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受制

    孙湛果然信守承诺,将手下都撤走了。他驾着车,锦书和玉扣坐在车内,他们一行人匆匆的往长安而去。

    在车内的两个女人心中俱是忐忑不安,说到底,孙湛毕竟是控鹤监的指挥,不可能为他们所用。

    控鹤监的人只听命于皇帝。

    玉扣声的和锦书商量:“我们到了长安以后怎么办呢,要让他牵着鼻子走吗?”

    锦书道:“当然不是,我们必须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能做到这一步很难办吧,玉扣私心里想。跟前这个孙湛是他们琢磨不透的。

    孙湛驾车的技术十分娴熟,他们晓行夜宿,一路上几乎没遇到什么阻碍。

    到了五月二十这一天,咸阳已经在望了。

    孙湛更加用力的挥着马鞭,打算尽快进长安城,然而锦书却提出了建议:“别急着进城,找地方住下来。”

    “你不去长安吗?”孙湛疑惑道。

    “去,当然要去,但不是现在。”锦书有自己的打算。

    要他听命于她,这不是本末倒置吗?孙湛接受了皇帝的指派,不管用什么办法得将其锦书到皇帝跟前去,怎么反过来,他却要听信于锦书?

    孙湛露出了为难的神情:“那个锦书,你能不能体谅我一下,我现在任务在身,只怕耽搁不得。”

    “要我体谅你,那谁来体谅我呢?”锦书淡然道,紧接着又说:“我们本来就是对立面,我不要求你听信于我,我想告诉你,我想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只怕有些困难吧……”孙湛少有的在锦书面前露出了有些冷硬的笑容。

    “困不困难,你可以试一试。”锦书还以以自信的笑容。

    玉扣突然给了孙湛腹上一拳,孙湛不防,肚子上竟然出现了隐痛。

    “不是她力气大,是你体内中了毒。”锦书忙着给孙湛解释。

    “锦书,你竟然……暗害于我。”

    “是你先欺骗我在前,我这叫采取措施。我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落在你的手上,自然得想办法自救。我这是被逼无奈,请你谅解。”

    锦书说得诚恳,竟然让孙湛没有反驳之词。

    “你想怎样,会要了我的命吗?”

    “你的命我暂时不想要,那你体内的毒,只有我才能解。”

    孙湛没有说话,他看着跟前如玉的女子,之前只觉得她单纯善良,没多少的心机,原来还是看走了眼,到底是自己大意了,才着了她的道。他枉为控鹤监的指挥,也辜负了皇帝的指派。

    孙湛只得听命于她,在咸阳找地方住下了。

    接着便打算派玉扣去打探情况,再做下一步的举动,孙湛不能成为她的阻碍。

    玉扣前脚刚走,孙湛就摸进了锦书的房间。

    锦书对他的举动并不感到诧异,甚至还给孙湛倒了一杯茶招待他。

    “你祖母可还好?”

    “不好,庆历七年的时候就走了。”

    “哦?那可真是……”锦书觉得有些尴尬,不该提此事。

    好在孙湛并不在意,他大方的和锦书道:“这些年,你过得怎样?”

    “还行吧,遗憾的事情不多。”

    “但你过得并不安宁吧。这就是你想要的日子吗?当初你要是选了我,肯定就是另一番人生了,我绝不会让你冒这些危险。”

    锦书笑了:“可现在把我至于危险境地的人也正好是你啊。”

    孙湛无奈的笑了笑:“这是我的使命。”

    “哦,你的使命就是杀了我们吗?”

    “不,我没有杀你们的权利,就是上次在开封找到你也不是。”

    两人之间的气氛缓和了一些,他们谈天说地,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他们都还青春年少时的模样。

    “锦书……”孙湛轻呼她的名字,一如以前一样,锦书抬眼看他。

    孙湛望着锦书的面容,他一时有些恍惚:“若是能回到从前,我希望你重新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现在的选择也没错啊。”

    孙湛沉默了,他知道跟前这个女人从未对他心动过,哪怕一点点也没有。

    “你这些年过得怎样?有几个孩子呢?”

    “我啊,只有一个女儿。”孙湛道。

    两人便谈论起了儿女,随即又说起了秦勉的事来。

    “你认为你们会成功吗?”

    “只要他活着就不会失败,他为了这一天等得太久了。”

    “你觉得你们的选择是对的?”

    “对错我不好说,但想问你,若你是他呢,你将会怎样?”

    “……”孙湛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或许我会和他们一样,走上同一条路。”

    “这不就对了,只是因为立场不同而已,并没有绝对的对错。”

    锦书的话让孙湛无言以对,或者说在一定程度上说服了他。

    玉扣出去了大半天才回来。

    她一回来,孙湛就识相的回自己房里去了。

    “你打听的怎样了?”

    玉扣喝了几口水,平缓了一下心情,这才与锦书道:“王爷他们正攻城,但却久攻不下,听说已经僵持了好几天了。”

    “他还好好的活着,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高兴的了。”锦书的愿望很,只要秦勉好好的就行。

    “现在我们该怎么做,要去找王爷吗?”

    锦书思量了一会儿才说:“先按兵不动,我们不宜暴露。”

    “哦,我听娘娘的。”

    孙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目前他被个女人控制着动惮不得。他想寻脱身的法子,然而他发觉只要自己稍微一使力,腹部的疼痛就会牵扯着别处,这种疼痛竟然让他拿剑的力气都没有。他满头的汗,忍不住骂了一声:“臭……”他发现自己竟不忍心对锦书恶语相向。

    体内的这种毒会不会要了他的性命?孙湛心里竟有些害怕。

    孙湛开了房门,他打算出门去走走。他动作轻缓,走到门口看了看隔壁的房门,好像没什么动静,他轻轻的带上房门走了出去。街上已经暗了下来,来往走动的人也不多了。

    “孙指挥使!”

    孙湛正在低头慢慢的走着,却听见有人在唤他,他回头一看,见自己的一个属下走了来。他心道,还是被这些人给追上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