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2章 二少这么有情致

    董世媛在康家庄园住了两日,趁着周日特邀康琴心去新丽大道那边的公寓。

    康琴心本想约魏悦希和裴言卿出来商议工作室的事宜,思及公寓乃自己所赠不好推脱,便将商议的时间延至了晚上。

    公寓毗邻赠与司雀舫的那所,相隔极近。

    她本以为,像司家少爷那种身份的人,名下产业不过是堆积在合同纸上的数字,居住是不可能的,没想到竟会在门卫处遇上了他。

    这边英式管理,查检严格,她们是初次过来,康琴心陪着董世媛办登记手续,刚从里面出来,就听见了身后的鸣笛声。

    宋和真亲自开车,又调下车窗打招呼,“康姐。”

    康琴心闻声望去,听他再道:“二少在车上。”

    既然遇见了,总要上前打招呼的。

    董世媛亦含笑道:“过去吧。”

    康琴心就站在车窗边唤了声,面色微讶。

    “原来你送我这边的宅子是有这层深意?

    怎么,准备搬出来住了?”

    司雀舫仍是副浅笑晏晏的模样,他抬起胳膊半搭在窗沿上,继续道,“既然是邻居了,往后我会多照拂你的。”

    康琴心解释道:“二少误会了,我陪朋友过来,她刚接手了这边的新公寓。

    我朋友在新加坡根基不稳,二少若肯顾念邻居之情多加照拂是再好不过了,我这就引她过来。”

    她没想到今日的司雀舫这般友善,既如此,对世媛将来的发展也是极好。

    然而,康琴心话音刚落,才侧身喊了声“世媛你过来”。

    不成想,旁边车内就司雀舫传来催促的话:“和真,开车。”

    康琴心“嗳”了声还想再说,那车窗已调高了,下一秒就开了进去。

    董世媛近前,眼神迷茫。

    康琴心尴尬道:“他好像有点急事,所以先走了。”

    “没想到司二少也住在这里,那你往后还真的可以常过来了。”

    董世媛望着那驶离的车尾感慨。

    康琴心腹诽了司雀舫几句,同世媛也上了车。

    公寓在送出前康琴心都吩咐人打扫过,家居布置也都是依着董世媛喜好来的,她见了十分舒心,四周看了看由衷欢喜道:“琴心,还是你了解我,我很喜欢这里。”

    “那你可以搬过来住,这周边生活与英国时无异,你肯定习惯。”

    “好是好,但离我的贸易公司远了些。”

    康琴心接道:“你前几天不是还说,身为老板,晚会儿自无人敢说你,怎么今儿就顾忌起来了?”

    “你就别拿我打趣了,明知我舍不得离开那边。”

    现居离新泉山庄近,董世媛当然不愿搬离,她已向康琴心坦白了,也就不隐瞒了。

    康琴心叹息,到嘴边的话酝酿了下还是没说出来。

    董世媛见她面色失落,遂道:“不过我每周可以过来住几日,也不枉费你替我安排这处的苦心。

    这样,你陪我去百货公司买些添置的东西吧!”

    康琴心颔首。

    买完东西回来,康琴心再帮她拾掇,眼看着就要傍晚了,她开口道:“世媛,我晚上有事得先走了。

    你今晚还回庄园吗,我打个电话回去吩咐朱婶做晚餐。”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我还想请你吃晚餐感谢你的。”

    康琴心便将工作室的事情告知了她,董世媛奇怪道:“你那么喜欢金融,怎么去开了个服装设计的工作室?

    这不太像你啊,你若开理财顾问的经济所我还觉得正常。”

    “我表妹喜欢,我觉得也挺有意思。”

    董世媛点点头接道:“那你去吧,不用麻烦朱婶了,我晚上回天泉街那边,明儿是工作日。”

    康琴心也不强求。

    董世媛又问:“你和悦希妹妹约在哪了?

    我送你吧。”

    “不必了,你这边再收拾下,待会回天泉街也需要车,我外面喊个车就好。”

    康琴心婉拒。

    “你就知道与我客气,那我送你下楼。”

    康琴心点头,两人结伴,刚到外面又碰见宋和真,他客气着道:“康姐,二少差我过来问您是否有空过去喝杯咖啡?”

    董世媛抿唇含笑,打趣两声便转头走了。

    康琴心也不知他这是在外边候了多久,对司雀舫的印象,还没从上次他在临泉茶楼里慷慨激扬抒发爱国情怀的无私和大无畏里走出来,下意识就没有拒绝。

    两处公寓都是康英茂替她张罗的,格局设计的图纸她倒是见过,但和董世媛那处一样都没提前来过,因而进了屋有些陌生。

    司雀舫这次就带了个宋和真。

    康琴心见他坐在客厅里看报纸,手边放了杯咖啡。

    很悠闲?

    见她进来,司雀舫漫不经心的抬眼看了看她,再抖了抖手中的报纸翻个版面继续看,语气淡淡:“坐吧。”

    宋和真替她端来早就泡好的咖啡,“康姐,请。”

    然后去了阳台收拾花草。

    康琴心隔着玻璃门见偌大的阳台上尽是盆景花卉,而宋和真正蹲着拿铲子培土分盆,她再望向司雀舫,讪讪道:“没想到二少这么有情致,特地带人来装饰阳台,宋副官也是,真多才多艺。”

    她暗自想,做司雀舫的副官简直太苦了,明明是个军事副官,怎的连生活副官的活儿都干了……“康姐误会了,我没这么闲的工夫。

    若不是送公寓的人敷衍应付,也用不着和真他亲自动手。”

    司雀舫话落,不客气的又言:“听说康姐送朋友公寓还陪同逛百货公司添买家具的,明明都是你的手笔,怎么这样顾此失彼?”

    才半天功夫,他不止摸清了世媛公寓的门牌,连公寓的来历都一清二楚。

    康琴心无语,看了看屋内,硬着头皮接话:“二少这边,应该也不缺什么吧?”

    她问完再道:“你特地过来,又如此精细布置,不会是真准备入住这里吧?”

    司家有老宅,他又有私人别墅,那边的规划和守卫安排得那么严谨,通向别墅的整条道上都设了岗,行事便利又岂是这边可比,康琴心不认为他会入住。

    “我姐和姐夫马上就是结婚纪念日了,我见这处房子还不错,拾掇拾掇转赠给他们。”

    司雀舫终于放下报纸,认真的望着她问道,“康姐该不会介意在下借花献佛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