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五十五章 老中医 1

    “你别这样”宝蓝柔声细语的说道:

    “有什么事,你说出来不好吗?说出来,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呀。”

    郑成贤呆呆的看着宝蓝,精神恍惚的像个没有思想的傻子。

    宝蓝心里泛酸,鼻子有点堵得慌。

    使劲的眨了眨眼,深吸一口气转而说起别的话题:

    “对啦,你编排的那支舞,大家已经练习的差不多了。只是有几个动作,还掌握的不那么好,明天你去一趟公司指点指点我们,好不好?”

    说完,宝蓝小心的观察着郑成贤的眼神,见他死板的表情有些许松动,心中不由升起希望。

    “你们不是录下来了吗?”

    郑成贤淡淡的问。

    “是录下来没错呀!”宝蓝打起精神,一脸娇憨的说:“可是看视频总觉得差了点什么,还是看真人表演比较立体嘛。”

    说到这,她调皮的笑笑:“毕竟上次你给我们的印象太深啦,大家都忍不住像要模仿你的动作,可越模仿越觉得不对劲儿。”

    “那个舞我是为你们编的,我一个男人跳起来可能有哪里不对劲儿。要是照搬的话,当然会有些偏差。难道你们没有自己加工一下吗?”

    郑成贤眼中闪过一丝尴尬,可就这转瞬即逝的表情,依然让宝蓝满心喜悦,不由笑了笑接着说道:“没有你的同意,谁敢乱动呀!你这么大一个才子,万一惹你不高兴啦,我们可担待不起。”

    这些话让她说的俏皮中带着戏谑,还透着点少女的刁蛮,软糯的语气让郑成贤心底荡起一丝涟漪。情不自禁的在她鼻头点了一下,好笑的打趣道:

    “无缘无故的说这些干嘛?咱们家从来不都是你当领吗?这可是你祖传的技艺,我哪敢说半个不字呀。”

    宝蓝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皱皱鼻子显得分外可爱。

    “不许你说我妈妈坏话!”

    “我哪敢呀”

    郑成贤做了一个夸张的惊恐表情。

    说完,一把将宝蓝揽进怀里,让她紧贴着自己的胸膛:“那是你妈,将来也是我妈。你说我怎么敢说她坏话那?”

    靠在郑成贤肩窝,宝蓝得意一笑。伸出一根白嫩的手指,在他胸膛漫无目的划来划去,嘴里不乐意的嘟囔道:

    “我家人才不像你说的那样呢!”

    郑成贤笑了一下,盯着天花板也没出声儿。好像漫天的乌云被阳光刺破一般,又好像溺水的泳者奋力冲破水面,呼吸到一口宝贵的氧气。

    此时他心里有无比的通畅感。

    “欧巴”

    “嗯?”

    “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什么呀?”

    宝蓝复又抬起头,认真的盯着郑成贤,眼神中带着丝丝恳求的意味:“我知道你有时候会不开心,但答应我,时间不要太久好吗?”

    “啊?”

    郑成贤莫名奇妙的看了她

    被酒精摧残好几天的脑袋,一时间有点搞不清楚她是什么意思。

    宝蓝再次俯下身子,手臂搭在郑成贤右肩处,轻声呢喃着:“你不开心,我也就不开心,可我不想不开心。所以,别让我难过太久好吗?我难过的时候就想哭,一哭就不漂亮啦。”

    近乎胡搅蛮缠的话,带给郑成贤的却是满心感动,轻抚着她的后背嗯了一声。

    宝蓝没有再说话,只是往上拱了拱身子,让自己的脸更贴近郑成贤的脸。这一刻任何话都是多余,俩人就这样相拥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心跳,享受着拥有对方的满足感。

    过了许久之后。

    郑成贤抿了下嘴唏嘘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嘘”

    宝蓝伸出手指挡在郑成贤唇前。

    “就像你不让我说对不起一样,你也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没听人说过那句话吗?男人是天,女人是地。没有天的保护,地就会遭到外面形形色色的磨难。而没有地的支持,天就会垮下来。所以….”

    宝蓝依恋的用脸蹭了蹭郑成贤,口中如梦呓般呢喃:

    “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因为只有那样,你才能更好的保护我。”

    一股猛烈的酸楚涌上心尖,让郑成贤鼻子发堵。忍不住在宝蓝头顶重重吻了一下,隐忍着痛苦说道:“我已经伤害了一个爱我的人,绝不能再伤害你。我也永远不会让别人伤害你,除非我死…”

    “别胡说!”

    话还没说完,宝蓝就在他胸膛拍了一巴掌,愠怒的嗔道:

    “不是告诉过你,不许说这样的话了嘛!”

    说完,再次拱了拱身子,轻抚着他的脸庞。

    “你说伤害的那个人,是韩佳人吗?”宝蓝问。

    郑成贤手臂一僵,带着痛楚的表情,艰难的点点头:“只要能保护你,我不惜一切。哪怕是伤害同样对我情深义重的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眼神中透着几分癫狂的狠厉。

    “你可真傻”

    宝蓝喃喃的说道。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这样我会越来越离不开你的。”

    “怎么?你想离开我?”

    郑成贤低下头,看着宝蓝半开玩笑,半担心的问。

    “我那就是一个说法,干嘛那么紧张呀。”宝蓝没好气的翻翻白眼儿,揶揄一句:

    “傻样儿!”

    “哦,原来是这样啊。”郑成贤挠挠头,一脸憨笑:“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

    宝蓝支起身子,凶巴巴的瞪着他:“以为我会跟别的男人跑啦?”

    “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郑成贤张口结舌,一脸的内疚跟慌张。

    “嘻嘻嘻”

    宝蓝忽然展颜一笑,风情万种的斜乜了他一眼再次嗔道:

    “瞧你那傻样儿!”

    “那你可说错啦”

    郑成贤翻身起来,一把将她扑倒在床上,冲身下那张娇艳如花的俏脸嘿嘿一笑:“全韩国都知道我是疯的,喜欢一个疯子你怕不怕?”

    宝蓝没说话,一个柔情无限又隐含挑衅的眼神儿,已经说明一切。

    郑成贤不由得用力下压,好让俩人的身体贴得更近。怀着满腔得爱意,缓缓靠近那鲜艳红润的樱唇……

    “唔”

    宝蓝一捂嘴巴,满眼的嫌弃:

    “嘴巴好臭,还都是酒味儿!”边说边无力的推了一下郑成贤:“快去洗澡!你这是多少天没有洗漱啦?整个人都臭了。”

    “臭了吗?”

    郑成贤抬起胳膊嗅了一下,假装闻不到:

    “不会呀,我是一个大活人,哪有这么快就臭了的道理。”

    宝蓝忍不住噗呲一乐,好看的白他一眼:

    “哪有这么说自己的。”

    说完双手猛地一撑,身体灵巧的钻出来,远远躲开。

    “快去洗澡我都要被你熏死啦!”

    “有那么臭么?”

    郑成贤幽怨的说道。

    但也没再纠缠,只是嘴巴还不服气。

    说完就从床上爬起来,狠狠伸了个懒腰,脚步轻快的向门外走去。

    目送着他消失在视线外,宝蓝拍拍胸口,长出了一口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