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第一百一十二章

    o%的购买率,  小时的限制,  此为防盗章哦~  她的话没说完,  教室的门轰然而开,  昨天的晚宴上介绍过的魔药教授西弗勒斯斯内普,  自带鼓风机特效,  法师袍扬起斗篷的形状,  气势十足的从门后进来“我的课堂上你们只需要记住一件事,  魔药是最精细的学科,  在你们的脑子没有僵化之前,不要随意的去实验它们,  尤其是拉文克劳,聪明和自负只有一线之隔。”

    金积玉明显感觉到丹妮儿对这位教授的说法有些不屑,她记不得初中的时候,有没有对老师有过类似的看法,重温幼年的学习生涯让她有点怀念。看到教授的视线扫过来,低头挡住了兴致盎然的视线,  做出好学生的样子。

    不知道是因为这是第一堂课,还是因为教授的安排就是这样,还打算通过魔药课见识一下,魔法界的‘化学课’的金积玉,  只听到了一大串的理论知识,  连作业都是‘加错材料导致的魔药失控要如何处理’这样和‘暑假不要落水’一样安全须知一样的东西。当然,  关于龙的肝脏这样的神奇材料,  还是很有趣的。

    显然觉得理论课很无趣的不止金积玉一个。丹妮儿挽着金积玉的手跟在人群后面,  扫兴的对她说“我爸爸一直说斯内普教授是最年轻的魔药大师,我在家的时候就觉得他完全是在盲目崇拜。真正的大师应该是在研究室不是么,看看他的说法‘芨芨草是缓和剂。。。’巴拉巴拉,弄的谁不知道一样,如果他只能说这些,我们只要在家看书就行了不是么,为什么要来霍格沃滋,听他再复述一遍呢。”

    “如果你看了‘草药和魔药的基本区别’你就应该知道,并不是所有的芨芨草都是缓和剂,而如果你在课堂上有认真记笔记,那么你应该清楚,我说的是‘猩红芨芨草’而不是芨芨草是缓和剂。”低沉的声音从他们背后冒出来。

    丹妮儿僵在原地,金积玉也愣了一下,她完全没现这位教授是什么时候过来的,事实上教授是最先出教室的。金积玉拉着呆住的丹妮儿转身,抱歉的看着号称是‘最年轻的魔药大师’的教授刚想要说话,就被打断。

    西弗勒斯斯内普低头看了一眼金积玉,直接移开视线,看着旁边的人“丹妮尔格瑞艾姆,除了你本来的作业之外,我希望下次还能看到‘种芨芨草的用法’不得少于英寸。”说完转身就走。

    丹妮儿一路拖着金积玉小跑到城堡外的草坪上,四周转了一圈,确定那位神出鬼没的教授不在身边,转头对着金积玉更加生气的抱怨起来“我就说我讨厌魔药,小时候生病就被灌这些恶心的东西,听说霍格沃滋有魔药课的时候,我简直不想来上学!我和魔药绝对是天生的敌对,什么最年轻的魔药大师,明明就是一个照本宣科的家伙,现在还要给我加作业,太过分了!”

    “我爸爸脑子简直有洞!”丹妮儿用一脸崩溃的表情看着金积玉“你知道么,我岁生日的时候,他明明答应要给我买一个儿童扫帚给我当生日礼物,结果因为那个照本宣科的家伙,在‘预言家日报’上表了一篇,不知道是什么鬼的魔药注解,他买了o份!o份!说要带给朋友们!我的生日礼物他完全忘记了!可恶!就是因为那个倒霉的教授!”

    金积玉听着关于‘追星’忽略女儿的故事,疑惑了一下“听着和真爱粉差不多,不过我们的教授看起来不大,实际年龄是很大的人?他应该和你父母年纪相差不大才对?”介于莎拉和她说,它已经o岁了,那巫师活个百八十年应该不是难事。

    “啊~当然。”丹妮儿双手交叉握拳,做出一个祈祷的姿势,对着金积玉“啊~我的学长~我入学的时候学长已经毕业很久了,真可惜,如果我和学长是一个时期入学该有多好,我就能真正见到他熬制魔药的样子了。”说完自己抖了一下,气的大吼“我最讨厌爸爸了!”生气的踢了一下面前的草地“简直像是情的孔雀,我严重怀疑那个智障教授,给他灌了迷情剂!还有英寸的‘芨芨草’!太可恶了!”

    从‘啊~’开始,金积玉就感受到周围的视线有些不对劲,等她到‘我的学长’时,果断往后退了半米远,对着周围摆摆手,以示我不认识这个人。突然间演什么戏,提前给点通知也行啊。

    完脾气的丹妮儿,看到抖快要退到城堡里的金积玉,冲她喊道“你去哪?等等我。”

    金积玉立刻转头询问墙上的画像“魔咒课的教室在哪?”

    “跟我来,阁下。”一个拿着奢华的羽绒扇,穿着宫廷舞裙的女士,跳到另外一个画框,想要给她带路。

    正好追过来的丹妮儿,一把拉住她的手,嘴巴嘟起“我都让你等等我了。”

    “抱歉。。你刚才有点。。嗯。。情绪化?”金积玉眼神往画像一扫,那位女士就消失在画框里,右手往下一翻,拉住丹妮儿的手,往前走“我们得去找院长了,他一定不想我们迟到。”魔咒课的教授,是拉文克劳的院长菲利乌斯弗利维教授。

    丹妮儿被她拉着磨磨蹭蹭的往前走“还有半个小时呢,急什么。而且我那个才不是情绪化,你如果有一个特地在家里开辟了一个魔药室,结果没事就炸锅的爸爸,你也会像我一样讨厌那个教授的。他应该在自己每篇布的论文下面写着,请不要私自尝试魔药制作,那样我爸妈起码不会经常吵架。”

    “你这样说起来,仿佛我们的魔药教授是你们家庭和谐的破坏者,可事实上,他应该是个非常棒的魔药师,不然也不会让你父亲那么崇拜不是么?”金积玉拉着她一个拐弯,宫廷群女士就在墙上的画像里,对她做出一个继续向前的手势。

    “盲目崇拜!眼瞎!”丹妮儿刚说完,顺着她的视线抬头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画像还会给我们指路么?”

    其实已经不需要指路了,靠近了魔咒教室,那些熙熙攘攘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金积玉松开拉着她的手,漫不经心的笑道“我也不知道行不行,所以问了一下。”

    魔咒课比魔药课要有趣的多,也可能因为弗利维教授是他们的院长,再教导他们方面特别的尽心?反正一上来就直接让他们实操咒语,比背诵魔药知识要有趣。

    金积玉拿出已经是替代品的‘胡桃木、龙的肌腱,’英寸’,据说是巫师灵魂伴侣的魔杖,原来的那个,早在从魔杖店买到的时候,就给摇钱了。抬起手握着魔杖对准面前的羽毛挥动,按照弗利维教授教导的咒语“羽加迪姆勒维奥萨”刚念完,课桌上的羽毛就轻飘飘的升到她的鼻尖。

    “拉文克劳加分,为我们的jdegod,非常棒的天赋。”弗利维教授站在讲台上,开心的冲金积玉眨眨眼睛“也许你可以试着让羽毛按照你的心意,更改漂浮的方向和飞行的方式,这就是你的作业。”

    深知没有专业人士的指导最好不要做傻事的金积玉,从来没有在家实验过魔法,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出的第一个魔咒。而她也瞬间就知道了魔力的调动,因为那太明显了,她和摇钱、和城堡沟通的时候,使用的是一个方法,用力的、专心的、排除任何杂念的,只要想就可以了。

    给拉文克劳加了第一个五分的金积玉,在麦格教授的变形课上,也加了五分,作为第一个把纽扣变成甲虫的人。本来还在想着魔法可能像是内功一样,有个什么运行路线的金积玉,感受着只要运用魔力,能明显感受到脑袋里被触碰到的那些触觉,默默的想着,增加魔力应该和开大脑差不多,那么魔杖对她来说,应该是没什么用的东西。

    如果巫师把魔杖当成,能控制魔法精准和平衡能力的增幅器,那金积玉的这具身体就是最贴合的魔杖。精准和控制她早就已经习惯的不能再习惯了。一开始和摇钱沟通的时候,还得是身边没有人打扰,不然思绪一飞,就什么都说不成了。现在她都已经能展到和别人对话的同时,分别和城堡、摇钱沟通了。金积玉本身就是控制器,还要魔杖控制什么。

    金积玉的大名在霍格沃滋的风头,几乎要掩盖外界的那些腥风血雨,一个一年级的女生把多洛雷斯乌姆里奇打的半死的谣言,光流传在城堡里。主人公则是在回到寝室的时候教育莎拉,那种情况下,最好的办法是让攻击者彻底消失,如果做不到,那就根据她说出的咒语来。

    圣诞假期伴随着多洛雷斯乌姆里奇被驱逐出城堡的消息来临,不是魔法部招呼了最高调查官,而是霍格沃滋拒绝她的进入。这个是城堡自主的做法,金积玉没干涉,她本来就对那个女人很不耐烦。不过她以要留校的理由和爸妈说不回家,在到布莱克老宅,看到预言家日报的死亡报道时,还是惊讶了一瞬,召唤莎拉的时候,看着他邀功的样子无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