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5 枪是伙伴

    六十人,一共分为六个班,宫羽三人是第三班,等了许久,终于轮到了他们。

    三女七男,十人早就已经跃跃欲试了。

    “呼。”宫羽呼出一口气,看着眼前的54步枪,“好紧张的感觉。”

    面对枪这危险的物种,宫羽还真做不到特别喜欢,却有点好奇。

    然和宫羽相比,边上的权洛和余晨晓倒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看来你挺喜欢的。”薛暖站到了余晨晓的面前。

    “嗯。”余晨晓颔首,冲着薛暖扬扬眉,“再怎么地咱们家也有这么多的军人。”

    “虽然我爷爷希望我淑女,在他面前我也一直很熟淑女,从来没让他失望过。但是!”

    “但是你其实蛮喜欢军人的。”薛暖早看出来了,“我这一次算不算是圆了你一个梦想。”

    余晨晓的身上,有着薛家人才有的韧性。

    而且还是隔代遗传那种。

    那是一种骨子里的倔强,还有秉性。

    “是。”余晨晓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姐,我真是太爱你了。”

    以前她有多恨薛暖,现在就有多喜欢薛暖,然后再乘以二。

    薛暖轻笑,“你不用说,我已经看的很明显了。”

    但是:“薛教官。”

    一天到晚被人喊姐,她其实早就已经习惯。

    “是。”余晨晓笑容越发的灿烂,“薛教官。”

    “您老来教我吗?”难得的调侃一下薛暖。

    “可以考虑。”薛暖并不在意,只是随手拿起放在眼前的步枪,然后开始认真教学。

    “你看好了。拆卸之前记得要先检查弹夹…”薛暖说的很细,也很认真,让余晨晓下意识的看向她的脸,随即很快低头,眼底认真仔细。

    她姐穿上军装认真做事的时候,绝对是最帅的!

    从来都没有想过,未来还会有这么一天,薛暖亲自教自己这些东西。

    只是想着,余晨晓莫名的觉得自己老幸福了。

    特别是和现如今的高昕然比。

    想到高昕然,现在的余晨晓也已经没有了曾经的幸灾乐祸。她和那人之间的一些道消息她还是知道一点的,但是余晨晓并不准备告诉薛暖。

    因为,没有必要。

    边上。

    “啊…真羡慕晓晓,有薛姐姐教。”权洛忍不住的看了一眼余晨晓。

    然这时。

    “你这是在嫌弃我的教学吗?”似笑非笑的声音传入权洛的耳中,权洛赶紧回神看向眼前的张正,摆手摇头,“当然不是,教官你别介意。”

    “其实除了薛姐姐,薛家二爷,还有景爷景二爷沐姐姐以外,教官你绝对是我见过的最帅的军人!”

    权洛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认真,然张正却是哭笑不得,“你这么说,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呢还是不开心。”

    竟然将他拉出来和这几位大神比较。

    或许,他确实是应该要开心。

    权洛憨笑一下,还是决定不说话,然后认真的看着。

    拆卸,组装;组装,再拆卸,一次又一次,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几乎都拆组腻了,几个教官依旧没有让他们开始射击训练。

    此时没人受伤一把枪,就这么席地而坐。

    边上,姚月几人拆卸组装的特别认真,对于这些从来碰不到的东西,终归还是比较好奇的。

    “感觉如何。”薛暖走到姚月的边上蹲下,看着她手上的动作,已经越发的灵活了。

    姚月笑看着薛暖一眼,再次低头,“已经好很多了,至少现在对步骤和零件已经熟悉,现在就差提高速度了。”

    从十几分钟到几分钟,现在她一分多钟便可以拆卸组装完毕。

    “还不错。”薛暖颔首。

    这时,姚月突然看向薛暖,“薛教官,我想问你个问题。”

    “你问。”薛暖直视着她,只听姚月道:“我想知道,薛教官你的枪法为什么会这么好。”

    虽然她不是很懂,但是枪法这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轻易这么厉害的,特别是薛暖明明比她这么多。

    从另外两个教官的神情中其实能够察觉到许多的东西。

    姚月,是一个观察有些细微的人。

    “很好吗。”然薛暖却只是笑笑,“其实在部队里枪法很好的人很多,我只是被传的有些神罢了。”

    薛暖是这般认为,

    “当然还有一点。”薛暖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异常的认真,“可能在你们眼中枪就是一把武器,甚至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东西。”

    “但是在我们的眼里,枪,便是伙伴。在我们遇到强敌和危险时候,最忠实的伙伴。”

    “这样的感情你们其实不是太能理解。”

    姚月颔首。

    确实理解不了。

    就像薛暖说的那样,枪在他们普通人的眼中,不过就是一把能够致命的危险武器。

    但是很多是时候他们其实都忘记了,枪在坏人的手上是危险武器,但是在军人和警察的手上,那便只是一件救人的工具罢了。

    终于,时间过去了四十多分钟之后,射击训练终于开始。

    然此时的薛暖却已经离开。

    上午的射击训练结束,下午便是自由搏击训练,薛暖都没有到场。

    虽然这只是一个综艺节目,但是在部队的人眼中,这便是新兵连。

    既然是新兵连,那就想要好好训练,和曾经那般,将最平常也是最严苛的训练放在观众的眼前去。

    从第一期播出开始,这个节目的收视率便一直在飙升。

    连导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心血来潮组织起来的节目,竟然会有这般的反响。

    训练期间不止是薛暖,还有两个教官甚至是宫羽这些一起训练的人都圈了不少的粉。

    有些人甚至表示,没有想到部队里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姐姐。

    自家媳妇一下子漂亮到全国观众面前去了,景爷莫名的有些吃醋,巴不得节目出来的时候,不要有宫羽的镜头。

    只可惜,这不是他咋想便能咋样的。

    其实不止是景佑蓝,薛建斌的心中,也是相当的不爽。

    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一天的训练结束,所有人都瘫倒在了床上,连动都不想懂了。

    上午射击训练,下午搏击训练,虽然很满足也很有意思,但是真的是,太折腾人了。

    “你们先起来,我们先把祛瘀的药擦了,不然明天怎么训练。”这些药可全部都是来自于沐麟的手艺。

    余晨晓和权洛瘫在那里依旧不想动弹。

    宫羽深呼吸一下,起身过去帮忙擦药。

    站起身的时候突然想到,从里面拿出一个瓷瓶递给姚月,“姚月姐,这是我姐专门让我带来的伤药,祛瘀止痛的效果非常好,你赶紧擦一擦,免得明天又全身疼。”

    就像是之前他们刚刚进来的那两天。

    “谢谢。”姚月伸手接过,顺口问了一句,“你姐,是医生?”

    “嗯。”宫羽点头,一边下手帮着那瘫软的两人擦药一边说着:“我姐是军医,不过基本都在军区医院带着,因为那里等着她的病人很多。”

    佑蓝曾经说过,现在的沐麟和曾经的沐麟,几乎完全变了一个人。

    她那原本冷然的心,已经被景家的人给捂暖了。

    “哦。”姚月颔首,再次的道谢了一声。

    边上,刘灿灿看着姚月手上的药皱了皱眉,想了想,对着宫羽开口,“那我的呢?”

    既然姚月都有,她也该有吧。

    听着这话,宫羽三人相视一眼,停下手中的动作,宫羽回头看向她,“你,和我有什么关系?”

    好真是好笑了。

    姚月眉头皱的更深,“你这不是军医的东西吗,既然是军医的东西,大家都应该有吧。”

    “确实。”宫羽颔首,“想要的话,你自己可以去找部队军医去拿。”

    对于莫名其妙的人,她可没有这么的好心。

    “你!”刘灿灿想要发怒,却突然回神,叹气一声,“宫羽,我知道你们三个人都不喜欢我,但也不能这样对我不是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