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危情

作者:淇老游

蚀骨危情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若她无辜该如何

“我要怎么做,什么时候,居然还要你的同意了?嗯?”

沈一一个哆嗦,额头沁出冷汗:“我……boss,属下只是觉得,这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三年了,再说,薇茗小姐手机里的通话记录还有短信,就已经说明问题了。属下只是觉得,没有必要为了一个既定的事实,浪费时间而已。”

沈修瑾冷眼深沉,鹰隼的眸子陡然便冷却下来,盯在沈一的脸上:“你好像,并不希望我查当年的事情?”

“唰”的一下,沈一面色惨白,不做多想,膝盖重重就砸在了地面上:“boss明鉴,属下没有这个意思,属下只是觉得,boss……boss您现在变了,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虽然简小姐对您有情有义,可是boss现在因为简小姐变得心软了,老太爷再三吩咐过属下啊,身为沈家的掌舵,boss您不该和凡夫俗子一样心软,那会使您变得软弱,变得有缺点,沈家的敌人太多,boss您身负重任……不能因为一个女人变得……”

“够了!”沈修瑾冷喝豁然站起,冷眼垂扫跪地不起的沈一,眼底寒意似能够结冰!

“你可还记得,沈家每一任家主身边的亲近,都是怎么选出来的?”幽冷的眼,盯着沈一:“我七岁选人,十人之中,第一个选了你,所以你叫沈一。自从你叫沈一的那一刻开始,你所要效忠和听命的主子,只有我一人。

我的决定你听从,我的命令你执行,这就是从你呆在我的身边,从你名叫沈一那一刻开始,所需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听话,听我的话。”

沈一额头汗淋淋,boss很少会与他们这些人说这些话,以至于自己几乎发了大忌,此刻心里慌张,沈一刚毅的面容上,惨白如鬼,“砰”!脑袋砸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一旁的苏梦同样紧张地绷紧了肩膀,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她想要求情,但却不敢多事。

再者,沈一却是犯了大忌。

一奴不事二主!

即便另一个人是boss的亲祖父,一样不能够逾越分寸!

沈修瑾幽冷的视线落在沈一的身上,终究有些动容,摆摆手:“罢了,你将功赎罪吧,去查一查三年前的事情,是否有隐情。”

沈一再三感恩,走出苏梦办公室,门关上的那一刻,刚毅的面容上,却浮现复杂之色……boss放过了他,身上有了一丝的人情味儿,但……沈一一点都不为此感到高兴!

boss的身上多了人情味儿,boss身系整个身家,却多了凡夫俗子才有的人情味儿……换做以前,boss怎么会这么轻易地饶恕他?

在沈一看来,boss身上多了人情味儿,意味着玻璃出现了裂痕,完美的沈家掌舵人出现了破绽。

办公室里,苏梦还在,“有一件事……沈总,我一直不明白。”

“你问。”

“关于三年前的事情,为什么沈总您之前不查,现在却想着查一查?”

沈修瑾双手十指相扣,置于身前办公桌上,闻言拇指微微动了一下……为什么三年前的事情,现在突然萌发出要查一查的想法?

因为萧珩,因为在萧珩的面前,那个在他沈修瑾眼中的杀人犯,为了一己私欲算计和谋害自己好友的女人,却在萧珩百般羞辱破口大骂之后,走到萧珩的面前,离去之前,也要抚平萧珩的戾气。

不禁自问,这样的人,当真会为了一己私利杀人吗?

苏梦美目微冷,“她出狱也快一年了,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您却不查?”

“小童她……也曾不止一次地强调过,她的冤枉,三年前您不想查,三年里,您也不想查,那为什么,她出狱快一年了,您也可以查,您却一直一直没有查,直到今日,才想着查一查?”

这是什么道理!

“沈总,您从前不查,是您不在意,那现在您突然查这件事,又说明什么?您向来冷静淡漠,您会查,说明您已经察觉这件事有破绽、

然而,杀人不是小事,您要察觉这件事有破绽,绝不是一朝一夕之间才察觉的,您察觉出破绽,定然是至少两三月之久了。”

苏梦紧紧握住拳头,起初,她没有想要说这么多的话,却不知不觉,想起了那个傻子所吃的苦头。

“沈总,”苏梦激动得有些不正常,仿佛不是为了简童讨回公道,而是为了她自己,“您既然早就已经察觉出事情的不对劲,您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拖延到今天才调查!您可知道,一个女人,背负着这些万恶的罪名,多一秒都会让她的身心更加疲惫,多一秒都会改变许多许多许多的事情吗!”

苏梦质问沈修瑾,声音越来越高,高到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只觉得心里无比的痛快和舒畅!

把那多年的委屈和不甘,还有愤怒和无奈,所有的一切疑问和怪责,全部指责了出去!

释放了一切!

自己面前的这张脸,就仿佛和多年前的那个人的脸,重叠了一般!

但当激动褪去,面前的这张脸的轮廓更加清晰起来,“唰”的一下子,苏梦面上血色褪去,“沈总,我、我、我……对不起!您责罚我,我认罚!”

淇老游的作品



如果从没爱过你》- 《许一个愿忘记你》- 《我爱你我有罪》- 《蚀骨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