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

    “玩游戏输了?国王游戏吗?”

    穆修看着戴着秃头假发,容貌显得更加凶恶的羽濑川鹰,又看了看他手中的手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眼神变得怜悯起来。

    “真是可怜,所以她们就让你戴上秃头假发出来,然后在校园里面到处逛?”

    这算什么,公开处刑吗?

    “国王游戏……呃,就当是这样吧!不过穆修同学,能不能请你不要用这种目光看我啊啊啊啊啊!”

    羽濑川鹰很是有些受不了的移开目光,避免对视,然后相当自暴自弃的这么说道。

    而且看他的样子,貌似是只想尽快解决当前的窘境,而不是想要详细讨论一下关于他为什么会遭遇这种事情的过程和原因——

    “拜托了,请快点帮我一下,让我尽快摆脱这个状态吧……我可不想一直保持这么一个样子,在校园里面行走啊!”

    “等等,这个对你来说应该是家常便饭了的吧?大家看你的目光依然是充满了敬畏,而且都是对你敬而远之的啊,这难道有什么区别吗?”

    穆修眨了眨眼睛,他觉得有些不解,于是便不甚在意的直接问了出来。

    “……”

    “……”

    鹰顿时整个人都灰白化了。

    但是,他还是竭力的挣扎着,想要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这么在乎:“不同的啊不同的啊,被人当做是不良,与被人当作是秃头不良——这两种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啊!”

    “原来是这样啊,抱歉,因为我没有什么经验,所以不是太能理解你的感受……”

    穆修仔细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坦然承认了的确是自己想当然了。

    原来被人当作是不良来看待的情况,还分为秃头与不秃头的啊,自己对于不良的了解还是太少了呢。

    他转头看向远方,仿佛是在感叹着什么一般的说道:“果然,我还是差得远啊!”

    “请给我适可而止啊,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对不良产生莫名其妙的敬意?!”羽濑川鹰神色激动的挥舞着手里抓着的手机,“请先帮我解决眼前的问题啊!”

    “……”

    “……”

    “呃,我是很想帮你没错啦,但是这个应该怎么解决?”

    对此,穆修似乎很是有些为难的看着他的秃头,“我真的对生发剂没有什么研究,没有什么好推荐给你的。”

    “都说了,我不是说这个……算了。穆修同学来合影一张吧,然后我要录音。”

    羽濑川鹰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举起了手机挥了挥。他知道不能够和眼前这人这么纠缠下去,干脆直接利落的单方面切入了正题。

    “你只要说一下对我现在这个样子的看法就可以了……真是谢天谢地,所有人看到我都远远避开,我以为我今天要这样子在学校里逛一整天了。”

    穆修挑了挑眉毛,在想了想之后,突然一脸赞叹的说道:“原来如此,果然生活中处处是学问呢,学到了学到了……”

    国王游戏输掉了,羽濑川鹰被指派的任务就是戴上秃头假发,然后出去找人对他的假发作出评论吧?

    重点在于他没有什么朋友,一般的同学看到他一脸凶相的也只会远远的就避开,如果他不想赖账的话,很有可能要一整天都在学校里面顶着这么一个可笑的造型了。

    “也就是说,是因为没有朋友吧。”

    “这个不用你多嘴。”

    “好吧好吧,那我就大慈大悲的帮你一次好了,记得之后要请我去吃饭啊!”穆修摸了摸下巴,还是决定不继续为难鹰了。

    在合影了一张之后,接下来就是录音了,要对鹰的秃头假发作出评价。

    羽濑川鹰叹了口气,不抱希望的说道:“什么评价都可以,反正也没有要求,我只要将录音拿回去就可以了。”

    “这样啊……”穆修点了点头,他盯着对方那可笑的造型看了好半晌之后,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个……很合适?”

    “啊,谢谢,终于可以解脱了!我现在要马上回去邻人部,把录音给她们听了之后立刻把我头上的这东西扔掉……”

    羽濑川鹰一下子露出了由衷的解脱笑容,发自内心的那种,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不过很快的,他似乎有些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给、给我等等!怎么可能很合适啊,这可是秃头假发!”

    “啊哈哈哈,就当作是提前适应一下秃头的状态了,鹰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穆修沉默了两秒钟,然后突然哈哈的干笑了几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什么叫做提前适应秃头的状态?!我的头发很好啊,你也看见了吧!你也见过的啊!我根本就不可能会秃头好不好!”

    “那只是现在……而且不是你说过的吗,什么评价都可以,你只是拿回去交差的吧?”少年移开视线。

    “什么叫做只是现在?!这是诅咒吧!绝对是诅咒吧!”

    “怎么会,鹰你绝对是多心了,我可绝对没有想过你四十岁后会秃头什么的事情……喂喂喂,冷静一下啊你这家伙,不要这么大喊大叫的。”

    可惜这样的说法没有任何的说服力,少年那怜悯的目光让羽濑川鹰感到更加的悲痛了:

    “都已经精确到四十岁这个年龄段了啊,这个绝对是诅咒了啊!”

    “咳咳,好吧,如果你不乐意那个「很合适」的评价的话,那要不我们换一个说法好了……”

    穆修仿佛很是无奈的叹息道,然后他主动退了一步,举起食指晃了晃,提出了另外一个建议。

    “……”

    “……”

    “这个……还是算了,我觉得不管怎么样都好,穆修同学你肯定是在想着让情况进一步恶化,然后看我的笑话……”

    不知为何,面对这么一个建议,在沉默了半晌之后,羽濑川鹰却是用力地摇了摇头。

    他知道眼前这家伙在关键时候可以非常靠谱,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的时候,却绝对不能够信任,纠缠下去的唯一结果就是让人觉得想死。

    “等等,你这样说也太过分了吧!要相信我的节操啊!”

    穆修很是有些不满的看着他,觉得自己高贵的灵魂受到了深深的污蔑。

    “啊啊啊啊啊啊,就是因为你的节操,我才不敢相信你啊,和穆修同学你说话,我总是觉得特别头疼……”

    鹰根本就不听他的抗议,只是低下头去烦恼的看着自己的手机,检查着刚才的录音,他决定不要纠缠下去了。

    看他一脸纠结的样子,穆修叹了口气,也不打算继续为难他了,只是眨了眨眼睛之后,突然又轻描淡写的问道:

    “对了,鹰,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你妹妹呢?其他人都避开你的话,直接去找你妹妹不就好了吗?”

    “鸠?这个还是算了吧,这么可笑的造型,简直就是我人生之中最为耻辱的一天,我才不想要被鸠看见……”

    顶着秃头假发的羽濑川鹰头也不抬的说道。

    “这样啊,那么你现在可能还是马上跑路比较好……”穆修眯起眼睛,他视线越过不良少年的身后,看向了某个方向,“我已经看见鸠了,就在你的身后。”

    “……”

    “……”

    “等等,穆修同学你说什么?、鸠?就在我后面?”

    秃头不良一下子抬起头来,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慌慌张张的。

    在听明白了对方在说什么之后,他完全不敢回头,只是努力辨认眼前的少年脸上是否有开玩笑的成分,但是结果却让他觉得更加紧张起来了。

    “对啊,就在你后面,她正往这边过来了……手里还抱着她那只恶魔兔,嗯,看来真的是鸠,我没认错……”

    “等等,这个时候就不要给我做实况转播了啊,快、快帮我想个办法!”

    “这个还需要想办法?”穆修眨了眨眼睛,然后不暇思索的伸手指向后面:“你直接从这里走,绕路回邻人部不就好了,我帮你拖住鸠。”

    他一脸的怜悯,看样子这家伙似乎是真的很害怕被自己妹妹看到这么一个样子,以至于一时间脑子都转不过来,直接停摆了。

    毕竟要是普通人的话,第一时间都肯定下意识的直接就跑路了啊!这家伙倒好,连跑路这么简单的事情都需要自己提醒。

    “啊,那真是太谢谢你了,不过也不能够将我这件事说给鸠听啊……之后我一定请你吃饭,穆修同学……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到时候就来接你。”

    羽濑川鹰顿时一脸感激。

    “放心吧,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不过也不需要你来接我了,我认识路。”

    穆修眼睛也不眨一下的,立刻就给出了回答。

    “呃,等等,穆修同学你认识路?那个我已经搬家了啊……而且我记得上次搬家的时候请你去吃饭,你好像也没去吧?”

    羽濑川鹰有些反应不过来,对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家的地址。

    “啊,这个没问题的,我后来问过你们社团里面的那个楠幸村了,她很高兴的就将鹰你的新家的地址告诉我了呢。”

    “……”

    “……”

    羽濑川鹰差点儿一口老血吐出来,他倒忘记了,楠幸村是个超级跟踪狂来着的,也正是因为跟踪自己才有了加入邻人部的契机。

    但是——

    “等等啊,幸村他应该不至于随随便便就泄露我的个人信息吧?”羽濑川同学还是有些不相信。

    “当然不是随随便便的了,我可是送了她关于鹰你的《男子汉肌肉写真集(上)》,然后她才同意告诉我的。”

    穆修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等等,我什么时候被拍了那种东西?话说难道还有(下)吗?!”

    “这个谁知道呢,如果这个系列大受好评的话,可能会出续集吧!”穆修叹了口气,慢悠悠地让开了身子,“不过你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哦!”

    “啊啊啊啊啊——!!之后记得给我说明白啊!”

    反应过来的羽濑川鹰惨叫着,带着多普勒效应的声音快速的远去了。

    穆修心情愉快的收回视线,转过头去看向了另一边,那边其实根本就没有鸠什么的,倒是有个粉发少女正抱着一沓文件走过来,粉色长发潇洒的在身后摆动。

    “穆修君,你站在这里干什么?”桂雏菊有些奇怪地问道,她的视线还看向了某个方向,“我刚刚好像看见有个……光头?”

    学校里面有这样的人吗?

    “咳,不用在意,雏菊同学,可能是来抢什么东西的吧。”穆修笑眯眯的说道,理所当然的伸出手去,将粉发少女怀里抱着的那沓文件拿了过来。

    “哈?抢、抢东西?”桂雏菊明显不是太明白。

    穆修一脸严肃的点点头,说道:“是啊,譬如说生发剂什么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