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第一百零九章

    o%的购买率,  小时的限制,  此为防盗章哦~

    三分钟过去。

    五分钟过去。

    十分钟过去。

    墙角古旧的座钟,滴答滴答的晃动着钟摆,金积玉敲了敲扶手,不打算等下去“你的魔力没有恢复?”不可能,魔力起码到了一定的程度,  巫师才能使用幻影移形。比如她现在就不行,只能通过消失柜。

    “还没有到鼎盛期,会尽快恢复的,主人。”伏地魔帽檐下的脸挂着虚汗,  等待的时间越长,  他就越心惊。眼前的人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为什么没和他说话,为什么不开口,  为什么只留他们两个在这里,是不是再想怎么杀死他!之前是魂器的时候没做的摄魂取念,现在是不是要做了,或者是不是已经做了。

    脑子里闪现一大堆阴谋论的伏地魔,  不断拔高对金积玉的戒备,  有那么一瞬间,让他仿佛回到幼年的那间孤儿院,弱小的、无能的自己,  被金积玉拿在手上肆意的玩耍。恶意的看着他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小把戏,  把他的算计当无知者的愚昧,  随意的看破。

    正在等死的金积玉,无聊的现,这家伙好像不会攻击她,非常的不爽。对主人无限忠诚的造物,是她最不需要的东西,浪费时间。这不是就要用备用方案了么,她讨厌备用方案。不爽的人都是直接叫保镖丢出去,身边小时跟着人的金积玉,严格来说,从来没有自己动手做过这些。抬起手对着伏地魔一挥,这是她目前的魔力能用的,杀伤力最大的魔法。

    正在伏地魔想着如何打消金积玉可能做出的手段,或者干脆拼一把放手一搏时,因为突然降临在身上的火焰,立刻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想杀死他,只是这种程度的惩罚,他完全受得住。

    然而对整个英伦魔法界忌惮的黑魔王,丢出烈火熊熊的金积玉,非常不耐烦的,看着死死的趴在地上,从齿缝中出痛呼,身体不自觉颤抖,却一点反抗的迹象都没有的人,火焰快把斗篷烧成灰烬,露出里面的躯体,炙烤的肉身慢慢出诡异的香味。那个被烈火包围的人依旧维持着跪姿,头埋的更低,忍耐的痛呼,也在渐渐变大。

    心理情况非常正常,完全没有一丝变态迹象的金积玉,对火烤人肉一点兴趣都没有,等烤肉味弥漫开来的时候,迅丢了一个清水如泉在他的身上,几乎被一个小瀑布直接浇在全身的伏地魔,伴随着被灭掉的火,四处散着‘滋滋滋’的声音,让人牙酸。

    金积玉从摇钱那里,拿出准备好的魔药丢给丧失研究价值的人,丢到他面前“喝了它。”

    皮开肉绽的手哆嗦着伸向药瓶,伏地魔颤抖着拿起魔药,仰头灌下去,这次的疼痛比刚才的大火还要痛彻心扉,新生的皮肤撑破碎肉,血肉模糊的身体,眨眼间恢复白嫩的状态,他甚至有一种错觉,这才是真正的惩罚。让人恨不得立刻死在当场,也不要经历让他深刻的感受到一寸寸的血肉,开裂又新生的惩罚。

    刚才被火焰包围的人,紧咬牙关不愿出声的场景还在眼前,金积玉被他喝下魔药之后凄厉的惨叫,惊了一下,刚想说那是治疗用的,还是莎拉特地翻出来的霍格沃滋的藏品。转瞬就看到他的面孔。

    恶心的,没有五官,只有两个鼻孔的脸,差点让金积玉以为烈火熊熊变异了,跟着就看到新生的脸依旧是那个样子,诧异的指着他“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复活?”复活了之后干嘛?去拍恐怖片?这世界的审美怎么了,家养小精灵这种贴身的仆人长成那样就够奇怪了,大boss为什么这个鬼样子?暗黑系的boss不应该是英俊挂的么?不然电影怎么拍下去,谁会想看那张脸出现在镜头里!当初从魂器里飘出来的灵魂长的明明不错来着!

    疼痛的余韵还残留在身上,伏地魔却快的从惨叫的扭曲姿势,跪趴到地上挡住自己的脸。他不介意自己长什么样,太过强大的黑魔法总要付出一些代价,长相更是太不重要的东西。不过,眼前的人在意,那他这个仆人也必须在意。

    他的行为没有感动到想要感动的人,粉嫩的皮肤更让金积玉想起那张怪异的面庞。被恶心到的金积玉,转脸就想把他丢回去给摇钱,太有碍观瞻,她适应莎拉他们已经够了,不用再多一个损害自己的眼睛。

    ‘不属于你。’摇钱拒绝了金积玉的要求。

    金积玉烦闷的心情因为这个答案豁然开朗。眼前这个家伙不属于她?为什么?因为变成了巫师?因为不是魂器了?刚才的无聊一扫而空,现在全是趣味。所以,摇钱真的可以创造独立的存在!虽然有复活咒语的辅助,眼前的人才会复活,但是魂器却出自于摇钱!她真的在养成一个神!

    走到死角的一条路,突然因为一个转弯,变得阳光明媚。金积玉简直想叉腰大笑。她就知道,她的推断不会出错!笑声憋在喉咙里,满面红光的金积玉对着空气叫到“莎拉!”

    两分钟后被打的远远的莎拉,出现在房间,看着面前光溜溜的身体,立刻批了一件斗篷盖住,简直在侮辱主人的眼睛!

    金积玉没管莎拉的动作,带着笑意的眼睛,让她周身都弥漫着开心。指着莎拉对地上的人说“变形咒、复方汤剂或者以后你都让莎拉给我回话,在你变成我曾经看到的那个样子之前,我不像看到你。”实验价值没有了,那就挥余热把。

    手一翻从魔法袋里,拿出一叠羊皮纸和这段时间的实验成果,一袋打磨成金加窿大小的,深深浅浅的红色钻石,丢到伏地魔面前。在确定魔力可以交易之后,金积玉就想让魔力成为货币。对她来说,这个世界最容易收集,使用量最广的东西,就是货币。有什么可以让魔力变成货币,就是她的研究方向。

    在莎拉带来的实验室里,用小精灵的魔力炸了多种宝石之后,金刚石也就是钻石,是目前最合适的魔力储存物品。它还会随着输入魔力的存量改变颜色,当到达深红色的时候,就到达了极限,钻石出现裂纹时,就过了,必须停止,不然爆掉之后,魔力就会消散在空气中。

    金积玉给伏地魔解释了那些钻石的用法,一块金币大小的钻石,需要一个成年精灵不眠不休的充魔三天,才会到达极限,成年巫师需要的时间,大约需要两个礼拜甚至更长,他们需要吃饭和休息。莎拉早前抓来的嗅嗅也被关在笼子里,给了他,嗅嗅可以找到各种宝石矿包括钻石,提供源源不断的原材料。顺便也能为摇钱提供一下收藏。

    “一年内,我要这些魔法币代替金加窿,成为英国魔法界的主流货币。需要多少金加窿作为前期的投入,你直接找莎拉,他会给你。”金积玉没管伏地魔懂不懂经济学,不论是怎么样的领袖,只要想展壮大,有个财务大臣是基本配备。伏地魔要是连这样的人都没有,那他也不能在魔法界弄出那么大名声,奖励属下激励战士,都需要钱,这是常识。

    那叠羊皮纸上是个和城堡签订契约的家族“这上面所有的族长,我要他们重新签订一份契约。”金积玉把新契约展露在伏地魔面前,上面只有一个条件‘一天之内,家族所有财务归jdegod所有’。“你可以告诉他们,我只需要一天的时间,之后会把他们的东西原样还给他们。两个月内,我要看到结果。签订的时间必须在霍格沃滋休假的期间,我需要亲自到场。”

    “我对你的仆人们不感兴趣,你完全可以隐藏我的存在,至于怎么做,我想不用我告诉你。但前提是,我要的东西,必须按时出现在我的书桌上。”金积玉看着伏地魔笑道“我要提醒你的是,不要浪费你所拥有的东西。与其杀死巫师,不如让他们给我的魔法币充能,这个只有三千人的地方,如果因为战争只剩下一千甚至不到,那你还有什么称王的意义呢?”

    打破古老而成就的规则,最安全的做法是潜移默化,那最快的做法是什么呢。金积玉正在做,破而后立。她拥有一个人人害怕,还是旧仆人依旧活着的黑魔王,那她还有什么慢慢来的必要。拥有力量当然是越快越好。她没兴趣和这个连一个集团人数都不够的魔法界,谈论交易或者是金融市场。在金融领域,这边落后的甚至像是中世纪。

    “如您所愿,主人。”伏地魔沙哑的声音从地板传来,他被金积玉的一连串命名弄的十分混乱。那个钻石里居然可以储存魔力,那是不是说他也可以用这些补充魔力。还有为什么契约只要一天,有什么含义么。太多的疑问需要他慢慢的去梳理,却不能在金积玉的面前暴露他的无知。那样的惩罚,他还是第一次,并不想要重复。而今天的耻辱早晚会还回去,他会慢慢等。

    该吩咐的事情吩咐完了,金积玉站起身准备回去,快要碰到消失柜的时候,轻笑一声,转身看着那个依旧跪趴在地上的身影,留下一句充满陷阱和诱惑的话“你这样还不算复活,你的灵魂依旧有残缺,魂器是不成形的魔法,你最好带着你的魂器来找我。不然你的身体支撑不了多久,你又会回到幽魂的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