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东风乐(四)

    竞日孤鸣花了些力气让他睡下,史艳的睡相很好,没有日常的拘谨,也渐渐没了那份常驻心间的担忧,嘴角偶尔还有一抹微笑。? ?? ?? ? ?????????

    认真看上一眼,就觉得世间美好皆聚于此。

    如果,他能松手的话。

    倒是让人分不清真醉假醉,前几次醉酒,好似并没有今次这般黏人。

    竞日孤鸣皱着眉头,他的衣袖被压在史艳头下,头也被紧紧抓住,整个人半撑在上方,这个姿势好是好,但坚持太久,也实在会累的,总不能学汉哀帝断袖——虽然他倒是挺想这样做,但只怕这里眼睛太多,流传出去会给人诟病。

    “先生”

    偏巧史艳不知何故就是不愿入睡,那第三个问题之后——先生,前日作画,是在使苦肉计,对不对?

    对。

    他笃定史君子心有不忍,即便知道也会心甘情愿的入局,只是被那瓶酒又搅了局。

    失策。

    史艳与竞日孤鸣醉酒时,相同之处在于不喜吵闹,不同之处则是一个比平常乖觉,一个比平常放肆,乖觉的人教养天性如此,放肆的人多少有些往日不敢醉,今朝顺心行的意思。

    “先生。”史艳困惑的睁看眼,迷离的眼神似乎在寻找什么,最终定格在那双深邃带笑的眼里,“先生?”

    “我在。”竞日孤鸣不愿醉酒时惊扰他,便压低了声音,“怎么了。”

    他们这样的人,即便醉酒,逻辑依旧清晰,酒后回想起来也能记得大概,只是当时那些平时压抑的不敢做的,都会被那酒味刺激出来,手脚都不听使唤地遵从,所以史艳抬起双手,轻轻点在竞日孤鸣的领口,朝两边一拉。

    “不是说休息吗?”

    “”

    “先生怎么还穿那么多?”

    “艳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竞日孤鸣顿了顿,又重复道,“知道吗?”

    黄昏的颜色渲染一室,既温暖又静寂,而竞日孤鸣说话的样子那样认真,史艳几乎是习惯性的陷入了思考,清理着忐忑不安的混乱。微微蹙眉,目光越过竞日孤鸣看向上方的床帐,呆愣愣地看不出情绪,转而视线又回到了眼前人,现自己的手还扯着那人的衣服,耳侧垂落着暗红浅藏的丝,恍然松手。

    竞日孤鸣叹了口气,正想说话,史艳却又抱住了他的脖子,咬着耳朵念道,“竞日孤鸣。”

    背脊自下而上不由一麻,竞日孤鸣沉默片刻,回咬了一口,认真问道,“艳真的喝醉了?”。

    史艳抖了一下,原想松手,只是方一动作却又忍不住固执的把人往下压了压,轻抚着他的肩膀,“竞日孤鸣你别咬人好不好?”

    别咬人好不好

    不好。

    一点都不好。

    至于到底哪里不好,只能说压抑在心底的野望不能抒,太折磨人了。

    竞日孤鸣轻笑一声,干净利落的撕开了衣袖,史艳闻声打了一个激灵,微醉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怔愣,等竞日孤鸣埋头在他肩上狠狠一咬时才反应过来,那撕破的不是自己的衣服。

    “啊!”

    帘帐被隔空放下,暖阳余晖霎时变得晦暗,史艳试图将人推开,但那人就像一座大山,身体如同坚硬的磐石,让他本来就微薄的力量越显无力,本以为准备充分的心再次颤动。

    肩上被咬住的地方疼的麻木,竞日孤鸣似乎下了死力,史艳几乎要怀疑那里是不是被咬出了血,可事实上他并没有闻到点滴血味,反而有湿润的物事轻滑而过,史艳尽力说服自己放松,不妨那人又换了个地方张口。

    终是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别怕。”竞日孤鸣抬眼看了一下史艳,一只手剥开他的领口,另一只手一寸一寸抚摸他的后颈,语带诱惑,“放松一点,现在便如此紧张,等会是不是要泣不成声了?”

    这话哪里像是竞日孤鸣说出来的?

    史艳即便醉的不省人事也该吓醒了,更何况他实际只醉了五分,撑着竞日孤鸣的手由推改抓,试图在狭小的空间掌握一些安心的主动权,但那薄薄的一层衣料下俱是结实的肌肉,不难想象当中的坚韧与爆力,可惜这样饱含安全感的身体如果来自于竞日孤鸣,就成了难以言明的危险。

    毕竟,他们在床上。一个男人在床上所做的任何事,都危险,哪怕这个男人平常温和的像不会攻击的懒狐狸。

    “你”

    史艳欲言又止,酒气上头又受惊吓,反倒说不出话来,恍然觉得这个男人或许比自己预料的还要危险,而看着接下来竞日孤鸣微笑着坐了起来,一件一件将自己衣服脱下丢开后,不仅话不敢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直接闭上了眼睛。

    练武之人,身形矫健,肌腹有力,竞日孤鸣虽然身为王族,不曾受过什么损身穿骨的大劫,也曾多加保养,但全身上下没有丝毫赘肉,倾覆而下的线条有流水的柔软亦有刀削的硬朗,与全盛时期的史艳相差无两。

    若是以前,史艳可毫无惧怕的点头欣赏,但此刻柔光被他宽厚的背脊挡住,史艳也离全盛时期相差了遥不可及的距离,受尽折磨的人身体自然瘦弱些,肩胛处的咬痕依旧清晰,两相比较下来,被笼罩在阴影里的人,难免会生出无处可逃的惊悚感,何况竞日孤鸣的眼神那么具有侵略性。

    什么“我不怕你”,都成了收不回的“口不择言”。

    竞日孤鸣心底有些好笑,面上却是无动于衷,只是在史艳意欲后退之时眼帘一动,伸手去拉史艳慌乱抓着身下丝绸无处可放的手,接触的一瞬还能感觉到史艳浑身一抖,呼吸瞬间急促。

    “不是不怕吗?”竞日孤鸣压住他的腿不让人后退,继续去解他的中衣,“你躲什么?”

    “”史艳心虚地睁开眼,眼神飘忽,他依稀记得上一次竞日孤鸣好像也问过这个问题,在下雪山的时候,自己主动牵他的手那次,语气同样的期待,他迷蒙地摇了一下唇,“我只是不习惯。”

    的确不习惯。

    没有哪个男人第一次做这种事是习惯的。

    竞日孤鸣几乎可以确认这人之前有一半是在装醉了,不过见他面色红有些害怕的样子,也就故作不知,中衣只解了一半,索性也就不解了,松松垮垮的任他挂在史艳的手肘上,抚着后颈的手撩起一缕长拨到史艳胸口,俯身贴合。

    竞日孤鸣摩挲着他的眼角,嘴唇却移到了耳边,勾勒,轻咬,史艳不由出一声闷哼,余音尚未完结便听见一声嗤笑,又忍住了闷哼。耳垂被人含住轻噬,灵活的舌尖徘徊而过,刺入了耳窝,黏腻暧昧的水声随之响起。

    一股电流扫荡而过,史艳下意识地想偏头躲避,却又被捏住下巴固定在原地,耳间的动作越大了,伸缩进退,直接又凌厉的预示,史艳喉结上下一动,险些忍不住呻吟出声。

    但他还依旧忍着。

    竞日孤鸣见状,轻笑一声,一只手在喉结处刮擦而过,往下抚摸,另一只手却伸到下方,抬起了史艳的右腿置于腰侧,将亵裤极其缓慢的退下,手放在温暖柔滑如玉脂般的内侧轻重不一的揉搓,舌尖也终于离开了耳间,沿着侧脸一路轻咬,最终与那两片紧闭的薄唇相遇。

    薄嫩的唇瓣被咬的白,长睫微颤的眼角亦透着淡红,史艳很紧张,纷至沓来的混乱思绪有不少被后悔掩盖,如今想逃却逃不了了。

    竞日孤鸣半阖着眼睛看了一会,狭长眉眼似有慵倦,但嘴角却勾出一抹势在必得,在史艳腿间作怪的手倏然深入禁处,握住那热的器物狠狠一捏。

    “啊!”

    史艳陡然睁大了眼睛,氤氲自生,脑筋一转方想重新闭上,竞日孤鸣先行一步强势侵入了他的嘴中,长驱直入,勾住温热的舌,缱绻缠绵,肆意横扫,直至难以呼吸,浑身酸软。

    “唔哈等等”

    急促不稳的声音响起,想说的话被三番两次堵回,想伸手推拒,又被上身游移不定的手磨蹭细挲地桎梏着,想抬脚抵挡,又被另一只手撩动挑逗着,只能在炙热如火的里挣扎,可恨的是身上那人并不如他般手忙脚乱矢力承受,反而有条不紊的连呼吸都不曾打乱。

    不该是这样,明明无论是昔日北竞王还是闲人供奉,竞日孤鸣都鲜少近女色,甚至还有传闻说他身虚体弱难事房事等夸张传闻,但这人明明这样的可以说是经验丰富的模样!

    他扰动别人的春潮,自己却像快意江湖的钓客一样置身事外,怎么能这样?

    史艳心中闪酝酿了奇怪的不满,爱欲荡漾并非不快乐,湿意朦胧的眼中也有失神快感,身下逐渐勃的炽热涌过热流,但仿佛覆盖的只他一人,怎么能这样?

    眉间紧皱,史艳不再反抗,既然逃无可逃,那就不能一个人被快感主宰,他伸手抱住了那人,勾舌回吻。

    躲避变成迎合,竞日孤鸣眼神愈深,仿佛暗流涌动即将爆的水下火山,倏然抽身,将史艳另一只腿抬起,几乎将人抱离了床上,埋头来到胸前,沿着那一缕丝,啃咬吮吸,抚着那震颤的腰身,按揉滑弄。

    “好艳,现在,才刚刚开始”

    “啊!嗯啊先生”

    眼中堆积的水汽终于控制不住,锁骨处不断传来急骤的吃痛,时而迅疾时而缓慢,没有一次是力道适中的,却无端产生了一股乱腾腾难以忽略的快感,身下的被握住包裹,挣脱不开,在竞日孤鸣含住胸前那一点时到达顶峰,手指控制不住的穿入竞日孤鸣的中绷紧,似拒,犹迎。

    那人似不满地啧了一声,史艳也没听清,但身体却跌回了床上,被含住轻咬的一点突然加了力,妖娆甜腻的呻吟再也抵挡不住,还带了一点点哭腔,那人又来到了另一边,用舌头舔过、撩起、吞吐,锁在间的手被按在头顶,额间、胸前都黏上了长长的丝,美艳无比,身下被他的坚挺抵弄,摩擦,想进,却退。

    竞日孤鸣眼中的火山终于爆,他凑近了史艳的耳边,一如初时的抽动,在他喘息不停时又进入那已然闭不上的双唇进进出出,手下度越快了,力道也越加重了,看着那双往日湛蓝清澈的双眼如今被迷乱无措激出泪水,只能瑟缩地仰起头吞咽颤栗。

    他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了,是他主动交付了一切,史艳毫无条件的将自己交给他,供他予取予求,这世间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吗?他眯了眯眼眸,咬住史艳的下唇,手下猛地用力。

    史艳脑袋空白,陷入床内的腰臀一紧,想要闭拢的双腿被迫张开,浓稠的白浊就在那人眼皮底下,喷泄而出。

    “嗯——”

    眼神涣散一瞬,沉重的呼吸与剧烈起伏的胸膛如此孟浪,两条修长的腿软绵绵地大张在竞日孤鸣身侧,一时还未回笼,一指已钻入其中,指尖溢满了灼热的液体,在从未被如此侵袭过的幽穴中搅动风云。

    史艳视线微移,看着身下情景怔了一下,竞日孤鸣吻吻他的嘴角,“艳可别忘了,在下还未纾解过啊”

    史艳脸色变了几变,趁竞日孤鸣松手时,迅伸手抱住了他,踌躇许久,略带不安的请求道,“先生,你轻点好不好?”

    竞日孤鸣却条件反射的报以嗤笑。

    史艳脸色微白,在交欢之时去请求一个男人的承诺,无疑是不可取的,而竞日孤鸣的回答直接爽快,则让史艳仰头在空中划出既好看的弧度,他竟在史艳忐忑之时不顾一切的又刺入了两根手指。下身胀的痛,史艳手脚一下缩紧,竞日孤鸣轻吻着他的脖子,拍着后背让他放松,身下的手指也同时有了动作。

    它们灵活的像有了意识,在史艳体内环绕探视,又近了内壁挤压按摩,抠摸碰触,史艳压抑着惊呼,却在竞日孤鸣触动某一处时不知第几次绷紧了身体,上串而来蚀骨的麻痒,那人感觉到了,又绕着那周围按了几下,抽出手指。

    “艳,能忍吗?”

    史艳深喘口气,纠结片刻,终于点头,都做到这个份上,谁又能停下呢?

    竞日孤鸣其实也只是问问,要让史艳点头的方法很多,不过他若是主动点头,意义终究不同。

    不欲多想,竞日孤鸣抬起史艳被他揉的红的腰胯,拿了个枕头垫在身下,眼神暗了暗,温柔吻上他的唇,下身却与之相反地用力一顶,在史艳全身抽搐的不及眨眼之时,嵌入了他的身体。

    “唔——”

    这一下来的又急又狠,很像竞日孤鸣收时的作风,那东西比常人大了许多,滚烫地贯穿而过,若不是竞日孤鸣堵上了他的嘴,史艳定要出一声极其痛苦的尖叫,但那声憋回的闷哼依旧难熬,隐隐的羞耻感涌上心头,眼泪再次滑下。

    竞日孤鸣细细点吻安慰,等到史艳呼吸稍微正常了才慢慢抽动,史艳疼的不敢动弹,只好任由竞日孤鸣压住手脚,也不敢去看两人结合之处麋乱不堪的场景,不停喘息。

    竞日孤鸣也加重了喘声,分身被挤压在所爱之人温热的体内,那欲冲破头皮的渴求快感之意如何也压制不住,可他的动作仍旧极缓,只怕伤到史艳,等到史艳慢慢适应,竞日孤鸣才逐渐加快了度。

    但史艳却在此时不知死活的用脚勾住了竞日孤鸣的背,无论本意如何,是否有无意识,在竞日孤鸣眼中,那就只是在——求欢。

    深埋心底的侵略狼性彻底爆,竞日孤鸣将史艳两只手交叠按在床头,托起他的大腿,硬热磨过软肉,兀自往不可知的禁处冲了进去,撞的史艳心下一抖,接着便是如狂风骤雨的冲击。

    “啊先慢点嗯不”

    竞日孤鸣置若罔闻,他早已等待许久,能坚持到现在才作已是难得,哪里还听得进去,难以自持地咬向胸前颈间,捏住大腿的手不知用了多少力气,竟在上面掐出了红痕,一次又一次的用自己的硕大去攻击容纳自己的柔软,直到那人哭声渐起,他也只是微顿,接着便是更加残忍的往最深处研磨,紧紧将自己陷入双腿之间,将两人融为一体的力道,在那一处碾压辗转,让那令人疯狂的震颤快感吞噬两人

    “啊不要了停”

    “艳,好艳,再等等嗯”

    拍打的声音,爱欲纠缠的声,无一不是催情的圣药,竞日孤鸣松开压在床头的手,拉住史艳的脚踝,继续往下压了压,史艳被顶的难以说上一句成功的话,平生从未出过如此丢人的抽泣哭喊,但此刻是顾不得了,他的头被压在身下被扯的生疼,但更疼的是竞日孤鸣许久未解的,即便那里也有骨酥头麻的如电快感。

    竞日孤鸣很有耐心,但用在这种地方实在不太妥当,折磨的人几欲疯狂不说,又让人连一句指责都说不出,毕竟在这种事上指责一个男人,和夸奖其实也没什么区别了。

    所幸史艳现在还不用思考这些,他难堪的现,自己似乎被做的起了反应。

    “啊、啊恩”

    “”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不是很久,但史艳却觉得有地老天荒那么长,史艳再一次释放的时候,竞日孤鸣也终于在他身体里泄了身,他们保持交颈而卧的姿态叠覆在床上,史艳的双腿无力躺在两边,竞日孤鸣也没想将自己从那句躯体里抽出来,一个在放松的深深呼吸,一个却仍时不时地在抽泣。

    史艳声音有些嘶哑,用酸痛麻的手臂无力的推了推竞日孤鸣,“你出去。”

    竞日孤鸣笑了笑,撑着身体起来,俯视着眼睛红肿、嘴角颤的人,那上面还留着一丝丝的余韵,向来庄重从容的人,方才却出那样惑人的声音,只是听见声音,便让他忍不住想要更多。

    更多

    史艳本闭着眼,见他半天没有动作,便疑惑的睁开一条缝,但这条缝马上又惊疑不定的张大了,脸色有些难看。

    “你”看起来像要吃人似的,他抖了抖眼皮,沙哑着嗓子,柔声道,“先生,先出去好吗?”

    谁知竞日孤鸣身下的东西竟因这句话又胀大了一分,他看着史艳,仍不说话。

    “竞日孤鸣,够了”

    竞日孤鸣捏着他的腰拉近,在那处轻轻一碰,“好艳,反正已经在里面了”

    史艳眼圈一红,他虽然非常不想这样说,但这说到底,竞日孤鸣的行为与欺负人差不太多了。只是现下浑身无力,除了被动的一抖,还能怎么样呢?

    只是垂死挣扎还是要做的,“不”

    可惜话还没有说完,竞日孤鸣便乍然将他翻了个身,史艳倒吸一口凉气,因为那物竞日孤鸣并没有拔出来,这大幅度的摩擦无疑是表明不肯听言了,而且,好痛。

    “说起来,艳身后,我还没有吻过呢”

    是没有咬过吧?史艳颤抖着手撑在床上,头被彻底散乱开来,他不敢想象胸前是怎样的荒唐,但这姿势一定不用想都知道定然不堪入目。

    “你”史艳不顾身上的疼痛酸痒,心底奇怪的情绪再次浮现,“你怎么会,这么了解”

    竞日孤鸣俯身抱住他,手指绕了过去,在史艳胸前和那有些充血的会阴下身带有技巧的揉搓,同时咬着他的耳朵,笑道,“苗疆王族关于这方面的教育成果艳日后,会有很长时间‘了解’的。”

    王族,教育。

    史艳脸色大变,自古以来为王族服务的教育,这方面的确很齐全,齐全到他曾经只看了一眼就倍感惊讶。要知道王统天下,王族藏书自然该是囊括无数

    “先、先生”史艳吓的连声音都有些变了,转过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先生清雅,总不会在意这些”

    竞日孤鸣将他的腰背往下一按,又听见一声惊呼后,开始了另一波鱼水之欢。

    “吃穿行乐,人生大事,怎么不在意?艳日后会明白的“

    ”不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