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爱里有砒霜(2)

    “这重要吗?”

    言希抬眼看向他,璀璨的斑点犹如满天的星子,只是一抹淡淡的哀伤给这星河般的眸子画上了沉寂的一笔。

    “既然你选择了做我的女人,就要明白,有些事,我不愿意也得做。从你站在我的身边开始,就意味着伤害,风雨,我可以站在你前面拼尽全力,而你,也要有迎接风雨的勇气。”狼君霆盯着她,眼里的柔情不再,黑瞳里满是沉重而严肃。

    “所以说,要我为了你而成为地下情人?”要是言希冷静思考男人话里的意思就能明白这份厚重的爱意,可处在爱情的里她失去了理智,钻进死胡同里的她只因为他承认了她不是唯一而执拗。当以后的言希回忆起这段争吵,才真正明白一段相濡以沫的感情,是需要在相处中磨平彼此的棱角。而此时的她只是眼眶发红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酸楚的疼意似梗在喉头的火苗,微烫,却难以忍受的疼,进而延绵进了跳动的心脏。

    男人眉心紧蹙,情人两个字直冲冲的入了他的耳膜,刺眼的字眼似乎也激起了他的怒意,深沉的眸里最后的一丝暖隐去,薄唇说出的话也带了冷:

    “原来你是这么看待我们的未来?”

    受贯了男人柔软温情的女人突然遭到了他的冷赤,莫大的委屈在心尖渲染开来,化成了水汽淹了她的眸,怒意涌在心头,伤人的话也就冒了出来:

    “是啊,我就是这么看的,也打算这么做,既然你的婚姻我无缘参与,那么就只做肉体交易好了,只走肾不走心,这样将来也好聚好散。”

    为了心口的那一口气,违心的话就不顾理智阻拦的说了出来。而当说完时,她其实是后悔的,只是已经泼出了的水也无法收回。

    “地下情人是吧?我今天就好好让你看看什么叫地下情人。”男人一改往日的温柔,粗鲁的将她甩在沙发上,高大健壮的身躯完全的压在了她瘦弱的娇躯。岑薄的唇不顾丝毫的温情,猛地覆上她的唇无情而冰冷的啃噬,撕咬。这与往日的缠绵完全不同,以前的他总是先顾忌她的感受,虽霸道又狂野,但却充满了柔情,他热情的火焰总能激起她的火种,进而越烧越旺,直到两人烈火燎原般的激情熨贴着彼此达到极致,他得到酣畅淋漓的快意,而她,也享受到了美到巅峰的盛宴。而这次,也如烈火,却是灼的她身心剧痛。

    她在说出那些话就已经预料到男人会怒意升腾,她想着他会甩门而出,或者扇她耳光,甚至有可能会直接受不了这样侮辱性的语言冰冷的说分手,可唯独没想到,他会用强*。

    “唔……你……你混蛋……”双手被他像钳子般的大手压着,双腿更是被他健硕颀长的双腿固住,大腿根出更是感受到了那抹庞大而能烫化了她的*,她挣扎,她扭动,她逃窜,却始终在他的禁锢中未动分毫。

    “你滚开……唔……你这个魔鬼。”趁着喘气的空隙,言希只能嘶声力竭的尖叫着,不争气的眸还是忍不住淌了泪水,滑过苍白的脸颊,凝在尖细的下巴,最后聚成水珠浸透了她的锁骨,也落尽了正在咬着她锁骨的男人的薄唇。

    “这么不老实?你的身体可是诚实的很。”

    狼君霆紧紧的盯着她雾气的水眸,蒸腾的怒意因为女人的强烈反抗更加浓烈,他似乎又成了商业上毫无人情的狼三少,目光中除了冷还是冷,就连眼角也参杂了寒凉。

    见她身体颤抖着*了他的指尖,优雅的唇角勾了一抹冷笑,他嘲讽的话更是充满着冰冷的寒意:

    “你夜夜在我身体下面像个*货放荡,忘了吧?昨晚更是像个*妇一般享乐。..”

    言希震惊的看着这个依旧俊朗却又陌生的面庞,难以置信这般粗俗的话也能从他口中说出来。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及其,挣脱了他结实大掌的钳固,“啪”的一声,五个清晰的指印印在男人俊朗的侧脸,在明媚的阳光中更是格外的刺眼,这一巴掌震惊了言希,也震惊了狼君霆。他的眸相比之前更多了浓而深得黑浪,在他的眸底深处翻滚升腾,也不顾脸上火辣辣的疼,猛地身下女人的**,可能是注意力的转移使得他放松了压着她手的力道,女人的手得到了解放,强力抗拒着推搡着他的胸膛,也因此她为修剪的指甲刮刺在宽阔伟岸的胸肌上挂满了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你滚……唔……你滚啊!”拼命反抗的言希并没有注意到指甲里的血肉,只厉声尖叫着。

    而男人还是放开了她,换了一贯的商务装,走到玄关处换好了鞋,甩门而出。巨大的门响声震得言希身体一颤,她赶忙跑过去打开门,透过门缝,只能远远看到男人越渐越远的背影,直到一个拐角,完全消失在她的视线。整个过程,他,头也不回,好不停顿的,离开了……

    ————————————————————————我是分割线小妞儿——————

    “两个星期后的今天,也就是十一国庆节当日,我们将迎来全球闻名的珠宝大鳄狼君霆先生和占据亚美半壁江山的同行华裔荣延深先生的共同举办的盛宴,看来,两人将会就钻石珠宝进行合作,但据说两位均参与10号矿的竞标,如此矛盾又和谐的关系令人匪夷所思。今天,我台有幸请来了荣延深老先生为大家解惑,大家热烈欢迎。”言希站在电视前,紧握垂在裤腿上的双手,脸色苍白的看着拿着话筒的男人,他有着一双深邃温和的眸,到了中年的他看起来身形仍然俊朗,脸颊俊逸,可见年轻时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不知为什么,对于两个星期后的宴会,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女人的直觉一向是最准的,从男人接下来的话得到了印证。

    “不错,荣氏和狼氏关于10矿的竞争将在两个月后正式进行,当然,这么美好的蛋糕当然少不了亚里的参与,准确来说,我们三位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但天外天,说不准这道美味就落入了他人的

    口。”荣延深幽默的说道。

    “宋老先生说笑了,我想只要从事珠宝行业的,应该没有人不畏惧于三人的实力,我想,这次的竞标你们志在必得,在这里也提前庆祝三位好运。”主持人话说的滴水不漏,都不得罪,同时也间接结束了这个话题。

    “关于我们荣氏与狼氏的合作,这完全是出于小女的春心萌动,她于狼氏总裁狼君霆先生先入了眼,后动了心,现在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即将举行的宴会,主要目的是一解小女的相思,当然,若是这场宴会甚得小女心,我不介意将10号矿拱手相让。”

    “哇……,荣老先生真是爱女成痴呢,那就先提前恭喜……”

    言希关了电视,颓然的坐在了沙发上。原来,原来,这才是他不得不娶的原因,她原以为比起江山,他更爱美人,没想到是她高估了自己。

    而那场宴会,其实就是一场名副其实的订婚宴啊!

    ————————————————我是言小妞儿分割线————————

    “狼总,今天还有4个会议,最近的一个是十分钟后关于如何填补八号矿漏洞的紧急会议。”宇浩现在男人的办公桌前说道。

    “通知相关参与人员,八号矿的漏洞已经解决,我们的对手同意将到手的基地归还。”开了一天会的狼君霆疲倦已爬上眉梢,他坐在办公椅上,阖着双眸,卷起的袖口露出结实小麦色的手臂,此刻正揉着眉心冷声说道。

    宇浩闻言先是一愣,惊讶的光在黑眸里转瞬即逝,看向男人时已恢复原来的面无表情,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

    “我已经同意了祖母的提议,订婚将在两个星期后如期举行,将它安排到日程,同时,取笑十一,十二两天的全部日程。”狼君霆自然知道宇浩的疑惑,修长的手指由眉心滑到太阳穴继续柔动。

    “是。”

    原来他这几天这么紧赶慢赶拼命工作不光是因为两人吵了架,更是是为了腾出那两天的假期,他不知道那场订婚到底如何,但他知道狼总对言希的心,真挚又温情。他想,那两天假,是为了言希。

    ——————————————————————我是言小妞儿分割线————

    “希希,爸爸求你,帮帮我。”

    翌日清晨,言希就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震醒,她心脏噗通噗通狂跳,欣喜伴着希冀的眸光在看向手里的显示时又沉寂了下来,潋滟盛辉的眸落下了失望,接过电话就响起了父亲求救的声音。

    在言希看来,到底是一脉相承的父亲,面对他讨好般的祁求,她无法视而不见,于是就问道:

    “出了什么事?”

    “希希,我……我以为狼三少只是承口头上的瘾,没想到他来真格的,我们……我们言氏已经危在旦夕,任何风雨都能成为压倒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言希闻言,微微蹙眉,略微思索了下继续道:

    “他这人在商场虽说毫不留情,但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对付你,你是不是什么地方得罪他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