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绝世奇珍硬塞给我干嘛


伏伯泰然自若的一句话,让李文一愣。

我嘞个去!

买了个登山包超耐磨,真的!

《兰亭序》,你不早说!害老子以为是什么普通字画呢。

李世民陪葬的《兰亭序》,居然是这样得来的?

不对呀,自己没来的那个时空,他又是怎么得到这玩意的呢?

难道是注定的?不对,不对!

这肯定不是真东西,真家伙哪有那么容易得到?

就着烛光仔细看,“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

当读到那几个涂改的字时,李文基本上可以肯定是真迹。

一个涂改了的“夫”字,笔画的末端,两处都是露锋,但不是尖锋写的。所以很明显有短暂停留调锋然后再出锋收笔。

我操,传说中的八面出锋和王羲之的秘法,皆藏如此。

这下李文是惊呆了!

伏伯望着李文那逼子,暗叫一声,你不是要上天么!

到了嘴边却是:“十皇子请随我来。”

李文这下倒是不敢再托大了,乖乖地跟着,一句话也不说。

伏伯打开一个暗室,捧起一对玉匣子拂去灰尘,轻声道:“这两颗大白菜,乃是天成之物,非是人工雕刻所成,举世无双。此物价值连城,若是流传到江湖,不知道又要枉死多少人。”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千古恒之的道理。

“哈!”李文一声大笑,不知是嘲讽,还是叹息,多少人,为了这些身外之物,命都不要了。

他反退一步,挥着双手道:“太贵重了,我若带着这东西,还回得去长安?”

“君子无罪,怀璧其罪”,伏伯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淡淡一笑道:“你不带这三样东西,也是一路追击堵截呀,那带与不带,又有何区别?”

放的什么屁,老子是死亡运输队队长么?

我这个长安首富没见过钱是么?

这破系统也是让人服气,那仓库能存钱,却存不了物,什么鬼?

伏伯继续清理着杂碎,李文进群吼一嗓子!

李文:“别抱堂客(妻子或女人)了,老子有事要办!”

始皇帝嬴政:“哎呀呀呀呀!当个群主,这是准备上天了?”

汉高祖刘邦:“要是当了皇帝还得了?”

汉昭烈帝刘备:“皇帝有个毛线用。”

明太祖朱元璋:“谁说皇帝没用的?来我大明看看,老子一把火……”

南唐后主李煜:“别大明了,皇帝能禁言么?”

李文:“嘻嘻,大佬们,不好意思啦,这里有两件物品,帮忙看看?”

始皇帝嬴政:“大半夜的,不睡觉,看啥痨啥,侬脑子瓦特啦?”

汉高祖刘邦:“嘿咻,嘿咻!俺和戚夫人正在忙着呢,没空!”

汉昭烈帝刘备:“这是又要给我造个小祖宗出来?”

明太祖朱元璋:“去去去!哪儿凉快哪儿去,是婆姨不漂亮,还是手机不好玩?瞧你那损sai,大半晚上的也不让人安生!”

南唐后主李煜:“小周后,你悠着点,我先看看那字,那字……我去,受不了了……”

李文:“还有点正经的没有?做皇帝要有皇帝的样子,不跟个怡红院的渣男一个样!”

始皇帝嬴政:“群主教训的是,这帮个家伙,把老子的脸丢光了!老子挂着这个始字还嫌丢人呢。”

“东边的,西宫,不干了,不干了,干了一千年也没添个一男半女的,你快帮朕穿好衣服,朕要教训那班小王八羔子去!”

始皇帝明显是忘记关语音了,惹得满堂哄笑!

始皇帝嬴政:“这……笑啥子玩意?群主要看啥子玩意?立定,稍息!统统给朕去洗个冷水脸,帮群主看宝贝!”

汉高祖刘邦:“没笑什么,五十步笑百步,洗洗去……”

汉昭烈帝刘备:“半斤笑八两……洗冷水脸?好的,学那张士贵,洗他娘的九九八十一回!”

明太祖朱元璋:“八戒笑胖官……嘿!我说楼上的,没个好婆娘,也不至于要学张士贵,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后人诚不欺我也!”

南唐后主李煜:“后人能欺古?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李文:“还有完没完?”

南唐后主李煜:“放近点,好好拿着,手抖个啥……”

始皇帝嬴政:“我看哪,那字不过是也就那样,要古董呢?我写几幅给你寄过来,润笔你就随意好了。那白菜嘛,我给你寄过来的那人,你要雕多少,他能给你雕多少……”

汉高祖刘邦:“按始老大那说法,那就是市场上的大白菜,超市都进不了的,我仔细看看,看看……”

汉昭烈帝刘备:“这东西,哎,算了,王羲之?后生子吧,不是古物,值几个钱嘛,还半夜把始老大叫起来。草圣张芝的字,我这里还有两幅,要不要给你寄过来,你这玩意就算了吧。”

明太祖朱元璋:“那可不成,不是草圣张伯英的不好,李二可是把行书的《禊贴》奉为至宝,死还要带走的东西,投其所好才是硬道理。”

南唐后主李煜:“有些道理!我说汉昭烈帝陛下,敦煌张伯英和颍川钟元常(钟繇)二位大师之墨宝,有真迹的话,能不能给我发几幅,除了小周后,江山都可以给你!”

我去!总算有个懂行的了!

李文一声长叹,问:“要带这三样回长安,值不值呀,这可是索命符呢。”

始皇帝嬴政:“怕毛线,有钱的事,还怕打架?朕可是与天下为敌,一路闯过来的……”

汉高祖刘邦:“94,94!连不可一世的大秦,老子不照样干翻了么?干大事,就莫东怕西怕!”

汉昭烈帝刘备:“想当年,曹操带着八十万人马,一路狂追猛赶,打草鞋出生的我也没皱过眉啊!”

明太祖朱元璋:“和尚表示,给你的火-铳,那可不是烧火棍子!”

南唐后主李煜:“哎呀!都说着自己的丰功伟业了,人家小娃才九岁呢,你们九岁的时候,说不定还在要饭,不带这样的!”

李文:“我们就三个能打的,一路上……我是真没底呀!”

始皇帝嬴政:“车到山前必有路,少生孩子多种树!啊……呸,嘴瓢了。”

汉高祖刘邦:“好像说得你不带这三件玩意,就一路有人打路祭,让你平安过身似的!”

汉昭烈帝刘备:“老祖,又不是赶尸,打什么路祭……”

明太祖朱元璋:“老刘嘴巴开光了没有?”

南唐后主李煜:“带着吧,到时候硬是没有办法保管,让他们给你发几个武将过来,怕个啥子呢?”

李文:“那就带上?”

李文当然明白,这带与不带都一样,要的就是皇帝们给个商量,谁能来救急,莫到时候掉链子。

是不是太过分了,得了陇又望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