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7章 小公主7

    结果,南初倒是淡定,掀了掀眼皮:“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

    对方一下子尴尬了。

    正想再怼南初几句,方翰导演已经开口把南初叫走了,南初应了声,收拾好吃完的饭盒,就直接头也不回的走了。

    身后不时的还传来“瞧她那德行”,“婊/>&g;子”,“虚伪”之类的咒骂声。

    南初是早就习惯了。

    ……

    和导演聊完下一场戏后,南初接了易嘉衍的电话。

    “你也准备来损我一顿?”南初倒是先发制人,“陆公子的绯闻,隔三差五的都能有,值得你们一个个这么激动吗?”

    易嘉衍安静了下:“你新闻了吗?”

    “剧组的姑娘已经事无巨细的说了一遍,对方的身份都八出来了。”

    其实,南初是心虚的,但是她的口气却永远都是漫不经心的。

    “南初。”易嘉衍也懒得和南初废话,“你现在打开手机,输入陆骁,你就能见完整版的视频,就在吃饭照片爆出后,不到一时。”

    南初:“……”

    “陆骁公开承认了韩熙媛的身份,两人目前正在交往中,不排除将来的任何可能。”易嘉衍一字一句的说着。

    “我知道了。”许久,南初才这么应了声。

    易嘉衍是真被南初不咸不淡给气的,直接挂了电话。

    南初抓着手机很长的时间,最终才搜索了陆骁的这段视频。

    陆骁仍然是那个陆骁,西装笔挺,一身禁欲系的白衬衫,韩熙媛的优雅知性,两人郎才女貌,金童玉女。

    一直到视频结束,南初才关了手机。

    可是,这又如何呢?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质问陆骁这样的事情?

    陆骁过户给自己的别墅,在江城起码值五千万,加上这五年自己从陆骁身上得到的资源,无上限的金钱开销。

    其实她南初也算挺值钱的,是吗?

    她和陆骁这应该算分手了吧?

    ……

    很长的时间里,南初都有些恍惚,明明知道这一天早晚要来,结果这一天真的来的时候——

    南初发现,最不能接受的人,反而是自己。

    因为跟着陆骁,她的心已经开始变得贪婪了。

    一下午,被陆骁的事情影响的,南初很长的时间都没从这样的情绪里走出来,g了无数次。

    最后,几乎是在众人的白眼里,南初狼狈的仓皇而逃。

    ……

    ——

    陆骁是真的不再联系南初。

    又是一周过去了。

    江城的头版头条都是陆骁和韩熙媛的事情。

    南初也从最初的恍惚里回过神,认真的拍每一场戏。

    楠哥生怕南初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时候,亲自陪在剧组,结果南初平静的就像一个没事的人一样。

    “南初,晚上有个饭局,和几个投资商一起吃饭,你要去吗?”方翰忽然叫住南初,随口问了句。

    “好。导演你把时间和地点发给我,我回去换个衣服,一会准时到。”南初竟然答应了。

    方翰也惊呆了,楠哥更是错愕的着南初。

    南初入行五年,根本不需要应酬这种事,就算是自己的庆功宴也来不来的,结果今儿这是?

    但楠哥也清楚南初心情不好,倒也没说她什么,由着南初去了。

    当晚的饭局。

    南初除了说以果汁带酒,怕影响第二天拍摄外,几乎是平易近人的吓人。

    这饭局上,都是江城叫的出名头的人,谁不知道南初的那点臭脾气,还有外界对南初和陆骁的传闻。

    而如今,陆骁宣布了正宫的身份。

    南初少了陆骁这个靠山,自然就不需要再忌惮。

    不少人趁势吃了南初的腐,南初竟然也巧笑嫣然的认了,这不由的让在场的人,越来越放肆起来。

    “南初,来,陪我喝一杯,下一场戏的女主角肯定还是你。”李大胜肥头大耳的,yi笑的着南初。

    那手已经快从南初的腰身滑到了臀部。

    楠哥眉头拧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阻止,南初倒是干脆的拿起果汁,一口喝尽。

    李大胜显然不满意,直接倒了满满的一杯白酒,接着酒劲,要逼着南初喝下去。

    这下,南初的眉头皱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陆骁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包厢内。

    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的向了李大胜。

    原本还醉酒的李大胜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立刻放下了酒杯:“陆总,您来了呀,您瞧,我这不是正和南姐开个玩笑。”

    “和李氏企业明年的合约终止。”陆骁没理会李大胜,转身吩咐了下徐铭。

    李大胜的脸都跟着变了。

    包厢内,鸦雀无声。

    南初忽然站了起来:“抱歉各位,我去一下洗手间。”

    自然,没人敢拦着南初。

    南初从容的拿起自己的包,就朝着包厢外走去,经过包厢门口的时候,她碰到了陆骁。

    但南初只是笑笑打了招呼:“陆公子,麻烦让一让。”

    陆骁真让了。

    南初说不出的复杂感,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方翰开口说了些好听的话,缓和了下气氛,陆骁倒是从容的坐了下来,但没人再敢提南初的事情。

    ……

    ——

    南初真去洗手间了,但她也没想再回包厢,自己坐电梯下了车库。

    结果,电梯门才打开,她就被陆骁堵在了电梯口。

    “谁准你来这种场合的!”陆骁沉着一张脸,问着南初。

    这一个多月,他是有意晾着南初,但是也绝对没想到南初胆子大到真的就这么和别的男人公然吃饭。

    如不是王楠打了电话,陆骁还被蒙在鼓里。

    “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找下一任,嗯?”陆骁逼着南初。

    南初低着头,忽然就这么抬头明艳艳的笑了。

    葱白的手堪堪的搭着陆骁的肩头,身上混合了烟味和酒气,带着淡妆的脸,眉眼上挑,妖娆蛊惑。

    “陆公子,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南初贴的陆骁很近,“您都已经牵着韩姐出双入对了,还不准我找下一任啊!”

    说着,南初低低的笑了起来:“难道,陆公子结婚了,还要养着我?我怕韩姐会撕了我。”

    “南初……”

    南初第一次打断了陆骁的话:“我这样的戏子,站哪个角度都是第三者。我已经被黑多了,所以,陆公子放过我?”

    陆骁没说话,也没拉开南初。

    南初的眉眼又低敛,藏起了眸底复杂的深意:“陆公子,好歹我跟了你五年,这最后一次,你给我一点面子,让我觉得,我不是被人甩了,好不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