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5章:青梅竹马篇,我不是想玩你

    尹苏苏,你还知不知道你是谁?你忘记你曾经是怎样的意气风发?你忘记你是尹家人捧在手上的掌上明珠了?如今你扮出这幅可怜的模样是想给谁六五看?我?还是尹家人?沈季墨回头,冰冷到刺人的目光射在她的脸上,在她的注视一下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头,一字一顿叫着她的名字,尹苏苏,你想玩,去找一个玩得起的人陪你一起我。我沈季墨玩不起。

    沈季墨,什么是我想玩?尹苏苏摇头,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不是玩,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玩你,我是真心想和你一起好好过日子。

    你要跟我好好过日子?他突然笑了,他本来就生得好看,这一笑,赶走了眉宇之间的冷戾,让他整个人好看了许多,可这笑容不过持续了短短几秒时间,他脸上的笑意又被戾气所取代,你是不是还想对我说你爱我?

    是,我就是爱你,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你。是的,她就是爱他,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如若不然,她为什么要跟他订婚?为什么要跟他结婚?说到底就是因为爱上了他,爱到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曾经,她听人说过,爱情的世界上,先动心的那一方永远是被动的那一方。不爱的那一方,才能这场爱情的掌舵手,才有话语权。可是她并不认为,她觉得爱情是平等的,只要付出就一定会有收获,而如今她似乎不得不相信别人说过的那些话了。

    对于她的表白,沈季墨不但不觉得惊讶,反而觉得好笑极了。

    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然后他轻轻地笑了起来:尹苏苏,爱情游戏,我沈季墨玩不起。

    尹苏苏:……

    她想说什么,张开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心脏像是被人突然掐住,让她几乎透不过气。

    就在她心痛得快要麻木时,又听到他用他那冷漠的语气慢慢说道:请你马上离开我家,以后也不要再出现在我家里。

    说完,他没有理会她是怎样的表情,长腿一迈,走了。

    尹苏苏呆呆地站在原地,久久未曾动摇,就那样定定地呆呆地傻傻地站着,眼泪不受控制往下掉。

    明明还是秋天,天气还不算冷,尹苏苏却觉得自己像身处寒冰地窖一般,冷风仿佛从四面八方吹来,吹得她浑身都在颤抖。

    或许她真的错了,错在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叮铃铃……

    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一室的寂静,也让尹苏苏的神智慢慢恢复。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稳住情绪,方才接听电话:喂?

    尹苏苏,本少爷马上飞帝都,两个时后到机场,你准时来机场接我。电话里传来的是杭靳那嚣张得跟天王老子一样的声音,明明是讨人厌的调调,偏偏听到她的耳里却倍感温暖。

    她好想在电话里对着他痛痛快快哭一场,把所有的委屈与不甘都哭出来,可是她不想别人看到她狼狈不堪的一面,哪怕是血脉至亲也不行。

    她狠狠咬了下舌头,用疼痛刺激自己:好。

    电话那端的杭靳:尹苏苏,你感冒了?

    尹苏苏摇头,尽最大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愉快一些:没有啊。

    杭靳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尹苏苏,我听你声音不对,有事别瞒着我。

    尹苏苏及时扯开话题:你为什么选晚上的航班?

    杭靳:因为晚上航班便宜。

    尹苏苏:你少来。

    杭靳又说:因为想念一个人,想要早点见到她。

    池央央离开那天后,杭靳没日没夜忙了几天,刚把手上的工作忙完,一刻也没有耽误,就买了机票来帝都看看老爷子,跟老爷子报过平安后,他还要去找他家的白痴。

    那个女人的心是真狠,他找了这么多天,才找到一点她出走方向的线索。

    尹苏苏:意思是说央央不跟你一起来帝都?

    杭靳:嗯。

    尹苏苏:"那你也别多说了,我现在准备一下,一会儿去机场接你。

    杭靳:如果不方便你就别来了,我自己打车或者让司机来就行。

    尹苏苏:你大少爷回来了,没人去机场接你,要是让爷爷他看人家知道,我们别想有好日子过。好了,我去收拾,一会儿见。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她转身去浴室收拾自己,镜子里的女人一脸哀怨,沧桑得不行,她几乎都不敢相信那是她自己。

    她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了,至少不能让家人看到自己这样。

    她洗脸化妆,粉底刚刚打上,又被莫名奇妙的眼泪流花。

    尹苏苏!她扬手把手中粉盒砸向镜子中的自己,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想让家人看到你这副狼狈不堪的模样么?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挺厉害的,她和沈季墨处成这样,却还能让所有家人误以为她和他很恩爱。

    可笑可悲!

    ……

    机场。

    杭靳从行李提取处拿了箱子就直奔出口处,还有一段距离就看见尹苏苏在那儿站着,他朝她挥挥手,可她却像没有瞧见他一样,目光呆呆地,一看就是人在心不在。

    杭靳走到她面前:尹三姐,在想什么呢?

    尹苏苏回过神,笑笑:在想你啊。

    本少爷用不着你想。杭靳往她后面左右都瞅了瞅,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来的?

    尹苏苏:你特地打电话让我来接你,难道我还让司机来接你?

    杭靳火气大得很:沈季墨呢?他的未婚妻半夜来机场接人,他不晓得主动陪你?

    尹苏苏:他很忙。

    杭靳: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尹苏苏:我?可能是粉擦多了显白吧。

    杭靳一把抓住她的手,她的手冷得很:沈季墨欺负你了是不是?

    尹苏苏:不是,我们很好。

    杭靳拿出手机,就要打沈季墨的电话,然而刚刚找到号码还未拨出,就被尹苏苏抢了手机,她说:是,我们是吵架了,我现在不想见到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