摇头苦笑。

朱安未有多言,只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点了点头。

天庭之上敖烈所熟仙神不多,除了风神雷神等司掌天气之神外,说是一个没有也不为过。

在得到朱安这个相熟的熟人鼓励后,敖烈呼出一口气,挺头抬胸的迈步走向最前列。

待走到托塔天王和太白金星之间时,敖烈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

见殿前跪了个陌生的俊秀后生,殿中众神俱都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何事。

敖烈右手边,满脸和蔼笑意的太白金星托着拂尘来到近前,微微躬身,问道:“这位小哥,怎的跪在殿前,可是有什么事?若有事不妨对我讲讲,小老儿或许可以帮到你。”

左侧,李靖身后的三坛海会大神也出列说道:“太白说的对,这位兄弟若有什么冤屈都可道出,跪在地上像什么话,须知男儿膝下有黄金,有什么事情可以先站起来再说嘛。”

正当前列的仙神问询时,殿中与旁个仙神谈话的敖闰忽的走上前来,哼了一声道:“让他跪着吧!这忤逆子就该好好跪着反思!”

一旁,哪吒登时了然。

这位兄弟想必就是天庭群里所传的,故意损毁玉帝所赐宝物的西海三太子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