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回家

    盗文也不要盗灵异文嘛, 你真的不怕吗?  宋书明不错眼看她,老李在后座轻轻咳嗽一声, 他才回过神来,窘迫得有些手足无措,清清嗓子开口,掩盖自己慌乱:“往哪里走?”

    林愫摸摸子鼠的头,轻轻哼唱, 声音低哑:“子鼠子鼠, 午时足躅, 性以勇驻, 般若魂屠。”

    她连连哼唱几遍, 子鼠才从她怀中坐起,在她腿上来回转了几圈, 又伸出前爪抵住她肚皮。

    林愫好似听懂一般, 对着子鼠点点头,说:“西南,广灵。”

    广灵离京足有00多公里远,张洋若是带着遗体步行,那脚程真是极快。

    宋书明心中犹疑,面上却不显, 一脚油门踩到实,朝西南开去, 全速开了两个多时, 快开到县城的时候, 子鼠在林愫怀中突然站起,烦躁地吱吱叫起来。

    林愫赶紧叫住宋书明:“这个出口下高速。”

    宋书明抬眼一看,前面是一个景区,叫千伏山,周边荒凉,连路灯都没有,两边是大片玉米田。他慢下车速,开了十多分钟到山脚下,前面已没有车路,只有杂草丛生一条盲肠道,两边

    稀稀拉拉种着些玉米。

    林愫着急:“快下车,跟我走。”

    她打开车门,将子鼠放在地下。子鼠吱吱叫了两声,一溜烟向前跑去。林愫二话不说拔脚跟上,宋书明和老李打了个眼色,都加快了速度跟了过去。

    那子鼠在夜色中极为迅捷隐蔽,足足狂奔十几分钟,终于渐渐慢下脚步,边走边嗅。

    宋书明大气不敢出,跟在林愫身后,后背上已是一层薄汗,只觉自己的砰砰砰的心跳声在这夜色之中尤为突兀,恨不得伸手压住心房。

    就在此时,林愫蓦得驻足,回身拽宋书明的手:“看那里。”

    宋书明眯着眼睛看,只见百余米外的半山腰上,有一束束绿色鬼火幽幽飘荡,荧荧绿光间,竟隐约可见一个高大身影,直挺挺举着双臂,双足并拢,一蹦一跳向前迈进。宋书明大骇,一股凉意从尾骨直升脑门,只觉毛骨悚然。

    老李也显见看到了,凑在宋书明身边,紧挨着他,哆哆嗦嗦说:“僵…僵尸。”

    林愫出声安慰:“别怕,湘西赶尸就是这样。张洋应该就在注了魂的死尸旁边。”

    那僵尸恰好蹦到山弯处,一蹦一跳,跳转到了山的那一面。宋书明咬紧牙关加快步伐,三人趁着夜色浓厚疾步追上,待转过弯去,竟丝毫不见僵尸踪迹。

    三人此时皆心中惊惧,林愫一贯寡淡自持,此时都略显慌乱窘迫,宋书明回头看她面露惊恐,自己倒镇定许多,上前两步侧身将她挡在身后。

    林愫看他这样,心中温暖,轻轻捏了捏他衣袖,说:“不要紧。”

    她左右环顾一番,山间风凉,夜色冷寂,四周静得出奇,只几株玉米秧子在寒风中摇曳。

    林愫定定心神,深吸口气,从腕中摘下引魂铃,轻轻一摇动。只见东边不远一束鬼火应声而起,林愫伸手,正准备指给宋书明看,骤然听见宋书明大呼:“心!”朝她扑来,狠狠将她压在身下。

    林愫被宋书明撞得眼冒金星,隔得两秒方回过神来。她跌在地上,穿得厚实并不很痛,只手腕隐隐擦痛,可能破了皮。宋书明盖在她身上挡着她,挣扎着和一个庞然黑影纠缠在一起。

    老李在黑影身后,一手大力将那黑影向后扯,一手拔出枪来,对着林愫大喊:“这就是那个失踪的死刑犯!”

    林愫连滚带爬从宋书明身下逃出,定睛一看,眼前正是那具失踪两日的死刑犯遗体,双目紧闭,张着一张血盆大口,口中如旧风箱一般呼呼作响,面皮像浸过水,青白发皱,力大无穷,不知疼痛,老李和宋书明两人勉力支撑渐落下风。

    林愫心中没底,下意识的扭头对老李说:“别开枪!”

    她静心凝神,左手捏诀右手从随身的麻布包中掏出一张黄符纸,符纸中包着一张朱砂纸,

    林愫毫不犹豫将朱砂纸卷起,掌心朝上左手一捻将朱砂纸一把碾碎,指尖一勾,寥寥数笔在黄符纸中画出一个定身符来。

    林愫起身一跃,扒在僵尸肩上,右手发力一贴,黄符纸稳稳落在僵尸身后。僵尸立刻如冻住一般再不动弹,林愫长舒一口气,刚想对宋书明露出笑容,突然见那僵尸突然发力,却似毫无影响一般转身再朝林愫扑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