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3章 今晚和我有约

    “二少说笑了,既已送出,便是二少所有,您要自留或是转增都是您的事。”

    康琴心客气着回答。

    司雀舫站起身道:“我姐对生活品质要求不低,我是个军人,总不太理解女人家的心思。

    康姐陪我四下看看吧。”

    康琴心还惦记着要去约定的餐厅吃饭来着,抬手看了看表。

    “怎么,你还有约?”

    康琴心如实应道:“是,约了阿希和言卿讨论工作室成立的事情。”

    她想了想,再问道:“不然我改日再来替二少看?”

    “和真!”

    他忽而提声唤道。

    宋和真移开玻璃门敬礼请示:“二少有何吩咐?”

    “去给言卿打个电话,就说康姐今晚有事,让她和魏姐明晚再找她谈事。”

    司雀舫的语气不容反驳。

    康琴心见宋和真应声真要去拨电话,连忙制止:“这不太好吧?”

    “这公寓是你所赠,若是拥有的人觉得不舒心了,岂不是你赠得不够诚心?

    想我姐姐,那也是替你动过手术又多加关怀的人,你对她的事就如此不上心的?”

    司雀舫这种质问的语气,还真是……不容人拒绝。

    他见康琴心不说话,走近她居注视着又问:“她们二人哪日不空,谈点事晚个一日又如何?”

    气势逼人!而那边宋和真已经打上电话了,言简意赅就表达完了。

    康琴心还听他回了句“当然是和二少在一起了”,面色更是无奈。

    更尴尬的事,她座司雀舫的车离开前,正好碰上董世媛。

    见她笑得暧昧,康琴心简直想冲下车去解释。

    身旁传来司雀舫的询问;“这位董姐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你与她很熟?”

    康琴心反问:“二少认识她?”

    “我和她谈不上认识,倒是去年在上海酒会上与他父亲有过一面之缘。”

    司雀舫侧眸看着她说道:“董向尚可是上海数一数二的企业家,前些年国内党派之争激烈,多少资本家潦倒落魄,只董家的生意还蒸蒸日上,没点门道是不可能的。”

    康琴心不知他忽然提起董家是为何,揣测着接道:“上回丽华堂舞会,陆家便邀请了世媛,想来两家也是有交情的。”

    “不只只是交情,那日董姐可是陆家少爷的座上宾,全程陪着呢。”

    司雀舫饱含深意。

    康琴心受不了他的兜兜转转,直白的问:“二少拐弯抹角的到底想说什么?”

    司雀舫也习惯她这直性子,配合的回道:“董家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少结交最好。”

    康琴心微默,几年前她随董世媛回上海玩了几日,见识到了董家的势力,确实不凡。

    毕竟,能在最动荡的时期且是上海混得风生水起,那董家老爷当然不会是善茬。

    要说里面水深,她信。

    “我结交的是世媛,董家做了什么,与她没什么关系。”

    她并不想因为对方家族的事影响自己和董世媛的友谊。

    若只是因为对董家的不认可,因为舅舅对世媛的偏见,就舍弃了朋友,也不是她康琴心能做出来的。

    司雀舫淡笑一声,点到为止。

    他们就在新丽大道上的餐厅里吃了晚餐,康琴心发现他留下自己并没有什么正事,东扯西聊的不见重点。

    等她被送至家门口时还觉得莫名其妙,特地打电话取消自己和阿希言卿的约会,就这样吃顿饭?

    “怎么了,康姐看上去好像不太愉快,是对今晚的安排不满意吗?”

    司雀舫在她要下车前询问。

    康琴心一脚已经跨下了车,继续动身,至地面才望着他回道:“二少言重了,谈不上满不满意。

    不过我觉着,今后没什么事我们还是不见面了为好。”

    “康姐年纪轻轻怎的健忘了?

    外面你我的新闻都传遍了新加坡,有些场合我若出席,身边怎能没有你?

    那岂不是让人多做文章?”

    黑暗中,司雀舫弯着唇角,含着笑意。

    他们之间的文章是打从康琴心答应他的提议起就做不完了,闻言她只好纠正道:“若是真的需要,我会配合的,但像今日这种私下里的见面,还是免了吧。”

    话落,她抬手夺过了宋和真的工作,亲自合上了车门。

    进了院门,发现院子里停了辆熟悉的车。

    康琴心快步进屋,果然见魏新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惊奇道:“你怎么过来了?”

    过去在他旁边坐下,又关切道:“伤势怎么样了?”

    “阿希不是说今晚约了你吗,怎么你们没在一块儿?”

    魏新荣不答反问。

    “原先是说好的,临时有些事情就改明晚了。”

    魏新荣没好脸色的道破:“临时的要事是司雀舫吧?”

    连司二少的敬称都不称了,康琴心默认,改问道:“你特地找我,有事?”

    魏新荣从兜里掏出把军刀丢到茶几上,“你瞧瞧。”

    这军刀很眼熟,康琴心前不久刚见过。

    “瑞士B-6?”

    康琴心拿起来仔细辨别了下,同那天沈君兰给她看的果然是同样型号,又惊骇道,“你哪来的,他们派人又找上你了?”

    “我今天在香海馆外边抓了两个人,从他们身上搜到的,看来沈英豪是不打算放过我呀。”

    魏新荣虽说着严肃的事情,但表情却没当回事儿,“落到我手里,看我怎么玩他!”

    “沈家大老爷和外公是旧相识,和姑父的情分也不错,沈家不可能公然去刁难你这位魏公子,你就算擒拿了人,恐怕也问不出什么的。”

    魏新荣没好声道:“敢几番对你下手,又去探查我情况,我难道还要顾及他沈英豪的颜面?

    他当然不敢明面上为难我,我却没什么好顾忌的,我偏偏就要把人丢回他沈英豪的大门口!”

    康琴心闻言倏然站起身,变色道:“你已经派人送回去了?”

    见对方点头,她显得更是着急,“本来他不知道我们已经查到了他,好好的敌明我暗的局势,你说不要就不要了,这不等于是直接挑衅吗?”

    “就是挑衅了又如何?”

    魏新荣伸手拉着她坐下,天不怕地不怕的嚷道:“再说,你以为我不把人丢回去对方就不知道吗?

    沈君兰那子上回来见我,我算是摸清了几分他的脾性,天真的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这种人凡事都信任着他二叔,想挑起沈家的大梁是不可能的,除非帮他除了他二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