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1章:青梅竹马篇,还能相信爱情?

    如果你用的致命毒药,就没必要再拿匕首。杭靳表情轻松,嘴上说得肯定,但是心里却有些发慌。

    十九姐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他明知道六五她可能会出现,却没有提前告诉池央央。

    他认为自己早已经布置好一切,认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认为十九姐迟早是他掌中之物,却没有考虑到任何一个的失误,都有可能让池央央丢了性命。

    杭靳两步上前将池央央扶起,用手指探探她的气息,气息比较弱,但还均匀,她没事,他的心也踏实了不少。

    哈哈哈……十九姐仰头大笑,男人啊,都一样,为了自己的前途理想抱负或者就是自以为是的决定,就可以拿女人的性命来做赌注。我很怀疑她真的是你心爱的女人么?

    把人抓回去。杭靳直接下了命令,让人把十九姐带走,他将池央央抱起,用力按在怀里,四眼儿,对不起……

    他并不知道,此时怀里的池央央缓缓睁开了眼睛。

    ……

    夜,黑得像泼了墨一般。

    池央央手中拿着一把长刀,见人就砍,眼见人越倒越多,越倒越多,不一会儿的时间,她周围全是尸体,可是她却觉得还不够,还在挥动着长刀,口中嘶吼着:我要杀了你们,杀光你们……

    不不不,我不要杀人,我不要……她像是突然清醒,丢下长刀,奋力奔跑,想要逃出这黑暗深渊,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她都无法跑出去。

    突然,一个模糊的人影挡在了她的面前,那把她丢掉的长刀不知何时又回到了她的手中,她手一扬一刀砍过去,血肉横飞,吓得她丢下刀又想跑,可是却像是有人抱住了她的双腿,她跑不动:池央央,你身体里流着池亦深的血,你的血液里就有暴戾因子,你是属于我们的世界,光明不属于你。

    不不不,我不是我不是,你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杀人,我不要,你们不要逼我……

    四眼儿!四眼儿!醒醒,快醒醒!杭靳的声音将池央央从梦中拉出,醒来时,她双手紧握,仿佛手里还拿着一把刀。

    她看着杭靳,分不清自己是在梦里还是在哪里:我杀人了?

    杭靳拍着她的背安慰:没有,你没有杀人,你只是做了一个恶梦。

    只是在做恶梦么?可是为什么她却觉得这梦那么真实,真实得她好像真的杀了人。

    难道真如池亦深所说,她身体里流着他的血,有他的基因,因此她跟他一样,迟早有一天会发现自己骨子里的暴戾?

    是,只是做梦,醒来就没事了。还好,有杭靳在,他低低沉沉的声音及时将她从虚幻的梦境中拉了出来,她往他的怀里靠了靠,仰头看着他,杭靳,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杭靳搂她在怀里,下巴轻轻蹭着她的额头:你啊,就是个傻瓜。

    池央央不满地用头轻轻撞了一下他的胸膛:我非常严肃地在问你话,你别敷衍我。

    杭靳拥着她,用体温温暖她:在我心里你就是一个傻瓜。

    池央央瞪他一眼,气乎乎地翻身,想要拉开与他的距离,不然她会忍不住想揍他。

    可她刚刚行动,杭靳就将她拽回按在怀里压着,他好听的男性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你是一个正义感爆棚,原则性极强的人,只要不涉及到原则性的问题,在你这里都好说,一旦涉及到原则性问题,你势必坚持你的原则。

    那你觉得原则性极强是好还是不好呢?听到这个评价池央央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她这种个性说得好听是原则性极强,说得不好听就是死脑筋不懂得转弯,不够圆滑,不懂得人情世故。

    杭靳吻吻她的额头,又说:这个世界所有事情都是相对的,没有哪一件事情是绝对的。原则性强在某些方面尤其与你现在工作有关的方面是非常好的,但是生活中偶尔还是需要改变想法,不能一根筋,还是要懂得变通。

    杭靳指的什么事情,池央央是明白的,她也愿意往好的方面去想,但是池亦深的事情就是烙在她人生的一个印记,就算她不去想,别人也会在她的背后指指点点。

    她只是一个平凡的人,还没有办法做到完全不在意别人的指指点点。

    法医这个职业本身就要家事清白,她是没有资格再干下去了。

    她抹去让人心烦的思绪,又道:明天我去看看飞扬姐吧。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今晚先睡觉。

    可是我不想睡。她怕睡着了又做恶梦,害怕自己变成恶梦里的恶人,害怕自己醒来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害怕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

    她的害怕,杭靳不是不明白,却不知道如何为她分担:四眼儿,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以后的路还长着,我们一起好好走以后的路。

    知道,不用你说。池央央往他的怀里挪了挪,又低声道,你说这个世界上是不是除了自己谁都信不过?

    你又在瞎说什么?难道你还信不过老子?杭靳突然提高了音量,不要以为所有男人都是池亦深。

    池央央突然就沉默了。

    杭靳意识到自己说得不对,又低下头蹭她:四眼儿,你信不过别人没有关系,但你不能不信我。

    池央央还是不接话,杭靳又道:我知道池亦深这件事情你很难接受,我也知道你内心并不是你表面看到的这般平静,但是你必须要相信我,你要让我陪着你。

    池央央却没有应话。

    她还能相信爱情么?

    在他她看来池亦深是那么的爱她的母亲,母亲烫伤手一个指头,他都要难过半天……可是后来呢,他口口声声爱着的女人就在他的眼前被人一刀刀……

    思及此,一阵恶心反胃涌上池央央的喉咙,她翻身下床跑进洗手间,一阵呕吐,吐得胆汁都出来了,恶心却没消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