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羡慕萧圣

    言念脑子里一直在胡思乱想,把母亲送回家,她又调头回市区。

    在母婴专卖店买了些滋补品,又辗转到自家的农场,逮了两只乌鸡,接了点羊奶,摘了几个有机大西瓜,然后开车前往安存希的别墅……

    如果她只顾自己,不去管别人的闲事,也许会活得更加闲事惬意。

    但做人不可以这样的,安存希与她有交情,她不能不管。

    海棠在院子里忙活,见大姐来了,连忙跑去开门,接过她手里的东西。

    看着琳琅满目的生活用品,海棠眼眶有些红了,“大姐,你这……也太有心了!”

    以言念今日的地位,不需要巴结安存希律师的,看来是真疼安存希。

    “拿进去吧,把鸡现杀了,你会吗?”言念把西瓜一个个的搬进院子。

    “会,杀人我都会,还有什么不会的?”

    言念看了她一眼,漂亮的脸上表情带着几许嗔怪。

    “呵呵……”海棠笑笑,在身份比自己高的言念面前,她高冷神秘的面纱被撕破了,话也多了起来,“物品太多了,大姐,我去喊表哥出来搬。”

    “算啦,他心情不好。”言念把最后一只西瓜搬到铁门里面,关上门,走进院子。

    安家的院子很漂亮,花团锦簇,绿草葱葱,可惜没有一棵树可以遮荫纳凉,太阳光直射下来,太烤人了,加上别墅的玻璃明晃晃的刺眼,这样对孕妇很不好。

    “你不是会点风水吗?怎么不好好布置院子?”言念皱眉,嫌弃的问。

    “其实我不会风水,我只会下蛊。”海棠一脸的尴尬。

    “那可惜了,不然你可以当风水先生,帮人看一次风水,佣金数到手软,还会被尊称为大师。”言念替她感到惋惜,“再说,即便你不想用这个赚钱,学到手也是一项本事,你看这院子的风水,多差?”

    海棠觉得大姐教训的是,频频点头,“大姐,风水这一块,我会学的。”

    “你收拾鸡,我进去了。”言念适可而止,因为她也不太会,只听母亲偶尔提起过风水规则,领悟了一些罢了。

    走了客厅,就看见安家姐弟俩一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个靠墙站着,相对无言,脸色都不太好。

    尤其是安存希,一个大伙子,手足无措的样子令人心疼。

    “存希哥。”言念叫了一声。

    “念!”安存希脸上勾起一抹笑容,迎上去,“怎么没提前打个电话?”

    “我知道路,就直接过来了。”言念把防晒衣脱下来,递给安存希,转眸看向安晓棠。

    安晓棠低眉垂眼的坐着,看起来病恹恹的,水葱般的双手无处安放。

    她还不知自己得了什么病吧?

    言念心里特别同情,走到她身边坐下,想说几句暖心的话,安慰她。

    可不管言念说什么,安晓棠也只是淡淡的笑着,清澈的眸子里没有内疚,也没有仇恨,云淡风轻的,看起来佛系,其实少了点灵魂。

    这可怎么办?

    言念替她发愁,她这样怎么生孩子、照顾孩子啊?

    安存希鲜榨了两杯苹果汁出来,递一杯姐姐,“姐,你先回房休息一会吧,我和念聊会。”

    “嗯。”安晓棠很听话的站起来,把苹果汁放桌上,然后对言念笑笑,转身回了房间。

    安晓棠本来住二楼的,这一发现怀孕,海棠就帮她搬一楼来住了……

    安存希伸头看看,见姐姐的房门关上了,才看向言念问道,“是不是情况不妙?”

    言念点点头,压低声音把沈迟的近况以及沈夫人的态度,大致和他复述了一遍,当然隐瞒了一些伤人的话语。

    “由此可见,昨天沈迟送巧克力来,是和我姐姐告别的。”安存希苦笑,他只料道沈家人不会那么容易接纳他姐姐,没想到,沈迟这么快就要结婚了。

    “对不起,没有完成你的嘱托。”言念双手捧着杯子,内疚的说道。

    安存希摇摇头,“我不该麻烦你的。是我太痴心妄想了,明知沈家人的品行,还企图姐姐再嫁过去……对了,我姐怀孕的事情,他家不会觉察吧?”

    “应该不会,沈夫人只当安晓棠还想回去当少奶奶,没想到这一层。”

    “那就好。”安存希松了口气。

    不远处,安晓棠的门缝并没有关严,她靠墙站着,耳朵贴在门缝上,屏气凝神的捕捉着两人的谈话。

    听着听着,眼睛和鼻子就酸了,酸得无法呼吸。

    原来沈迟要结婚了啊,原来她怀孕了啊,原来……太多太多的想不到,呵呵,她安晓棠一直被命运捉弄呢!

    泪水,汹涌的流淌下来,砸在地上,摔得稀碎。

    安晓棠蹲到地上,咬着手指哭得面目狰狞,手上、额角的青筋都爆起来了。

    她好想念十七岁的自己,那时候爸爸还在,弟弟还是个留着平头的不点儿,每天等着她回来做饭……

    是什么改变了她的命运,一步步的将她推进万丈深渊?

    是她自己太愚蠢!不就被几个混混污辱了吗?至于一蹶不振吗?还因此害死了爸爸,她简直是十恶不赦,罪大恶极!

    ……

    客厅里的两人沉默着,气氛压抑得让人难受。

    “你怎么打算的?”言念突然问道,又叹口气说道,“实在不行,就让萧圣出面,在沈迟婚礼上,让你姐和沈迟复婚。”

    “那沈夫人还不得恨死我姐?她能不能活到生孩子,真不好说。”安存希虽然是律师,但也管不着婆媳关系。

    到时候姐姐被虐死,找谁说理去?

    “那算了,不值当冒险。”言念也觉得安晓棠斗过沈夫人,嫁进去等于入虎穴,“依我看,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照常生活工作就行。海棠没经验,我会经常来照顾你姐的,你别愁了,嗷?”

    “嗯。”安存希点点头,“谢谢你师妹,跟着跑前跑后……我心里都记着呢。”

    “和我客气什么。”言念不忍心看他的苦笑,“我把存希哥当自家人,永远和你站在一起。”

    安存希心里暖融融的,斟酌了一下说道,“那就这样决定了,先封锁消息,不告诉任何人,包括长辈们。我姐姐很能熬的,就呆在家里把孩子熬下来。”

    “到时我让顾明药来帮忙接生,她嘴严得很。”言念喝掉苹果汁,站起来,“厨房在哪边?我去给你姐姐做点吃的,开开胃。”

    “这边。”安存希也站起来,带着言念往厨房走。

    到了厨房,言念把自己在农场摘的新鲜西瓜拿出来,切开,挖出瓜心,单独装盘。

    安存希见她做事麻溜,很佩服,“这些瓜尖,是给我姐吃的吗?”

    “嗯,瓜心最甜。”

    “听说西瓜是大寒的,所以我之前不敢给她吃。”

    “没事的,我怀孕的时候一直吃。孕妇会觉得烧心,那么吃西瓜是很好的选择,利尿,好消化,还含有大量葡萄糖,能迅速补充养分。”

    “那就好。”安存希看向充满活力的女孩,仿佛找到了主心骨,她真得很靠谱、很稳重,有她的地方就是天堂,羡慕萧圣……

    切好西瓜,言念端着果盘敲响了安晓棠的卧室门,“安晓棠,我能进来吗?”

    安晓棠正蹲在地上哭,听到声音,立刻窜到了被窝里,脸朝里躺着,肩膀微微抖动。

    言念推门进去,见到她这副脆弱的样子,不由得跟着揪心,又有些恨铁不成钢。

    她该雄起,不应为难唯一的亲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