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6 不要对我道德绑架

    “你!”刘灿灿想要发怒,却突然回神,叹气一声,“宫羽,我知道你们三个人都不喜欢我,但也不能这样对我不是吗?”

    “部队里都说战友战友的,咱们之间好歹也是战友,战友受伤了,伤药你们怎么能不给我呢。”

    完全就是一副理在她那里,然后自己被人针对的模样。

    宫羽不客气的轻哼一声,皱眉,“请问我如何对你了?”

    “是,我姐确实是军医,她的有些伤药部队中确实是有在使用,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宫羽的弧度上扬,“有资格使用我姐配置这些伤药的人,只有特种部队。”

    “这一次我进部队训练,这是她特意专门给我配的可以护肤美容,也可以祛瘀的伤药,这是特制品,加起来也就这么多,我们还这么多人使用,根本就不够。”

    “刘灿灿,虽然你是明星,我也知道你的粉丝一定很多,估计一口水的唾沫便能够把我给淹死。但是!”宫羽的眸光有些发凉,“不要对我道德绑架。”她虽然脾气好,可也不是谁都愿意去搭理的。

    “我给姚月姐,那是我喜欢她,我自愿给的,但是你一开始对我们便不是那么友好。抱歉,我可不是什么冤大头。”

    刘灿灿并没有想到,宫羽竟然毫不客气的直接在监控前面就这般的拆穿她,心中咬牙,面上却依旧带着无辜的笑。

    “宫羽,你在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我相信你一定明白。”宫羽继续做下身子帮忙擦药,“还有,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姐姓沐,华夏的人对她的称呼有两个。”

    “毒医沐麟。还有一个,叫沐神医。”顿了顿,轻笑了一下,“你若不认识,可以上好好的查看一下。”

    这些资料想查便能查出来,未免她后面拿这东西瞎折腾,宫羽觉得还不如自己直接的说。

    宫羽相信,虽然沐麟不是什么影视明星,但是在华夏很多人的心目中,如今的形象,可是相当高大上的。

    最主要的是,沐神医出品的东西在很多时候,你就算是有钱,也是买不到的。

    特别是像刘灿灿这般自以为是的人,便是其中之一。

    边上,姚月和苏眉相视一眼,姚月起身,“苏眉,我帮你上药。”

    “好。谢谢。”苏眉没有拒绝,倒是没有想到姚月会舍得。

    就这样,其他人都在各自的伤药,徒留刘灿灿一人站在那里,有些傻眼。

    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更加没有像她心目中设想那般的发展。

    此时此刻,估计就算是个傻子,也能瞧得出刘灿灿已经被孤立,而且这种孤立是她自找的,没有任何人会同情她。

    刘灿灿自己都不知道,其实在拍摄组,连工作人员还有导演,现在都已经不再喜欢她。

    只觉得她,太能作了。作死的不分场合,真是想帮她掩饰一些东西都掩饰不了。

    帮两人上好药之后,轮到了两人帮宫羽上药。

    当然,有摄像头在,她们绝对没有脱衣服,只是哪里比较疼,然后上一下。

    只是觉得这样的时候,还真是不习惯。

    一边上药一边嬉笑打闹着,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活跃了很多,青春的气息扩散。

    上好药之后,身上的疼痛减轻,宫羽三人没有留在房间里,趁着时间还早,便直接溜达了出去。

    找谁呢?

    当然是…好吧,她们自己也不知道。

    身上没有手机,啥都没有,反正,就先出去逛逛吧。

    免得呆在那里面,不自在。

    “不知道薛姐姐现在在干嘛?”天色还很亮,两人走在外面的训练场上,看着一个又一个穿着迷彩军装或者是直接军绿色短的士兵走过。

    看着他们脸上的棱角分明。

    三人表示,部队的帅哥确实是多。

    特别是那几个特种部队里面,极品帅哥超级的多。

    像是景佑蓝和薛建斌,虽然和两位景爷不能比但无论是身世,能力还是相貌,那绝对都是上乘中的上乘了。

    何况还有很多其他人。

    三人一直向前走着,本来是想去找薛暖聊天的,但是没走几步便见到了景佑蓝和薛建斌两人也在这训练场上,当下跑了过去。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他们训练基本都在里面不是吗。

    景佑蓝上前一步,面上挂着痞痞的笑意。“想你了,就来了。”

    情话说的是一点都不知道害臊。

    宫羽下意识有些脸微红。

    “那你呢?”权洛问薛建斌。

    “这你得问他。”薛建斌表示,他是被某人给拉过来的。

    然听到他的话,权洛却是哈哈一笑。“别害臊,我知道你也想我了。”

    边上两人偷笑。

    薛建斌:“……”

    余晨晓扶额:话说,她是不是就不该和这俩一起出来当电灯泡。

    莫名觉得自己这灯泡异常的亮眼。

    叹气一声。

    余晨晓突然看到不远处走来一人,“那啥,你们成绩约个会,我碰到个熟人,过去打个招呼。”

    话音才落,宫羽和权洛还没来得及反应,拜年见到余晨晓已经拔腿跑了。

    余晨晓表示,这电灯泡,她还是不当的好。

    四人相视一眼,扬眉,顺着余晨晓跑去的方向,还真看到了一个熟人。

    “谢子木。”

    原本还在走着,突然听到边上传来一道好听的女声,谢子木下意识的顿住脚步,回头,便见到余晨晓向着他跑去的身影。

    微微皱眉,思索着眼前这人是谁。

    天然呆的本性,就是木。

    余晨晓跑带他的面前看着他,“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她长得,有这么的容易让人忘记?

    余晨晓第一次第自己的好容貌产生了怀疑。

    “不是。”谢子木摇头,使劲的想,拼命的想,终于,半响之后,终于想起来了。

    “你是我们队长的妹妹。”应该没错吧。

    “还真不容易。”余晨晓无奈的吐槽着。

    都说他有些天然呆她之前还不详细,现在她是真信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余晨晓下意识的问着。

    谢子木没有隐瞒,“我来这里找队长有点事。”

    “我姐吗?”余晨晓问着:“她在哪里?”

    谢子木:“在景队长的办公室。”

    “这样啊。”余晨晓当下打消了去找薛暖的念头。

    好吧,转来转去,这下就只剩下她一个孤家寡人了。

    眨巴了一下眼,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余晨晓对上了谢子木的眼,“我蛮无聊的,你有没有时间陪我走走?”

    谢子木犹豫了一下,点头,“好。”然后转身,两人并肩的走着。

    余晨晓走在谢子木边上,眉眼弯弯。心中思索着,不知道这位置对训练感兴趣的人,好不好拐。

    其实余晨晓第一次见到谢子木是在薛暖订婚的那次,那时候她跑的太极差点撞上他,然后被他躲过,顺手的拉住了她,从那之后余晨晓便对谢子木产生了好奇。

    一开始的好奇,后来逐渐变成了习惯的思考和想念。

    这样的心思,是余晨晓曾经从来都没有过的。

    然后,上一次在部队参观,那是她第二次见他,也是在那天,余晨晓知晓的自己的心意,她或许,喜欢上了他。

    这一次来参加训练其实虽然算是在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之外,边上的这个男人,也是她其中一个主要的目的。

    只不过吧,余晨晓和权洛的性子不同,森严的家教让她不可能做到像是权洛那般。

    不过余晨晓倒是没有想到,今天在这里,能够碰到他。

    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两人一直想着前面走着,走的并不快。

    从刚才到现在,谢子木便一直在配合着余晨晓脚下的步子快慢。

    虽说天然呆,但是谢子木,其实在很多方面,是一个心细的人。

    “你…”余晨晓歪头看着他,“谢子木,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的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