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落幕

    那裹挟着整个三千世界无数规则的三界大印,从菩提手中一跃而出,朝着如来掠去。

    如来有心躲闪,可天地间规则骤然变化,如来只觉天地之大都无自己躲避之处,甚至,自己都无法再迈出一步。

    规则。

    无人能逃出这天地,也无人能冲破这方规则。

    哪怕是手握因果的如来。

    如来眼中一片骇然,只见那半尺方圆的三界大印掠到如来上方,悬空而立。

    在这一瞬间,那三界大印上的光华骤然敛去,露出其内质朴粗糙的青石纹路,仿佛是路边匠人随意将一块青石粗粗雕琢而成。

    然而正是这看似粗糙的大印,其内却是蕴含着整个天地的规则。

    大繁至简。

    这一方青石所成的三界大印倏忽间化作千万丈,仿佛无边无际一般遮盖在如来头顶。

    如来的万丈金身,在这一方大印之下变得无比渺。

    就连因果蒲团至下的金黄色大,在这一瞬间都仿佛被这三界大印完全镇压。

    因果束缚众生,规则却足以束缚天地。

    三千世界,天地运转,都在规则之内。

    如今,天地规则已变。

    三千世界,所有规则之中,加上了一条规则。

    “如来死。”

    这条规则一处,如来已然不能存于这天地间,先前三千世界所有灵力再次如潮水自每个角落涌来,带着天地威压,浩然而至。

    齐齐朝着如来身下涌去,如利剑寒芒,隔着如来座下的因果大和因果蒲团直直刺向如来。

    而如来头顶,则是那裹挟着浓郁至极的规则之气浩然落下、仿佛遮盖虚空的千万丈青石大印。

    规则碾压,三千世界齐动杀机。

    如来只觉有无尽威压加身,当下竟是不能再动一下,这股威压之下就连体内气机都无法流转,经脉几欲崩碎。

    如来身上佛光终于渐渐暗淡下去。

    如来想要嘶吼,可是他却已然张不开嘴。

    用尽全身力气,如来只能僵硬的在喉咙中发出咔咔之声。如来的眼中终于涌现出绝望,似是嘲讽似是遗憾的看了菩提一眼。

    天地大之中的因果丝线在这威压之下,开始陆续断开,不多时,虚空之中依然响起几乎不断的裂帛声。

    每一道因果丝线断开,便有一阵波动爆发而出,仿佛有一丝困众生于无形的束缚解开。

    而站在那一条因果丝线上的佛陀,也在这一瞬间化作齑粉。

    如来脚下,天地灵力化作的凛冽巨剑,狠狠刺在那一张金色大之上,刺在那因果蒲团之上。

    天地大开始崩碎,因果蒲团颤抖着断开无数细密丝线,仿佛承受着无法抗拒的力量。

    足有千万丈的青石大印,缓缓落下。

    仿若天地合拢一般,悬于上方的青石大印与从因果大之下涌来的灵力波涛,缓缓合拢在一起。

    如来至死都未发出一丝声音。

    如来的身形已然被其碾成齑粉,消失在青石大印下的金芒之中。

    一同被碾作齑粉的,还有那弥漫整个虚空、笼罩三千世界、囊括亿万生灵的因果大。

    因果大上的二十万佛陀,身形也消失在合拢的青石大印和灵力波涛之中。

    就连因果蒲团,都未曾留下丝毫,一同消失。

    现世佛如来,今日消散于天地间,就如他从未出现过一般。

    灵山佛陀,今日同样不再存于天地。

    因为天地规则已变。

    虚空之中,那足有千万丈,仿佛要遮盖一切的三界大印,巍巍然悬浮在那里,纹丝不动。

    那灵力波涛缓缓散去。

    整个虚空中,寂静无比。

    千万妖军天兵,诸多大能,全都安静异常,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神色复杂的看着那立于虚空上方的三界大印。

    谁能想到,如来和那些灵山佛陀,最后竟然真的死在了菩提手中。

    那足有千万丈的三界大印此时忽然一抖,随即重新化作那半尺方圆的青石印章,掠向菩提。

    菩提的万丈法身遥遥伸出手,只见那半尺方圆的青石印章跃入其中。

    菩提脸色凝重,带着一抹苍白,显然使出这一三界大印,对他来说同样负担过大。

    但是……只要如来死了,便什么都好说了。

    这个量劫,现世佛终于只剩下一个了。

    抚摸着手中那半尺方圆的质朴印章,感受着其上的森然规则,菩提嘴角笑了起来。

    菩提缓缓叹了口气,身上气势缓缓垂落,万丈金身上散发出浓郁耀眼的佛光。

    佛光如剑,就连有天罡地煞之气护体的我几乎都不能直视。

    一股凝重的气息紫菩提身上传出。

    佛光散去之后,菩提的万丈法身已然不减,只有一个微胖的白袍和尚站在那里。

    虚空重新陷入一片黑暗,仿佛之前的那番佛光神通漫天、因果大弥漫的阵仗从未出现一般,三千世界静静漂浮于其中。

    立于虚空,菩提嘴角带笑的看着下方诸位大能,还有这些自己数万年来拉拢起来的实力,摩挲着手中的三界大印,缓缓叹了口气。

    “如今因果不再,天地规则由我掌握,我也成了这唯一的现世佛……我答应你们的,也做到了。”

    “从此,天地无因果束缚众生。”

    菩提声音不显喜怒,脸色淡然的说道。

    他身上涌出一股玄妙的威势,仿佛之前伤势在此时全部痊愈,身上气势竟然在上一楼。

    现世佛。

    如今这个量劫中,终于只剩下了一个现世佛。之前连如来都未能坐稳的现世佛位置,终究还是被菩提坐稳了。

    这一瞬间,菩提已然成为了真真正正的现世佛。

    只刹那,菩提那圣阶巅峰的修为之中,便出现了一丝玄妙至极的规则之气,竟是与手中的三界大印上的规则之气如出一辙。

    半步尊阶。

    成为真正现世佛的菩提,如今已然是半步尊阶,只要给他时间,在西天灵山之上盘坐数载或者是数万载,他便会成为真正的尊阶。

    菩提哈哈笑了起来,整个寂静无比的虚空之中,都回荡着他的笑声。

    剩下的所有人都异常安静。

    菩提笑罢,看着剩下的诸多势力,笑道:“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么我之前答应你们的……”

    “独孤凡,你已手刃创世佛女娲,如今因果已散,我手握三界大印,执掌规则……你且去九生府等着,给我三日,便让你的九复活。”

    菩提对着那个一身血迹、身形落魄的中年男子说道。

    气息紊乱,有着不轻伤势的独孤凡点了点头,之前被他抓在手里的女娲的头颅,已随着因果大而一同消散。

    独孤凡柔声笑了起来,拍了拍身后背着的玄古黑棺,大笑而回。

    菩提的视线在龙宫来的虾兵蟹将身上一一扫过,最终停留在龙女身上。

    “龙女,你无非是想让哪吒随你一起。貔貅,你的心思,本座也知晓。”

    菩提缓缓道。

    “本座以规则之主身份,废去诸多天条,撤去仙班,管他什么人仙殊途。”

    一股规则之气轰然涌出,天地间规则大变。

    貔貅疯了一般哈哈大笑,跟其余三圣兽抱作一团,哇哇乱叫,这或许是这三哥智商低的货独有的庆祝方式。

    龙女反倒是身子颤抖起来,泪目看向哪吒。

    而天庭众人则满脸不可置信,愣在那里。哪吒紧紧咬牙身子颤抖的低垂着头,眼中满是震惊还有一丝压抑不住的轻松欣喜。

    数万年为仙,他已不懂为何当初对位列仙班如此向往。

    或许……不做仙了,也不是坏事。

    哪吒心里没来由的轻松,已是数万年不曾如此轻松。

    这个英俊少年哈哈笑着,解开背后披风,随意扔掉手中混天绫和乾坤圈,就这么朝着龙女走了过去。

    他想起当年自己成仙之前,封神大战之中,每次打完胜仗,都这般走向这个女子。

    已有数万年不曾如此了。

    英俊少年笑出了眼泪。

    菩提接着说道。

    “至于三清老祖……本座承诺的让佛门消失,让如来消失……佛门如今已然不再……”

    三位老祖缓缓弯腰抱拳,转身离去,却也没再过问菩提手中的三界大印是否归还。

    因为也没必要问了。

    如今菩提他又怎能归还?

    菩提看着三位祖师离去的身影,嘴角带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玉帝,如今你若重返天庭,估计也没人与你争权了……”菩提对着玉帝缓缓说道。

    的确如此,如今只要玉帝点头,便可重返天庭。

    不过如今天庭的天条已然被菩提废去,三界大印也被菩提握于手中……

    玉帝脸色铁青,缓缓叹气道:“我还是觉得,妖盟更适合我。”

    玉帝声音中带着一丝森然。

    他感觉,这个口口声声要与自己联手下一局棋的菩提,似乎把自己给耍了。

    可如今的玉帝,不敢多说一句话。

    说来可笑,当初他心心念念的重返天庭,反倒没有如今的执掌妖盟来的实在。

    玉帝心中愤懑更甚,这菩提执掌规则之后,废去了天条,废去了仙班,天庭还有什么值得玉帝重返的?

    菩提点了点头:“那你便重新做妖盟之主,我答应分给妖盟的三百世界之内,你可随意统帅和封敕。”

    玉帝冷着脸,僵硬的点了点头。回头带着妖盟众人离去,如今大雪山和整个西牛贺洲已然崩碎,不过既然有了菩提许诺的三百世界,那便不愁没有去处。

    “太白,我答应你的,便是让你做天庭真正的主人……刚好玉帝不愿重返天庭,如今你便去吧,以后也不需要再对我以属下自称。”

    菩提对着瘦弱的白衣仙缓缓说道。

    白衣仙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可脸色却越发恭敬的点了点头,对着菩提弯腰一拜。

    他如何不知没了天条束缚和诸多仙班,天庭已是名存实亡?

    菩提这番做,如何不是对太白的随意敷衍?

    但是,他却不敢多说一句话。

    菩提说让他统率天庭,他便必须去统率天庭。因为他不敢反抗。

    而菩提说的不让他以属下相称……他又如何真的敢?

    他始终都把自己作为菩提的一条狗!

    “祖师明鉴,弟子永远都把祖师当做亦师亦父的恩人。纵使执掌天庭,也不敢愧对祖师。”

    太白声音颤抖的说道。

    菩提只是点了点头,便挥手道:“如今天庭还需好好治理,太白,你去吧。”

    太白应了一声,弯腰离去。

    我看着太白离去的身影,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重新看了一眼坐于虚空的菩提,心说你丫几句话的事,把天庭就弄得已经名存实亡了,太白还治理个屁啊?

    还是玉帝聪明,宁可去妖盟也不重返天庭。

    师父却缓缓叹了口气。

    菩提对女子地藏说了什么,我也没听清,只听到了复活二字。便见地藏带着二百万鬼仙和无数亡魂离去,两眼通红,身子颤抖,仿佛还压抑着哭声。

    最终,所有人都散去,就连镇元子也对着菩提弯腰一拜,沉默离去。

    菩提看向我,或者说是我和师父还有我怀中的紫霞。

    菩提眼中掠过一丝阴沉。

    “猴子,你助我算是对我有恩。但你也在我有意的帮助下,重新找回了紫霞,不管你承不承认。”

    我点点头。我心说菩提这厮心机阴沉,就算他助我,我多半也感觉不出来。

    不过,这次回西牛贺州,仿佛还真是在哪儿都有他的踪迹。

    花果山,地府,还有大雪山。

    “所以咱俩这笔账两清了。你也可以带着紫霞回花果山,永生永世看桃花看夕阳漫天了。”

    菩提笑道。

    我忽然感觉他的笑声中有一丝阴冷。

    师父目光阴沉的扫了我一眼,仿佛在警告着我什么,就连紫霞在我怀里都身体微微颤抖,低声道:“猴子,他……”

    我朝紫霞笑笑,让她放心。

    我两眼冰冷的看着菩提,冷声道:“那你的意思是……”

    我知道,越是有人这么说,越是代表他跟你之间有事。

    我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听不懂弦外之音的傻猴子了。

    菩提笑道:“我的意思是,你还不能去看桃花……除非,你变成当初那块石头。”

    我一时不解,愣在了那里。

    菩提声音中忽然笑意不再,只剩下了森冷的杀意,缓缓说道:“如今,我手握规则,身为现世佛……”

    “而你,不在因果之中倒是无妨,可是你不在规则之内……”

    “我手握规则,便不能允许你还活着……不然……”

    菩提不说话了。

    但他的意思我怎能不懂。

    我不在规则之内,我活着,对他始终是个后患。

    对于后患,当然要杀之后快。

    如今如来已死,菩提已经成为了真正的现世佛,手握规则,有三界大印在手。而我,对他已然没有了可以利用之处。

    之前,他利用我,正是利用我不在因果之内,不在规则之中的这一点,来对付如来。

    而这在一点上,我本就是个双刃剑。

    如来怕我,菩提自然也怕我。只不过在如来还活着的时候,我对菩提的用处大于隐患。

    而如今如来已死,原先他利用我的地方,已然成为了他最怕的地方。

    他与如来一般,都怕我这个不在因果之中,不在规则之内的异数。

    虽然如今天地间因果已然不在,但他还是怕我,正如如来怕我一般,怕我……破了这天地规则。

    所以他要杀了我,免得夜长梦多。

    说来可笑,上一秒如来未死,我们还是一条战线上的。如今如来一死,我们两人便开始了生死对敌,一秒都等不及。

    菩提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森然看着我。

    我推开了怀中的紫霞,只是呵呵冷笑起来,紧紧握住了手中棍子。

    天罡地煞之气,自我体内轰然涌出。

    【这一章的长度顶两章了……稳,今天先到这里,兄弟们玩去吧~明天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