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世界线·终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空中仿佛出现了无数的扰动与混乱,翻滚的混沌已失去了明确的边沿与轮廓。

    在这里,仿佛一切的概念都已经不再具备任何的意义。因为这是超越所有世界的浩瀚无垠,是超越一切星球、超越一切宇宙、超越一切存在之外的最终虚空——

    这个地方甚至不存在于过去现在未来的整个无限世界之中,只能够说是超越时间之外的、“盒子”的外延。

    因为所谓的无限,所具备的性质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虚无」。

    毕竟首先要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要让无限成为无限,就必须界定出有限才行。事物就是因为有尽头,所以才能观测到无限这件事。

    ——但是这里,却是所有维度都消融在绝对存在里的深渊。

    对比起由有限的因果联系与三维逻辑组成的狭隘、僵硬与客观的世界,这里是整个多元宇宙的「外侧」,是天意所在的「彼岸」。

    那些无法脱离因果法则与物理规则的束缚的世界里,人们所认为的悖谬、矛盾与反常,在这里却都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丝毫荒谬之处。

    因为这里是一切事物齐备,所以什么都没有,既肯定一切,同时也否定一切,既是万物之始、也是一切之终的地方——

    万有全无的根源之涡,全知全能的至高之座。

    是记录这个世界的全部,是所有的原因卷动的场所,是做出了这个世界的造物主的座位。在这里,曾经发生过开天辟地创造万物的、名为创世纪的开端。

    第一天,神创造了世界。

    在连虚无概念都不存在的地方,创造出有与无。

    第二天,神划分条理与混沌。

    定义出自由与不自由,决定了根本的大方向,编织出了名为命运的因果之河。

    第三天,神调整细微的数值。

    精致而繁琐的作业带来了了不起的多样性。

    第四天,神允许了时间的流动。

    资讯爆炸性的扩张,诞生了原初之汤,生命得以开始自行繁衍。

    第五天,神看尽世上每一个角落。

    过了以亿万计的时光,世界开拓得十分理想,神深爱着这个世界。

    第六天,神休息。

    世界和光明一起度过百亿的时间。

    然后,这是第七天。

    神之外的神……降临了。

    ……

    ……

    超越在人们所熟知的空间与时间之外,在这万有全无的最终虚空当中编织而成的形体的外延,穆修的意识在就是绝对的存在。

    是更加庞大的真实,不可言述、超越时空的真实。

    这里一切事物齐备,所以什么都没有,可是他却能够体验到一系列不断变化的观感,并且为它们赋予各种变化与对应的意义。

    他站立的位置也在不断发生变化,甚至就连他自己也有着一个不断变化的形态,但是这种不断变化着的感觉,只是源自于他那绝对完整的自我与知性,所产生的想象力的作用。

    好像听到哪里响起了清脆的钟声,再也感觉不到酷热严寒,温度似乎消失了——

    什么东西以极快的速度从他旁边呼啸而过,可是却让他觉得舒适、温柔。

    那些是他以前经历过的,难忘的事情。无数温馨的回忆,溶解、扩散,把他包围了。里面的无数繁星,正是无数珍贵的回忆。

    在所有的时间轴,所有的平行世界,所有的宇宙,过去的和未来的一切,穆修全部都能够看见。他与所有时间共存,并且与所有空间相联。

    他不再是一个人,他是无数个人,他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了许多地方——

    ……

    ……

    在遥远的过去,在某个闪耀着蓝色光辉,熟悉的那个美丽的星球上的某处,那是月21日的事情。

    一个名叫穆修的男生在沉寂的夜色中进入了白皇学院,走过阴影重重的树林,穿过校园内的道路,小心翼翼的避开少女的搜索进入了教职员办公室。

    然而,在同一时刻,不知为何同时,一个同等于穆修的模糊阴影,在另一个平行世界的地球上,高举圣杯冷漠的召唤,红莲之火自苍穹落尽,神之力烧却了整颗星球的秩序。

    而这里,则是有着第三个穆修的存在,正置身于所有的原因卷动的场所,造物主所在的至高之座。

    还有的就是,在其他地方,在一个由无数世界线盘旋交织着,卷起的风暴中织成了超越命运的究极螺旋的混沌里,他还有着无数的存在——

    而且并不是一个,而是无限个。

    ……

    ……

    在各种各样的世界,许许多多的自己的故事,那无穷无尽的数目以及庞大可怖的多样性,就和这「座」上之人一般,都是他。

    有无数个“穆修”分布在无数的时空中。

    这些时空也许属于地球历史中每一段时期,不论是那些已知的年间,还是那些仅仅怀疑可能存在的时代。甚至还包括了那些超出了一切知识、怀疑乃至可信度之外的遥远时代。

    但是有些时空,却是属于其他星球、其他星系、其他银河乃至其他宇宙连续体。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从一个宇宙到另一个宇宙。

    不需要区分什么绝对自己的本身,这种聚合的状态本来就不存在逻辑的先后,区分不出哪些是原来的,而哪些又是后来添加进来的。

    因为每一个“穆修”都是没有任何差异却又绝对不同的个体,因为都是完全一样的存在,所以早不存在所谓分辨的方法。

    单独的个体存在已经完全失去了意义,他以某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意识到了无数个自我。

    由无限存在与自我组成的终极概念,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神」,所有一切皆在其之中,而其也存在于所有一切之中。

    那并非仅仅只是存在于一个时空连续体里的一个东西,而是联合着为无穷无尽的存在赋予了概念和意义的终极本源。

    最终,这是一个没有限制,既超越了想象也超越了数学逻辑的绝对浩瀚。

    所以——

    所以现在。

    这个叫做“穆修”的意识体,要去做该做的事情了。

    在一瞬间,如同雷鸣般轰响着、燃烧着,随着仿佛永无止尽的伟力所爆发的冲击,永远是一片混沌的漆黑,被劈开了。

    简直就像是位于不同次元不同时空中的无数个太阳、无数个世界、无数个宇宙,都同时聚集在一点上,它们似乎结合到了一起,伴随着无休止的狂怒一瞬间轰然爆发了一般。

    以无可阻挡的气势摧毁阻挡在这股力量面前的一切,一切备齐的事物同样在这狂潮中支离破碎,分崩瓦解。

    毁灭的狂舞席卷整个混沌,新神与造物主的对抗一如既往的在进行着。

    即使是面对着这无可名状不可言喻的古怪现象,穆修却似乎依然完全不受影响的样子,他只是轻声地问道:

    “世界,难道我们就不能够好好的谈一下吗?”

    这平淡的询问声,纵是那汹涌澎湃的思潮也无法盖过。

    只是回答穆修的却依然是汹涌的思潮沉重地袭来,与之一同出现的还有一种超脱俗世的韵律,无比宏大,无比崇高,仿佛是启示来临时伴随着一种犹如神明般的庄严与肃穆。

    “从之前到现在,从过去到未来,恐怕真的要纠缠到永远了……”穆修低语道,声音依然平静,“不过我有足够的耐心。”

    他表示自己已准备好去编织这种永无休止的命运了。

    很是突兀,那袭来的恐怖沉重的思潮却突然停止了,随之而来的是一段短暂的寂静,只是这寂静中充满了难以言明同时也令人畏惧的期待。

    紧接着,那思潮再次汹涌而至,让穆修知道对方已收到了他的回应,并且也下定了决心。

    从之前到现在,漫长的时间缓缓地流逝,那时间长到任何生物的大脑都无法想象。

    但是在千百次或者是更多次的对抗之后,穆修依然并没有能够战胜对方,不过对方同样也没有取得最终的胜利。

    在这无法观测的、久远的世界里,两个互相否定对方的至高存在,大概会在未来里永远没有尽头的——

    一如既往的这么纠缠下去。

    不仅仅只在这个创造了世界的造物主的座位的战场之中,还在其其他他的无数世界里,无数时间轴上,都是如此。

    不管他们之间各自在时间与空间上究竟相隔得有多远,反复对抗的次数大得多么令人惊讶,完全超越了可以记数的范围,但依然还是谁也没有能够让谁屈服。

    ……

    ……

    窗外的寒风呼呼刮过。

    现在已经是三月份了,但是依然还是冷得像是冬天一样,再加上学末检定已经结束了,原本就因为占地面积巨大而热闹不起来的白皇学院,也变得冷清起来。

    大部分的学生要不就是窝在教室,要不就是窝在社团部室,反正都是开着暖气,龟缩在屋子里,不愿意到户外进行获得。

    空荡荡的中庭,偶尔才有着一两个运动社团的学生从操场那里,或者是从附近的教学楼、宿舍楼里面跑进跑出。

    尽管校园内栽种的都是常青树木,绿化草坪也有专门人员打理,再加上现在也已经是开春的时节了,不可能再下雪。

    但是——

    “还是觉得有种冰冷萧瑟的感觉的呢,校园好像越来越冷清了。”

    桂雏菊戴着羊绒手套,扶着露台的栏杆,俯瞰着钟楼下方的风景,忍不住开口说道。似乎不是在对着任何人说话,只是在自言自语。

    “最近每次看到窗外景色的变化时,就会对时间的流逝特别有实感。”

    “……”

    “……”

    “很舍不得吗,雏菊同学?”

    穆修坐在沙发上,捧着春风千樱刚刚泡好的、略有点烫手的茶水,又看了会儿学生会大厅内熟悉的景象,然后转过脸看向露台。

    “是啊,这几天总有种恍惚的感觉呢,好像是以前那样,即将就要放寒假了,我在钟楼上向着外面望出去,总是这么想着——”

    回过头来,桂雏菊轻轻的笑了一下,尽管语气依然平静,可是她的声音中却明显的多了一丝惶急。

    “等到来年开春,樱花绽放的时候,我就会又升一级了呢。”

    “……”

    穆修有些无言,只觉得心中似乎有一根弦,被拨动了一下。

    大厅内也陷入了一阵难言的寂静。

    “毕业典礼就要开始了……”

    带着一丝惆怅的语气,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显得非常安静,正在整理着各种文件资料的藤堂莉莉西亚,在旁边抬起头来轻声说道。

    “……”

    “……”

    又是一片沉寂,气氛也马上变得有些压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