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感冒了

    清早,两个人分头被拉进被窝睡觉。

    十点钟时,两个人坐上了车,不过不是去公司,不是去机场,而是被龚玥送去了医院。

    挂着吊瓶,两人床又是靠着的,一如当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宋子宵:“和医院真是有缘。”

    “那一次我们在医院里谋划的,失败了,现在重来,我不希望还有下一次。”景苦望着天花板。

    宋子宵伸出拳头:“等出院,一起去攻占世界。”

    “攻占世界!”

    上一次,两人躺在床上伸手握手,这一次,两人碰了一下拳头。

    “吵吵什么。”削苹果的甘如荠抬起头瞟了景苦一眼。

    景苦缩了缩脖子,然后又伸出脑瓜子:“不对啊,你还敢凶我。”

    “怎么不敢?”甘如荠抬起了手:“我还想揍你呢。”

    景苦立刻抬起双手:“别瞎搞,刀,水果刀。”

    龚玥起身:“走,妹妹,不管他们了,我们吃饭去。”

    “说得对。”

    宋子宵躺在床上:“我们两个可是病号。”

    “又不是我给你弄生病的。”

    景苦咬牙切齿:“这事儿我决定算在史晶头上。”

    “这个主意不错。”

    两人待在病房,景苦突然起身:“你有没有张子强的电话?”

    “没有。”

    景苦微笑:“你没有我有,来,给他打个电话。”

    “这不是打草惊蛇么?”宋子宵:“我觉得直接等我们处理好了一切,然后给他打电话约见面,面谈最好。”

    “就是要打草惊蛇,看看他和史晶他们联系到底有多紧密。”

    假如说,在此之前,史晶就已经和张子强这个大佬勾搭上了呢?假如说他们的关系硬到了张子强并没有心思收购映画网络呢?

    “我懂你的意思了。”半晌之后,宋子宵拨通了张子强的电话。

    因为是工作号码,又是一个大老板,接到陌生电话一般也不会不接,张子强接起了电话:“喂,我张子强,那一位?”

    “张总,我叫宋子宵。”宋子宵表明了身份。

    “哟,宋总。”张子强愣了一下后很客气:“看样子,你已经收到了风声啊。”

    “这不很正常么,如果在我的公司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最终我却没发现,那我这个老总早就做不下去了,也不用等今天。”

    张子强:“哈哈,宋总玩笑话了,我看没人能动你的位置吧,我们还是想一下以后如何愉快的合作吧。”

    “既然要愉快的合作,不如约面谈吧。”宋子宵:“过几天我会去海港城,到时候会带上一个朋友,这个朋友张总应该认识。”

    “朋友?”张子强:“好,我等着宋总大驾光临。”

    挂掉电话之后,宋子宵拨通了另一个电话,叮嘱对方盯住公司的响动。

    这一个人,是宋子宵在公司里面最信任的人,也是宋子宵做了撒手掌柜后安插在史晶身边的最后一颗钉子。

    “搞定了?”

    宋子宵:“听张子强的意思,他貌似和史晶没太多的联系,等见面后看情况,如果可以,那就和盘托出。”

    “对了,我觉得现在应该和电视台商量一下,把机器猫先停下来,暂时不要上市。”景苦说出了刚刚想到的一件事情。

    既然现在机器猫还没上市,而日后一定是要把漫画版权全都拿回来的,那么现在不如就让机器猫停止上市,等到新公司建立后,再推出,作为新公司的第一部产品。

    “嗯,这个事情我现在就打电话。”

    由于机器猫原定是在川省台播出,现在还没有播放推荐片,也没有排出档期,就应该叫停,等到川省台将先导片放出来后,说什么都晚了。

    电话拨通后,宋子宵微笑:“刘台长。”

    “哎,小宋啊,你好你好。”

    “刘台长,有个事情要跟您说一下,有关机器猫的面试时间”

    “已经排挡了,接档日期定下来了,接下来先导片马上就会播出了。”

    “是这样的刘台长,我希望贵台能够暂停推出机器猫。”

    “嗯?”刘台长很惊讶:“为什么?”

    “是这样的,由于我们公司内部正在进行产业结构调整,所以希望这部片子暂时不要播出,日后我们会做补偿的。”

    “你应该知道,卫视台一旦定档,再修改是多麻烦的事情,这事情并不是我一个人独断专行就可以的。这关系到电视台很多员工的工作成果。”

    “刘台长,我说实话吧,我们公司内部最近出了一些问题,我正在处理,在此之前,如果机器猫播出,那么就永远只有这二十集了,后续的就不会再有了。如果现在停止,日后这将会是川省台的最大卖点,我们将持续供给。”

    刘台长是什么样的人,一听就知道,恐怕真的是什么大问题,才会有这样的说法,除非是宋子宵故意哄他,但是在川省内,还没几个人敢这样对川省电视台的台长:“映画网络发生了很重大的事情?”

    “对,希望这一点刘台长不要泄露出去,也不要去求证因为求证就是泄露消息。我宋子宵个人名义作担保,日后合作不会再出类似的问题了,但是这一次,希望刘台长能够支持我。”

    刘台长想了许久之后开口:“那我就以个人名义压住档期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够尽快解决,这个档期顶多能够顺延十五天。”

    “没有问题刘台长,我一定尽快解决。”

    刘台长以个人名义压住档期,和电视台配合是两回事,也就是说,一旦刘台长到了忍耐的极限,完全可以撕毁协定。

    相比起长期拿下一部动画片的电视播放权而言,恐怕一个电视台的档期接档完整更重要。

    “这两天我们把计划拟定好,最好短时间内就能完成一切,我做这边的事情,你处理新公司的事情。”宋子宵开口。

    景苦点头:“轻车熟路,不过要短时间办下来,还得用点手段。”

    “能提供的资源我会提供的,有关跑证件的问题可就推不掉了,你这个老板不能当甩手掌柜吧。”

    “那还是你出钱多,你才是甩手掌柜。”两个人已经把初步的计划拟定了,这家公司,宋子宵会占据六成股份,景苦四层。

    不过,这家公司在日后会并在景苦的大板块之下。

    道理和收购其实是一样的,这家公司依旧是独立公司,但是因为股权问题,会有一个归属问题,而宋子宵只要独立运作权,而景苦将它并入日后规划的集团旗下。

    实际上宋子宵才是正儿八经的相当甩手掌柜,让景苦来管,景苦根本不想管,景苦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所以让宋子宵去忙活,等到有一天,这个集团大到需要整合时,在让宋子宵置换股份,那是日后的事情。

    而现在,景苦还没有底气也没有脸面让出资可能达到四个亿的宋子宵做小股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