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成仙

作者:潭子

第一八一章 你娘

看到叶晨阳跳起,对着他削下的一株铁松试验使力,谷令则终于站到卢悦跟前。

“我们……谈谈好吗?”

卢悦揉揉眉心,自从意识到谷令则在花散那的处境,她就觉得累,连想为难她的心都没了,只想她能离自己远远的,永远不要出现在她面前,不要让她想起她。

“……你……还要报复到什么时候?收手吧,谷家已经完了。”

卢悦真不想理人,什么叫谷家完了?谷家如果真完了,那今天谷令刖几个是怎么回事?现在没完,以后更不会完,只因为面前站的这个人。

“你还不知道吧,爹已经死了,早在一线天回来没多久,他就被废了丹田,逐出谷家,他死在哪……我都不知道。”

谷令则眸中水光隐现,“卢悦,你也收手吧?再这样干下去,把谷春江和谷春风逼急了,他们不会去想找什么唐家报复,他们只会想如何找你算账的。”

凭那两个没胆鬼,这倒是真的,卢悦正视她,“你是怕我把他们杀了?还是怕我被他们杀了?”

“我与谷家的情份,早在金庭山,就耗尽了,你说我能担心谁?你胆子那么大,有想过被捉之后的后果吗?”

看到这般像要打人的谷令则,卢悦心中说不出的复杂,不过转瞬又被她丢掉,“担心我?嗬!有时间,你还是好好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我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谷令则微微一呆,她居然在卢悦的话中。听到她对她的一丝担心。

卢悦撇头,不想看到她眼底涌上来的激动,“没事了?没事的话……离我远点。”

谷正蕃的事,逍遥门在这边的师兄,其实早把消息传给她了,他死不死的,她也懒得再管,被废了丹田的修仙者,活着其实比死了痛苦,这样挺好!

“咳!我接了宗门任务。你在灵墟宗。会由我和叶晨阳共同接待。”

卢悦瞪了眼睛,面对回复浅笑的谷令则,冷哼一声,“我会跟叶晨阳一起的。你……就不必了。”

没骂人。没说更难听的。谷令则不知为何,居然非常满足,“宗门任务。我不能更改。所以……你再不喜也忍忍吧!”

“……师父让我交好你,想来……是因为你在空冥坊市做得一系列事。卢悦……我可以从你这买几粒定神丹吗?”

卢悦不得不把目光重新移到她脸上,先是池溧阳现在又是谷令则,连接待她,都变成了宗门任务。

这么大的宗门,他们一定也有几粒存货,还要来买她卖三万灵石的东西,显然,灵墟宗诸大佬,已完全肯定了定神丹的做用。

“我卖得很贵!”

“我知道,”谷令则其实很为卢悦高兴,“你在定神丹一事上,处理得非常好。”

我要你夸吗?卢悦原本想昂的头,僵在当场,不想再说话。

“……我有十二万灵石,我想买四颗。”谷令则不知道哪又说错了,她脸臭成这样。

“你师父给你灵石吗?还是谷家给你灵石?”

谷令则坐到地上,“师父教导得很用心,我是灵墟宗的精英弟子,又进阶了筑基,每个月有三百块灵石。从一线天回来后,我就没拿谷家的东西了,谷春风和谷春江一起,在我这拿走了三百多株灵草。”

卢悦算是被这人蠢哭了,一线天谷家算是非常运气的,死了那么多人,加上谷令则,居然出来三个人。

正常家族子弟,得了什么好东西,回来是要孝敬家族一些。可谷令则是谁啊?她是谷家的希望,谷春风和谷春江是被灵草迷眼了吧,怎么连她的东西也要?

这人……居然还真给了。

给了就罢了,居然她还再不拿谷家的东西。

难不成,她不拿谷家东西了,谷家有事,她就能不管?

她能跟自己一样,与谷家再无干系?

显然是不可能的!

卢悦很怀疑这一世谷令则的智商,上辈子,她没这么蠢啊!

“以后……以后他们若……再争对你。我……对他们动手,不会有心理负担。”

这句话说得这般艰难,卢悦都为她为难得慌。

只是,她需要她帮忙吗?

卢悦想了好一会,她居然发现,她不放心很多人,可在谷令则身边,身心却是无比放松的。

血缘之亲?

卢悦嗤之以鼻!

不过现在,她倒真是有件事,需要她帮忙。

“……我娘死了!”

谷令则一愣之后,脸色也有些发白,“怎么回事?”

“她嫁在西屏山,我那么辛苦修练挣钱,就是想早点筑基,然后去看她陪她!”

任何时候,想到那个什么都以她为上的女子,死得那样惨,卢悦都不能无动于衷,所以,蹲到地上时,她的眼睛很快就红了,“就差二十来天,我连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看到卢悦趴在她自己腿上,在那压抑的抽泣,谷令则很快也红了眼圈。

很小的时候,最快乐的时候,是她还没进国师府的时候,母亲和方二娘,着力扶养她和卢悦。

那时候,她始终不懂,为什么卢悦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她却要早早起来,跟母亲认字……

每每被母亲打的时候,都是方二娘安慰她,再后来,她哭着闹着,愣是逼着母亲答应卢悦也要跟着学的时候,她才老实下来。

那时候……方二娘更疼卢悦。

而母亲……也因为对卢悦的愧疚,更疼她些,不管把大字写成什么样,从来没打过。只是谆谆教导!

所以,进到国师府后,一开始,看到卢悦因为她,一次次被老师打,她是好高兴的。

尤其是她有爹,而卢悦再不能跟她共享爹的时候!

谷令则闭上眼睛,往事如潮水般涌来,那些她早就遗忘的记忆,现在居然。慢慢的清晰起来。

方二娘和卢悦应该感觉到了什么。她们再不往她跟前凑。

她由着国师府的人,打压方二娘,看到一天更比一天沉默的卢悦,看到别人喊她残废的时候。她在做什么?

谷令则悚然而惊。有些时候。她明明能帮她们的,可她没有。

为什么?

因为她也是本性凉薄之人吗?

那为什么此时听到卢悦说,方二娘已死的消息。她还是会感到心痛?

谷令则轻轻地拍了拍卢悦的背,“方姨如果知道,你这般为她伤心的话,她也会心疼的。”

那个女人就是那样,一开始是娘说什么,就是什么,然后等卢悦稍为长大了,是卢悦说什么,就是什么。

短短时间,谷令则想了很多,她在心中自嘲,或许,她一直在嫉妒卢悦。嫉妒她明明有疼爱她的娘,还要来抢她的娘。所以回到国师府后,拼命修炼,让母亲越来越骄傲,慢慢地把方二娘,把卢悦打击到尘埃里。

看到还在抽噎的卢悦,谷令则心中愧疚不已,“你先别急,魔物不是我们现在的修为能对上的。等你结丹,我也结丹了,我们一起,去找它,我帮你,一块报方姨的仇!”

“等我们结丹了,它也一定更厉害了。”

卢悦抹了一把泪,“它也曾来谷家,还能无视谷家禁制,或许,我能从谷家得到更多线索呢?谷令则,你帮我,帮我到谷氏宗家去一趟,帮我把你们灵墟宗查到的魔物所有线索,都给我行吗?”

谷令则愕然,她刚惹了唐家,现在又要去惹魔物?

“你四岁那年冬天发烧,是我娘和五夫人一起,连看了四五天。小时候,每次你看到我娘抱我,你都要去抢我的位子,她现在死得这样惨,我让你帮这个小忙也不行吗?”

谷令则没想到,这臭丫头,居然了如她一般,把以前的事,记得那样牢。

“你刚刚说的话,算放屁吗?”卢悦得不到回应,心情非常不好,“我就知道,你和你娘一样,根本不把我娘当人,枉她事事为你们考虑!我呸!”

这个急性子,什么时候能改啊?

谷令则叹气,“我有说话吗?什么叫我娘,那也是你娘,你喊五夫人,总得给我时间,消化消化吧?”

“我娘因为你和方姨在洒水走失,差点连命都丢了。跟你说过多少次,说话前,先过过脑子,怎么老这样不管不顾的?”

“你好?等你什么都考虑清楚了,火早烧到房顶了。”

卢悦最看不上谷令则这样,考虑这个,考虑那个。有些事,是不能使劲考虑的,因为一个犹豫,就再不可能干。

“黏黏糊糊……黏黏糊糊,你不累,我看着都累!修仙都像你这样,我早她娘的不干了。谷令则,我告诉你,我是一定要到谷家去查的,你若是不帮我,那就别怪我了。”

谷令则抚额,“我没说不帮你吧?你急什么?”

明明魔物不是现在的她能碰的,明明说她的性子急,她怎么就能一步步,让自己妥协的?

居然还敢说她黏糊?

“别瞪我了,你赶快想办法呀!”

谷令则撇头,狠狠吁出一口气,好想跟她打一架怎么办?

看到这人连喘的粗气,卢悦奇异的心里舒服了。

“我就知道,你脑子现在是一团浆糊,你回去告诉谷家,我愿拿五颗定神丹,换当年谷家,与魔物对峙的所有资料。”

卢悦声音冷硬,“若是他们不同意,我就找我师父,让他带我到谷家,到时候,他们的脸上如何被我师父打,可就怪不得我了。”

谷令则闭闭眼睛,她突然庆幸谷家的人,没什么血性,若不然,只凭这句话,都要先跟她拼个明白。

“拿来吧!”

谷令则朝她伸出手,“当日,我怕魔物之事,慢慢被谷家刻意忘记,不仅用了留影石,还把宗门查到的资料,全都复制了一遍,这个是不同于公布于外的。”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卢悦心下一顿间,还是觉得这样的谷令则,才是谷令则。若不然,连家族都差点被人灭了,还什么都不做的谷令则,也是个废人。

那样的她,不管将来走到何种境地,也只是第二个,第三个谷春风谷春江罢了。

远远地,叶晨阳回头,看她们两姐妹坐在一起,互拿东西,心下一笑,再不关注。

他一直都知道,这两个人,哪怕谷令则对别人再如何冷淡,都做不到对卢悦冷淡。

哪怕卢悦对谷家再恨,她也始终无法对谷令则和她亲娘无动于衷。

既然如此,那她们还是好好的,更好些!

西泽掌门,因为卢悦在空冥宗坊市的表现,应该后悔了吧?

这样一个原本是他灵墟弟子的人,现在却便宜了逍遥门,哪怕花散那个老妖婆,现在也一定后悔了。

后悔好啊!

卢悦说得对,有些仇,可以杀人不见血的。

松风老匹夫,以为他什么都不教,就可以把他养废了,做梦去吧!

他越要自己废,他就越要奋起。

谷令则查看定神丹,却在丹瓶里,看到满满的三十颗,当场愣住。

卢悦朝她眨眨眼,“你帮我从池溧阳,还有你其他师兄师姐那,多换点灵草来,现在的定神丹是独门生意,你可以狠狠削他们一顿。”

果然——,卢悦一开始的日子,一定非常不好过,若不然,怎么可能老是想走捷径赚钱?

“……池溧阳那个人,宗门利益高于一切,以后在外面遇到他,你小心些。”

卢悦撇撇嘴,她早就跟池溧阳互祝早日升天了,哪里还用得着她来提点。不过池溧阳是这样,你谷令则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叶晨阳的遭遇,卢悦对灵墟宗高层的印象,算是降到最低了。

“你拿二十七株灵草来,以后我们多退少补。”

谷令则正要装丹的手一顿,还是拿了一堆玉盒出来,在她心里,这些灵草,原本就是为卢悦留的,现在只是提前给罢了。

三十个玉盒,代表着三十株灵草,卢悦才不想跟这人客气,一把全收了,“你与谷家不可能撇开关系,所以,他家的东西,也不要便宜别人了吧。”

谷令则摇头,“谷家不管以别人如何,以前……对我一直都是好的,这些情,我得加倍还,还了,我才能在下面的一些事中,保持住本心。”

若不然,她一直没底气,谷春风和谷春江一来软的,她就只能妥协再妥协,她不想再这样下去。

她也有她想护的,爹做的错事太多,她放弃了,可娘呢?

娘做错了什么?他们拿娘当替死鬼的时候,她也不敢说话,不就是因为拿人的手短吗。

一道传音符,飞到谷令则面前,点开是个陌生的声音,“谷师妹,我是坊市执守许乃山,你母亲被人刺了致命一剑,速速来此。”(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山村疯狂》连载于山村疯狂网http://www.shancunfengkuang.com,查看《山村疯狂》最新章节内容,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