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为了爱情,你成了疯子

    “我……我跟你说,他就是个混蛋,你说……他怎么就说话不算数呢?他说过要永远跟着我,永远站在最显眼的地方等着我,可是,他就这么把我扔下了。”言希拿着酒瓶子,眼神迷瞪的看着坐在前面的男人。

    他的眼神柔软温腻,酒吧交错着的光晕在他的脸颊晕染。俊美的侧脸在宛如星点的光影中如梦似幻。那双深邃闪着星子的魅眸,一如她记忆里的那个男人。

    难忘却又绞的她心痛的画卷打开:男人整个身子趴在地上,高大健硕的身躯上布满伤痕,而宽阔结实的后背伤口尤为严重,狰狞丑陋的一道伤痕从他的宽肩斜跨至他的腰身。猩红的鲜血浸透了他身上的工作服,顺沿而下,渠成了大片的血滩。

    此时的他阖着双眸,神态中却没有丝毫的痛苦,俊逸的脸颊上带着满足,深邃的棱线不似平时的深冷,揉着暖意的柔软。

    “狼君霆,你混蛋,你怎么可以推开我?”言希顾不得脸上的鼻涕和泪水,伸出脏兮兮的带着猩红的手将男人背了起来。

    他高大健硕的身躯差点将她的脊骨压断,可女人还是咬着牙一步一步的向前挪动着,短短几十步的距离,她走的艰难,却坚定沉稳。

    因为这部分矿洞还处于修复阶段,所以这里的工人们都还没到位。所以,当言希费尽千辛万苦将男人拖到了安全地带,却发现他还是得不到及时救治。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将男人的头紧紧搂入怀中,哭的撕心裂肺:

    “狼,你要坚持住,我已经给钧業打电话了,他只需五分钟。”这一刻,言希又无比的庆幸,她当时让他做她小弟的决定,钧業才能跟随他们而开。

    “希……儿,不……不哭。”他想要抬起手臂为她擦干脸上的泪花,却在半空中无力的垂下。

    “你别说了……别说了。”看着每说一个字,嘴角就会溢出猩红的模样,言希赶紧捂住他的薄唇,又伸出另一只手于他十指相扣。这一刻,她祈祷上苍,祁求一定要让他活下来。

    明明他在抢救的时候还有一口气的,然而当钧業从房间里出来时,却给了她心如死灰的消息。

    言希捂着脑袋喊疼,那颗麻木的心脏更像是生了一场大病,用激烈的心跳来呻吟这份悲痛的折磨。她抬起头,眼前的男人与他有着同样英朗俊逸的脸颊,一样坚定深邃的魅眸,还有着如出一辙的冰川般鼻梁,就连他看向她的视线,都是他一如既往的柔软温厚。..她的小手颤抖着抚上他的侧脸,眼神迷蒙却又点缀着如希冀的光点,犹如夜空中的星河。她轻声开口,哆嗦的柚唇藏了一抹害怕:

    “狼,是你吗?”

    “是我,宝贝儿,我在呢!”她眸中含着晶莹的光圈,配上宛如星空的瞳仁楚楚动人,却又是那么的令他心疼。男人腾出一只结实的手臂,爱怜的将她揽入怀中,低头轻轻吻着她发丝的清香。

    “好想你,我是每时每刻都深深的想着你啊!我以为……我以为你你不要我了。”言希哭了,尖瘦的小脸贴着他温暖宽厚的胸膛,泪水浸湿了他的衣衫。

    男人轻捏起她瘦弱的下巴,发红的眼眶深情而眷恋,高山般俊挺的鼻骨与她相抵,他的嗓音如早晨钟灵的鼓钟,浑厚而低醇:

    “傻瓜,我说过,会一直在你身边。”

    “好痒!”男人浓厚的呼吸配着他说话时的清醇气息一股股的洒在了她精致的脸侧,如热浪,烧的她的面颊通红,也鼓动着她全身的燥热。

    “知道吗?这几天我也是疯狂的想着你。有人说,为了爱情,你成了疯子。”男人的薄唇凑近,温柔的,细腻的轻轻吻走她挂在脸上的水痕。

    她深深眷恋的,沉沦的,麻痒的,酥麻的,又轻柔的气息再次包裹了她,言希的泪水更是不要钱似的落了下来,可她的唇角却噙着一抹笑靥,是幸福的弧度。她伸出纤细的双臂,如藤蔓般缠绕在他结实的脖颈,送上了莹润诱人的柚唇。

    久违了的甜蜜成了冬日里的一缕暖阳,柔和而细腻,融化着她麻木冰冷的心。如夏日里的一抹清风,抚慰着如火烧燃过的疤痕。

    柔嫩滑腻的掌心下,是他健壮厚实的胸肌,轻轻抚过粗犷的弧度,她的掌心都被染上了灼热,到了她的心尖,就变成了温暖的洪流。她无比的贪恋着这些只能回忆的感触。

    他的怀抱,宽广却又充满安全感,草木香混合着剃须水充斥着她的鼻腔,熟悉的气息令她幸福的想哭。忍不住,她向他怀里贴的更紧。

    女人的唇畔软的像天边挂着的彩云,甜美清香的滑腻让他忍不住贪恋更多,粗硕的手臂将怀里的女人搂的更紧,薄唇更是热情如火的在她唇上厮磨,轻轻啃咬,伸出的火舌吮过她温凉软嫩的唇片后,就去寻找滑腻温湿的丁香缠绕,共舞。

    “唔……好痒,坏蛋。”言希推攘着锁骨处的薄唇,这种致命的麻痒感酥的她身体又烫又麻,身体深处,情不自禁的又升腾起一股暖流,熟悉的生理让她感到羞涩,诱人的酡红顿时晕染了满脸,甚至脖颈都蘸上了这抹潮红。她的身体早就已经熟悉了他的,所以只要他稍微挑逗,她就会情不自禁的敏感起来。

    “希儿,乖乖的别动,这段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等熬过这段艰难岁月,你想要多少我就给多少。”男人停了下来,急促而粗重的呼吸染上了混浊,紧绷的身体咬着牙死死忍着体内汹涌洪流般泛滥的情*,风情的魅眸中因这巨大的情欲裹上了黑浪般的,映的他的眸子深黑得灼亮,更是熠熠生辉。

    ————————————————我是言小妞儿分割线——————————

    “之前那些都是假的吧?”

    言希这段时间一直感觉深夜里有他的气息,一两个晚上可能是思念所致,但经常性的就不得不往那方面想。于是,今天一大早,她就找上了钧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