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规则

    随着这一声裂帛之音传来,那漫天金上凝聚的浓郁因果之力和闪耀佛光,在这一瞬间崩溃四散。

    虚空中轰然大作,这股气息洪流激荡如万尺瀑布砸碎石。

    无尽虚空之中金芒溃散,化作星星点点消散,虚空内一片气息紊乱。

    那些自崩碎的西牛贺洲中出来的千万大军和诸多大能,尽皆被这股波动冲出千万丈不已,甚至有些许法力薄弱的妖怪被这一股紊乱气息直接冲击成了齑粉。

    如来眼中近乎凝实的森然杀意瞬间溃散,瞬间便化作恐惧和震惊不解。

    如来脸色铁青的看向因果大中的一条庞大丝线。

    那条原本最庞大的丝线,已经齐齐断裂。

    丝线上站立的文殊菩萨脸色淡然,眼中神色阴晴不定,正不喜不怒的看向如来。

    原本已是弯出巨大弧度、近乎砸在菩提身上的因果大,在这一瞬间倒崩而回。

    其上浓郁至极、令人心惊的因果之力一边溃散,一边对着那坐在因果蒲团之上的如来反噬而回,从那弥漫虚空的因果大上朝着如来齐齐涌去。

    如波浪一般从虚空四处铺天盖地一般涌来,重新砸向如来。

    这原本由如来和这无数佛陀凝聚在因果蒲团之上的因果之力,如今已然成了对如来的反噬之力。

    菩提嘴角带笑,笑意吟吟的松开手边的三万丈菩提枯木,仰头看着那反噬向如来的因果大,站直了身体,体内两仪无相功法轰然运转。

    那诡异气息再次从菩提身上涌出,齐齐汇聚到那菩提树干之上。

    只是,这一次,菩提身上那股气息的浓郁凝实的程度,比先前强了不知多少倍。

    那原本大半都化作枯木的三万丈菩提树干仅剩的一丈生机,在这一刻瞬间涌出了浓郁的金色光华,带着无尽生机,逆冲而上。

    光华所至,枯木逢春。

    那原本已经化作枯木的菩提树干,在这短短一瞬间,便重新光华流转,其上生机已是盎然。

    原本已是光秃秃的树干,只刹那便重新郁郁葱葱,枝繁叶茂。

    菩提的万丈法身之上同样是佛光流转,其上密布如蛛的裂痕也在这一瞬间愈合起来。

    菩提笑意吟吟的看向脸色已然大变的如来。

    菩提树三万丈,一丈树根。

    树根不灭,菩提树不灭。

    法身不灭,佛不灭。

    佛不灭,法身不灭。

    这两仪无相功法乃是鸿钧老祖亲传,玄妙无比,故菩提能保住那一丈树根而不死。

    隐忍了数万年,菩提已然把所有的事情都考虑到了。

    因果蒲团哪怕再强,如来也不过是圣阶巅峰的实力,又能发挥出因果蒲团的几成威力?

    鸿钧所修的功法便能弱了吗?

    菩提已经隐忍了数万年,如今为了骗过如来,菩提再隐忍半个时辰又如何?

    菩提脸上笑意越发浓郁,他想起了如来俯视自己的眼神,笑意便更浓郁了起来。

    如来已是无心他顾,那一股反噬之力集合了天地因果之力和众生信仰之力,若是砸在菩提身上,能把菩提给生生砸死。

    若是砸在如来自己身上……

    如来已是来不及多想,只能把全身修为在这一瞬间全部注入座下蒲团。

    仓促间,如来已是别无他法。

    感受着那因果大上迅速汇聚、朝着自己疯狂涌来的反噬之力,如来眼中一片骇然,心中已是决然。

    如来两眼闪过一抹森然的阴冷,双手涌出五行之力,两掌皆成五行之色。

    如来狠狠咬牙,没有一丝犹豫的催动两道已至巅峰的五行掌,狠狠拍向自己胸口。

    气血上涌,气息紊乱翻滚。

    两掌结结实实砸在胸口,如来只感觉口中一股腥甜的味道弥漫,顾不得痛呼出声,张嘴便吐出数口金黄色的精血,尽数吐在了座下的因果蒲团之上。

    因果蒲团上的因果之力陡然拔升,将如来护在座中,迎向那一股自天地大上反噬而回的因果之力。

    如来自挨两掌,如今体内气息紊乱异常,再加上之前与菩提的交手,已是有了不晓得伤势,但他此时也来不及闭目调理,只是咬牙瞪目,双手按在因果蒲团之上。

    如来全身修为如海水一般翻滚,齐齐涌向座下蒲团。

    在这危急存亡的时刻,如来那一身已至圣阶巅峰、距离尊阶只差一丝的修为,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而就在此时,在这性命之危下,如来那数万年未曾进一步的修为,终于迈出半步。

    半步尊阶。

    一丝丝极具威势的气息从如来体内涌出。

    因果之上,是规则。

    天地初分之时,鸿钧便曾创立规则,编制因果,束缚众生。

    规则,天地规则,规三千世界,规亿万生灵,规世间万物。

    如来眼中涌出止不住的惊喜,将体内那新出现的一丝丝规则气息,尽数涌向座下的因果蒲团治中。

    如来已是来不及炼化那一丝丝新诞生的规则之气。

    规则抗因果。

    规则一变,因果则变。

    这一瞬,就连三千世界天地间的规则,都开始了隐隐变化。

    下一瞬,那自弥漫三千世界的因果大上汇聚而来的反噬之力,狠狠砸在了如来身下的因果蒲团之上。

    因果蒲团上,如来全力汇聚的佛气和因果之力,同样狠狠砸了上去。

    这两团因果之力相对,没有一丝波动传出,只见两团金黄色的光泽一闪而逝。

    下一瞬,弥漫整个虚空,笼罩三千世界的金黄色大,重新平静下来,汇聚在在如来座下的因果蒲团之上。

    仿佛一切都平静如初。

    如来身上的浓郁佛光也缓缓黯淡下来。

    “如此反噬,竟只是气息紊乱而已?”菩提脸上的温煦笑容缓缓散去,两眼中满是疑惑的看向佛光中盘膝而坐的如来。

    佛光缓缓散去,因果蒲团上如来的身形显露出来。

    如来之前的端庄样子,已是荡然无存,身上衣服竟是被之前的反噬之力冲击得破破烂烂,金黄色的佛袍上满是火灼痕迹。

    如来脸色苍白如纸,嘴角和胸前的佛袍满是血迹,身上也有多出皮外伤,很是狼狈的样子。

    他体内气息紊乱不已,经脉中佛气已是开始四溢而出。

    然而如来眼中没有丝毫不悦的神色,竟是哈哈大笑起来。

    “菩提,你也没想到吧?”如来在因果蒲团上站直身体,大笑着俯视菩提。

    菩提脸色阴沉,并不说话。

    “规则……菩提,多亏了你,我终于摸到了尊阶的门槛,半步尊阶。菩提,你看……”

    如来不顾身上落魄样子,笑意吟吟伸出一只手。

    手上,那一丝可以改变规则的气息尽管淡薄,但在这虚空之中却很是扎眼。

    就连我都遥遥可以感受到那一股气息的玄妙。

    方才若不是如来座下的因果蒲团之中的因果之力里面夹杂着这一丝丝淡薄气息,面对那来自天地大的反噬之力,怕是如来不死也得垂死。

    而如今……那一丝丝淡薄却能改变规则的气息,足以改变一切。

    菩提脸色越发阴沉铁青。

    “师尊……怪不得您能制定规则,推演因果,再以这天地因果编制因果蒲团,化作因果大束缚众生……”

    如来看着手中那一丝足以改变规则的淡薄气息,低声喃喃。

    说完,如来脸上笑意散去,脸色阴沉的缓缓看向因果大的一处方向。

    那里,之前曾有无数因果丝线在一瞬间齐齐断开,裂帛之音响彻虚空。

    如今,那些断开的因果丝线已经在虚空之中消散,只有一个身影立在那里。

    文殊菩萨凭空而立。

    哪怕是金色丝线弥漫的虚空之中,他的身周数百丈内却皆是空空荡荡,之前那庞大的因果丝线已然不再。

    因为是他亲手断掉那无数丝线。

    文殊菩萨苦笑着看向那站在因果蒲团之上,正看着自己的如来,眼中一片绝望的死寂。

    在这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似乎赌输了。

    【今日第二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