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可能是我还不够努力

    可是澜槿忽然说:花苞,你说你看见北北的爹了,他长什么样?

    花苞一怔,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然后就是记不清楚北北她爹的脸是什么样的,就是想不起来。

    他们是在学校门口见面的,旁边有个小吃摊她记得住,为什么北北她爹就怎么他的样子都是模糊的,花苞敢肯定她是直视过北北她爹的,为什么就想不起来呢?

    看着花苞迷茫的眼神,澜槿才微微一放心赶忙解释了一下:“你要是记住了才奇怪呢,北北他们那一族的白兔,又称幻雪兔。与常年修习的功法有关,他们自带幻象一般妖是记不住他们的样子,修为越高这种现象就明显,大圆满境的幻雪兔和你说话,内容你记得可是过了一会就不知道是谁给你说的,贼可怕!”

    花苞明白了,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样的功法修炼来干嘛

    “这只是修习次功法的效果,而且这样给他们减少了很多仇家,你想啊,以后北北一拳打了一只妖逃跑了,过了几分钟后那妖寻仇却只知道是白兔一族的一只兔子打的他却记不得是谁。而幻雪兔最可怕的就是制造幻象,他们族里有个妖界十大禁地之一的影地,里面埋葬着他们世世代代的幻雪兔的尸骸,妖死却残留修为,造成了罗门幻影,传说上一代妖王去了影地三百年后才出来,对于里面的事情只字不提,从那时候起被封为了禁地。”

    花苞来兴趣了问:“到底遇见了什么?”

    澜槿摊手,表示她也是听那个桃花妖姐姐讲的是真是假也不清楚,然后说:“你可以去问北北啊,北北可是幻雪兔一族的小公举。”

    随后又扯到了怎么吸收日月精华,澜槿说他们植物系整天都在吸收日月精华不用刻意去做,是因为他们能感觉到,直接归纳到丹田就行了。

    花苞知道,重点是感觉到。

    只要感觉到就一起好办了,花苞望着外面渐渐黑了的天,决心今天晚上试试,但是要起来谈何容易

    望着天上圆圆的月亮,好像是个黄灿灿的大饼子,月亮上有些有些阴暗的地方,花苞细看忽然现这月亮怎么有缕缕白色雾气溢出在黑暗的天空,这不是光啊真是雾气,眼睛死死的盯着绝对是雾气!

    白活了三百年居然今天才知道月亮是会吐烟圈的还是一股一股的朝周围溢出。

    花苞挠了挠脑袋,她有种这月亮要破碎的感觉。

    干嘛跑进屋子把睡着了的胖致吵醒,然后指着窗外的月亮激动的说:“胖致你看那月亮,在溢雾气哎!”

    胖致睡的迷迷糊糊的听到花苞这么一说噗嗤一笑说:“你不知道日月上都封印有东西吗?”

    “什么东西?”

    “不知道,我只知道日上有个宫殿里面住着一位极其美丽的女仙人,是玄尊的妻子”

    花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是说封印着东西吗怎么又变成玄尊的妻子了。

    “哎呦,大姐大就是封印的玄尊的妻子,她妻子是仙器幻化的。”

    花苞觉得自己听到好厉害的八卦,激动的凑着脑袋问:“是什么仙器?你快说啊!胖致!”

    看着已经睡着的胖致花苞捏着兰花指往他腰上狠狠的那么一拧,杀猪叫把旁边的澜槿都给惊醒了。

    “大姐大你干嘛掐我啊!”

    “到底是什么!”花苞气鼓鼓的样子还是很凶的。

    “兮弓!”

    门口忽然站了个熟悉的身影,花苞一看是老师!蹦蹦跳跳的过去说:“老师我现月亮有雾气散出来!”

    和平时的玄晗温文尔雅的样子不同,面无表情没有笑容,花苞忽然有些怕怕的,只听见他没有温度的声音说:“这么晚了早点睡吧,玄尊没有婚配那座宫殿上封印的不过是一件危害三千世界的武器罢了。”

    花苞不懂为什么玄晗会忽然对他凶可能是她感觉错了,可是这句话就好像是对她说的

    “老师我今天看见北北爹了”花苞想跟玄晗说她知道怎么修炼了,可是一转眼玄晗就不见了,心中忽然失落,瞬间尴尬在原地。

    澜槿搓着眼睛趴在窗子上说:“你们在聊什么啊?玄晗老师走到门边就停下脚步了,然后脸色就越来越不对。”

    胖致咳嗽一声:“可能是我记错了吧,因为玄晗老师的偶像是玄尊所以不允许我们这样造谣”

    俩个人眼神纷纷注视着地上娇小身影的花苞,胖致不懂明明是他说错的为什么玄晗老师说话的时候枪口是对准花苞的这委屈受的有点冤。

    花苞嘟着嘴巴,走出了屋子窗外的冷风吹起她的容貌露出肉肉,然后嘱咐澜槿早点回去睡,她还要守月亮。

    胖致可能担心她,所以一直给她留着灯。烛火惺忪,地面被照亮花苞坐在台阶上画圈圈,她琢磨着是不是自己最近不够努力玄晗老师觉得她不配为他学生啊。一想到这个花苞就难受,可能自己真的还不够努力

    望了望月亮,然后想着还是跑着步等吧,再努力点玄晗老师一定不会生气的明天再去道个歉。

    想着四只爪子就在不大不小的花园中间穿梭,出“哒哒”的声音,回荡在这寂静的夜晚。

    花苞跑步从来不算圈数,只知道身体里面的暖流出现的时候才是开始。

    又跑到虚脱,栽到土里面把自己弄得脏兮兮,膝盖上的擦伤还没有好利索就又裂开了,花苞现自己运功经脉已经不会有像以前一样撕心裂肺的痛,虽然不通感觉依然胀胀的,但是说明晚上跑步效果更好,眼睛都一度的亮了一圈。

    抹了一把脸上的泥笑得跟个傻子一样,然后惊恐,急忙看了一下时间不要因为跑得太忘情把正事搞杂了。

    心中一喜,看了看天上的月亮,还是在冒着娟娟白雾,周围已经出现了紫色的轮廓和澜槿描述的一模一样。

    赶紧打坐,闭着眼睛感知着周围的一点点润物细无声。

    这一刻她听见好多声音,有草从地里破土而出有霜雾凝结在叶子上,还有胖致打呼噜的声音都格外清晰,就像画面一样摆放在她眼前。

    也能听见自己刚刚跑完步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还有脑海中的一个声音在她的灵魂旁边环绕,若有若无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分不清楚是男是女。

    花苞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灵魂在哪里自己进入识海的时候那时就是这个躯体的灵魂吗,为什么她感觉到格格不入有点不搭,是错觉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