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手

“看来是时候到我动手了!”胡天一说着从身后的腰间抽出一支一寸左右长度的木笛。

这只木笛造型精美,古朴的材质一看就与众不同,而且在木笛之上有着浮雕,浮雕的图案正是一只遨游在云间的长龙,从龙头到龙尾贯穿了整个木笛。

张开血盆大口的龙嘴正对着胡天一的嘴唇,但是胡天一并没有急着吹奏木笛,而是将目光看向厂房之中,开始搜索自己的目标:“控制谁呢?”胡天一的目光快速的扫过身下的众人,最后将目光锁定来了一个人的身上:“既然你那么在意这条忠犬,那就让你尝尝被最信任的人背叛,是种什么滋味!”

随后胡天一深吸了一口气,冲着木笛吹出。

“翁!”这种怪异声音仿佛不是笛子所能发出的声音,更像是侏罗纪时代恐龙发出的叫喊声,但是这个声音却让张文等人头痛越裂,就像是有人在用锤子直接砸在自己的大脑上一样,让众人下意识的抬起双手捂住了耳朵。

而场中唯独有一个人并没有被这种声音控制,一个就是正在喝着自己鲜血,处在狂暴状态,右手的“龙爪”图腾纹身还发出幽蓝光泽的江一峰。

另一边原本还在躲避子弹,却突然停下身形的吴孟天。

没错,这种笛声正是胡天一的特技,也正因为如此暴血族的高层才会如此的看中胡天一,甚至想让胡天一担任暴血族“治阳”派的领头人。

因为这种笛声在胡天一选定的目标人的耳中,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对自己的耳语,或者说是命令。而非目标人群听到这种声音,就是一种刺耳的龙啸声,这种声音长时间听到的话,会让大脑随着声波的震动最后直接在颅内爆裂。

而此时定下身形的吴孟天正转过身,一步一步的走向依旧沉迷在鲜血之中的江一峰,丝毫没有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而远处的昊天看见终于停下逃窜的吴孟天,正缓慢的向江一峰前进,认为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打算强忍着脑中的疼痛,摸向自己身边的枪将吴孟天解决掉,但是胡天一并没有给昊天破坏自己计划的机会,笛声一转,声音陡增。

昊天感觉声音是直冲着自己而来的,瞬间自己的耳朵就流出了鲜血,迫使昊天再次抬起双手,捂住了耳朵,甚至整个身子都因为这种来自脑中的剧痛开始摇摇晃晃起来。

同样的声音听在吴孟天的耳中,只不过是让自己行动加快的讯号,所以吴孟天下一秒就到了江一峰的身前。

控制着手中的蛛丝,将江一峰泛着蓝色幽光的右手抬起,然后瞬间缠绕在右手手腕之处,随着蛛丝一点点的缩紧,江一峰的手腕出现了些许腥红,足以证明,连子弹都只是稍稍嵌入江一峰被强化的皮肤,此时的蛛丝比子弹还具伤害性,竟然能够瞬间割破江一峰的皮肤。

但是高处的胡天一并不满足于此,再次吹响笛声。

吴孟天本来木那的眼睛,仿佛突然有了灵性,手指在空中点动,很快与蛛丝项链的匕首就漂浮在空中,然后随着吴孟天的手起刀落,“轰”厂房之中竟然出现了一阵强力的巨风,以江一峰为中心吹响了四方,江一峰也终于在剧痛之中有了一丝清醒。因为此时江一峰的右手已经在手腕处消失了,而正在利用蛛丝向空中攀升的吴孟天手中正托着江一峰的

断手。

张文等人虽然承受着脑中的剧痛,但是并不影响他们的视力,所以对于刚刚还在保护江一峰的吴孟天,现在竟然亲自斩断了江一峰的一只手,众人眼中都是疑惑,同样疑惑的还有看着自己右臂的江一峰。

刚要再次发出暴虐吼声的江一峰,抬头寻找着消失在空中的吴孟天,最后在厂房上空的横梁处看见了站立着的吴孟天,以及旁边正一脸邪笑看着自己的胡天一。

“胡天一!”这一刻江一峰终于想通了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为什么特警联合部队会那么容易的冲破自己设下的两道防线,另外当初自己安排在厂房内的暴血族高手为什么一个都没有出现,厂房的大门为什么会被紧锁。

这一切都是胡天一的安排,当初自己还询问过胡天一自己安排的人都去哪了,胡天一当时还一脸谄媚的冲自己说着:“老大,这里有我和这个活死人呢,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看着当时一脸自信的胡天一,江一峰并没有多想,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胡天一好对自己下手。

“呦,老大别来无恙啊!”胡天一虽然嘴上说着问候,但是对于现在这种情况而言,无疑是一种最直白的讽刺。

因为胡天一在说话的同时并没有看着下面的江一峰,而是看着刚刚在自己身边站定的吴孟天双手捧着的那只断手。

看着上面越来越淡的幽光,胡天一想起当初自己在江一峰床前吹奏了一夜的木笛也没能控制在熟睡中的江一峰,正是因为江一峰的右手闪着和现在一样的蓝光。

也正因为江一峰是第一个胡天一没有办法控制的人,胡天一才会选择跟在江一峰的身边调查出缘由,直到自己查到了“龙爪”之力的相关信息,胡天一就计划着如果将“龙爪”之力占为己有。

而此刻自己的目标终于达到了,所以怎么能放过盯着这只断手的机会。

而此时的断手也是怪异无比,正常的断肢应该在离开身体的瞬间就变成了黑青色,因为没有了供血。

但是此时的这只断手不仅皮肤的颜色依旧红润,甚至在断口处的血管竟然开始向外延伸、蠕动,竟像是一个单独的生命体,在通过触手寻找着宿主一样。

“你以为有了我的手,就可以拥有我的力量么!”此时的江一峰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原本异于常人的庞大体型正在缩小,甚至在恢复到了正常人的身高之后依旧没有停下,而是变成了一副老人的骨架,而江一峰乌黑的头发也瞬间苍白,脸上平滑的肌肤也出现了沟壑,身上原本结实的肌肉也逐渐干瘪下去,最后变成了一层皮囊垂在江一峰的身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