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意外传话】

    惊天大爆炸的余波回荡在擂台之上,足以蒸发一切的光与热被阻隔在了防护罩外,使得一丝一毫的威能不会波及到台下的观战者。

    足以灼烧人眼的璀璨之光散发至四面八方,将整个测试场都照亮的纤毫毕现,也照亮了无数孩子焦急等待的眉眼。

    显然,他们迫切想知道这一战的结果。

    无论是顾远,还是撒冷,都带给了所有人震撼,未曾想这一场如此激烈的战斗。

    原力在擂台之上陷入了狂暴,如同风暴的一般席卷每一寸角落,也隔绝了无数人的目光。

    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你们说谁会赢?”在躁动的人群中,有人开口道。

    “我认为是顾远,毕竟撒冷做不到大范围群体攻击,这是所有异兽类异能者的短板,显然这一切被顾远一针见血的点破了,自那以后主动权就掌握在顾远手中了。”此言既出,立刻有人开口分析道。

    “不,我反而认为最后的获胜者是撒冷。”就在所有人的点头表示认同时,人群中又传来了不同的声音,见所有人望向了自己,他开始侃侃而谈道:“顾远毕竟是身体孱弱的精神类异能者,哪怕撒冷的不擅长大范围群体攻击,以黄金龙之力哪怕分散开来,顾远也扛不住。”

    双方的分析都有理有据,没有一丝一毫的逻辑漏洞,立刻让所有人分成了两派,激烈讨论着。

    宋枭站立在人群中,没有说话,内心波澜起伏着,久久无法平静。

    他分明感觉到了这次测试的不同寻常了,他仿佛嗅到了危险气息的野兽,在山林里犹豫不决着。

    按照宋枭的记忆,在往日里的考核分明没有这样的对战会发生,前十之间根本没有对战会发生,仿佛程序被精心预设好了一般,根本没有这样激烈的对战发生。

    那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宋枭莫名思索着。

    深思着的宋枭下意识望向了雷诺,忽然间与雷诺望向自己的视线猝不及防的对视了,宋枭微微一愣,分明从雷诺的目光中发现了探询之意。

    只是短暂一瞬的对视,雷诺仿佛只是随便看看一般,面色悠然地望向了别处,但宋枭却是对于那一眼印象深刻。

    如同扫视犯人一般的眼神,想要从宋枭身上看出什么似的。

    仿佛闪电划破长空一般,宋枭只觉得万千思绪如同万流归海一般,瞬间明白了一切。

    原本按照惯例,考核本就是每月一次的,现在明显不过两周就开始了,分明一切都被加速了,带着莫名的深意。

    这一切都是因为卧底朱承河的闯入了,打破了这里按部就班的平静,反而将一切都拉入了深渊一般,是的研究院内的一切都开始疯狂了起来。

    雷诺在害怕!

    这一刻,宋枭莫名笃定了起来。

    他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原来雷诺并不是那般对万事万物无所畏惧的存在,他也对于研究院内进行的一切被曝光后的后果深深畏惧。

    想清楚了一切后,宋枭心中对于雷诺在研究院内树立的无敌形象在逐渐崩塌中,雷诺分明也是可以被打败的。

    那一晚,雷诺放过自己的事情就有了原因了,他分明要以自己作为诱饵。

    如果说先前的一切都是猜测,那么宋枭在这一刻已经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一切的进程都在加快着,分明是雷诺的一场博弈,与朱承河,或许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只不过,棋盘的棋子还有他宋枭。

    虽然现在的他还是如此弱小,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身为棋子也有着影响棋局的能力不是吗?

    宋枭表面上波澜不显,依旧是一脸平静,但内心却在冷笑连连:雷诺你就这么笃定我会是个受你拿捏的棋子?

    既然你给了我参与这场博弈的机会,我自然会拼尽所有,还所有人个光明未来。

    宋枭的心在这一刻异常坚定了起来。

    “快看,结果出来了。”人群中传来了惊呼声,瞬间将宋枭的思绪拉回现实。

    宋枭举目望去,擂台上因为大爆炸产生的光与热已经异常微弱了起来,逐渐露出了一片硝烟中的两道身影。

    如梦似幻一般,在灰色烟雾包裹的擂台上,两道站立的身影遥遥对立一般,一动不动。

    这一幕令所有人的表情都诡异了起来。

    “不会是胜负不分吧?”有人小声说道。

    “不。”有人面色凝重道。

    光与热尽皆被驱散了,只留着浓烈的硝烟阻隔着所有人的视线,但起码硝烟也在消散着,那擂台上所有人瞩目的身影逐渐清晰了起来。

    “看来他们都已经使出了全力,现在已经如同强弩之末一般。”有人轻叹道。

    似是回应此人所说,擂台上的两道身影在逐渐清晰中暴露了微微晃动的状态,似乎强撑着不愿倒下一般,带着各自的执念。

    最终,他们的面庞都清晰可见了。

    恐怖的一幕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撒冷浑身是血,身躯之上插着九柄飞刀,仿佛跗骨之蛆一般溢出鲜血。

    他原本金光凛冽的眼眸暗淡了下来,似是不堪重负一般。

    即便是重伤,撒冷依旧在笑。

    似是经历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后的满足,撒冷轻笑一声,道:“痛快,今日不论谁生谁死,应该都没有悔恨了。”

    顾远微微摇头,似是牵动了浑身染血的伤口,他重重咳出了一口血。

    他的肚子上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大洞,血肉模糊之间似乎还能看到腹腔内的肠子,分外恐怖。

    面色苍白如纸的他喘息道:“死的是你。”

    “何以见得?”撒冷莫名轻笑道,似是嘲弄着可笑的命运,又仿佛在嘲笑顾远所谓的自信。

    莫名的波动传遍整个擂台,带着意味不明的意图,缓缓涌向了撒冷。

    撒冷目光一凝,面带忌惮之色望向了顾远,认真道:“你是精神类心念流异能者,只是擅长控物御兵,根本不擅长心幻流的精神攻击,对于意志坚定的我造不成丝毫影响,何必浪费精神力侵入我的脑海。”

    顾远无声一笑,笑容间带着莫名深意,面色笃定的望向了撒冷。

    撒冷明显忽略了一点,精神类心念流异能者是不擅长精神攻击,但每一位精神类异能者都能通过释放自身精神力与其他异能者的脑海意识连接,无声无息地传递信息。

    似乎顾远有着什么话要说,却又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因而只能选择这样的方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