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5章 暗恋的伤

    他们退出舞池的时候,正看见辛筠和沈君兰步入。

    康琴心好奇,这两人怎么一起了?

    留意到她的目光,司雀舫随之望去,见状后嘀喃道:“这种场合,最适合结缘交友了,都是年轻男女,有什么好意外的?”

    康琴心没有理会。

    可巧陆家的少爷陆云霄过来找他,两男人说话,康琴心趁机去了魏悦希那边。

    魏悦希像是心情不好,对敬酒的人来者不拒,居然已喝得微醺,脸颊都红了。

    康琴心心下颇恼,从她手中接过酒杯放在一旁,同其他人道:“我表妹不甚酒力,改日有机会再聚吧。”

    她拉起魏悦希的手就要去往休息区。

    有男人伸手欲阻,被同伴拽住告知:“她是司二少带来的,咱们惹不起。”

    这才退旁边放她们离开。

    这提醒的声音不,康琴心冷不丁被如此介绍,心下滋味难明。

    “表姐,我还没喝够呢,你干嘛?”

    魏悦希想挣脱开她。

    “阿希,你怎么回事,出来前不还好好的吗?”

    康琴心带她坐下,招服务的人要了解酒药让她服下。

    魏悦希却不肯吃,靠在那摆手:“表姐,我清醒着呢。”

    这种舞会,鲜少会有人失态,何况魏家家教森严,康琴心初回见她这副模样,担忧的左右看了看,“英茂哥呢,他怎么没陪着你?”

    “英茂哥?”

    魏悦希迷离着眼神重复的喃喃,“他、他走了啊。”

    “阿希?”

    康琴心略有着急,也有所察觉:“你们吵架了?”

    就这时裴言卿走了过来,“康姐姐,阿希她怎么了?”

    “不知道,独自在那边和人拼酒,过去从没有的。”

    康琴心回话间,又听魏悦希喃喃的喊了声“英茂哥”。

    裴言卿面有了然,“这样,我带她去楼上房间休息吧?”

    这边是酒店,自然有客房。

    康琴心摇头,“不必了,我带她回去。”

    “现在就走?”

    裴言卿找寻了下人群,“但我二表哥还在和云霄表哥谈话呢。”

    “没事。

    言卿,你替我去找个人,他应该在外面的。”

    裴言卿聪慧,“是和阿希同来的那位康先生吧?”

    康琴心点头。

    裴言卿应声去了。

    魏悦希靠在她身上,康琴心见她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样,隐约明白了什么,暗叹了声拿起桌上的药塞给她服,更劝道:“阿希,今日场上不少都是姑姑的旧识,你这般模样若传到姑姑耳中,她会不高兴的。”

    魏悦希倒不是酒喝多了便耍脾气的性子,状态安安静静的,应该还有几分清醒,闻言睁了睁眼,倒没有再拒绝吃药。

    服了药,她才搀着魏悦希出去。

    裴言卿正在酒店门口,引她们去康英茂的车前。

    康琴心站在车旁同她道:“阿希这样我着实不放心,必须先带她回去,你表姐和表哥那边替我知会一声。”

    “我知道了。”

    裴言卿看了眼驾驶座的康英茂,添道,“康姐姐,如果阿希有什么情况,烦你打电话给我,我最近住在二表哥的别墅里,你有那边号码的。”

    “好的,方才麻烦你了。”

    “康姐姐客气了,本就是我邀阿希来的,她现在这样我也有责任,是我没照顾好她。”

    裴言卿帮她扶着魏悦希上车,又替她们关门。

    等车远去,裴言卿转身,正看见陆尔蓝。

    她上前道:“表姐,你怎么出来了?”

    “出什么事了吗?”

    陆尔蓝语气温柔。

    “是我一位朋友喝醉先走了。

    表姐今天生日,还是进去吧。”

    陆尔蓝“嗯”了声,边转身边问:“言卿,你和那位康姐很熟吗?”

    裴言卿不假思索的答道:“前阵子刚结识,她是二表哥的女朋友,也是阿希的表姐,与我也算相熟。”

    陆尔蓝没再言语。

    魏悦希上车后就安静了,靠在康琴心身上闭目睡觉。

    康琴心看了眼前面的康英茂,知身边人实则清醒着,也不便问话。

    这一路安静极了。

    等车驶入庄园停下,康英茂下车绕过去开门,帮着康琴心将魏悦希挪下车,“二姐和表姐早些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康琴心深深的看了他眼,视线被对方避过了。

    她只好道:“你也是,明日还要去银行的。”

    康英茂点头后回了楼。

    阿岚听见动静从屋里出来帮她,康琴心本是想将魏悦希安排在客房的,奈何魏悦希抓着她的胳膊不放,腥松道:“表姐,我今晚想和你睡。”

    遂带她回了房间。

    “阿希,你怎么样,喝了这么多酒,还难受吗?”

    康琴心刚问完,就听房门被敲。

    开门,是朱婶。

    她端了两碗米粥过来,和蔼道:“二姐,英茂说您和表姐今晚都只喝了酒,让我送点吃得来。”

    “谢谢朱婶,这么晚了,你歇着吧。”

    朱婶看了眼靠在床上的魏悦希,“嗳”了声先回去了。

    康琴心接过粥放在几上。

    阿岚从卫生间出来,“二姐,热水放好了。”

    “好的,你下去吧。”

    她让魏悦希先洗澡,“阿希,你还可以吗?”

    “表姐看我,我的酒量,可是和我哥从拼出来的,就那么几杯酒算什么!”

    魏悦希故作豪迈,站起身朝卫生间走去。

    康琴心见她虽晃晃悠悠的,但状态还算清晰,再取了干净衣物递过去。

    里面很快传来水声。

    康琴心至窗边望了眼楼下,见康英茂正坐在楼前的阶梯上吸烟。

    他想必也很苦恼,但这件事,她也不好过问。

    是她这个做姐姐的疏忽了,这么久竟没发现阿希的心思,若是早发现了,今日就不会答应她约康英茂同去了。

    康琴心叹息了声,将窗帘拉好。

    “二姐,您电话。”

    听见阿岚的唤声,康琴心让她接进来。

    是司雀舫的电话,大有责怪她不告而别之意。

    康琴心解释说是阿希喝醉,那边也没如何生气,只是提醒了下她明日临泉茶楼的事,她应了说不会忘。

    思及此事,难免好奇,遂又拨去了新泉山庄。

    叶岫的声音有些疲惫,但知是她来电,仍是很温和的问道:“心儿,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康琴心开门见山,“舅舅,明儿茶楼喝茶,我也会去。”

    叶岫握着电话面容即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