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金囄

    前方有一张用水晶制成的长桌,长将近十五米,宽六米左右,四四方方,平整光滑。袁朗径直走到桌前,右手轻轻一挥,一幅立体全息画面就在桌面上显现出来。

    是整座王墓的立体结构图,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统统一览无余。这一刻,我不禁和公羊柔对视一眼,心里说,果然是高科技。

    不过我依然看不到任何投影光束的存在,桌子下面也什么装置都没有,所以究竟是怎么弄出来的我也不太明白。当然,我想袁朗也未必明白,他应该只是用现成的,而且很可能理解成为是一种法术。

    此刻,就见王墓下层空间里正有一只白色的凤凰在飞舞盘旋,它的身上密密麻麻爬满了秦军士兵,和之前对付黑龙的手段一样,正用尽各种办法把凤凰的羽毛拽下来,所以这只凤凰早已是鲜血淋漓,随着翅膀上面的羽毛越来越少,眼看就快飞不起来了。

    “怎么样,和传说中的凤凰别无二致吧?”袁朗头也不回地问道。

    的确没什么分别,除了个头之外。

    “所以说这些生物是历来就有的,可后世为什么看不见了呢?难不成”我往前走了两步,和袁朗并排站,“都被袁大人关在这边了?”

    呵呵!

    袁朗微微一笑,“我哪有那么大本事。不过,无论龙还是凤凰,真要放出去了,其实也活不过三天。所以凡人就算见着,也是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况且它们都懂尸解之术,一旦咽气便烟消云散,不留只鳞片爪,所以世人畏之如神,可其实区区鸟兽耳!”

    说到这里,袁朗终于扭头看了我一眼,目光锐利:“但你也看见了,即便是鸟兽,也有万夫不当之勇。所以,绝不能放任它们纵横人间,哪怕一天都不行!”

    “袁大人,您能告诉我它们是从哪里来的吗?”我问。

    “自然是龙生出来的。”

    “龙也生凤凰?”

    “龙生龙,也生凤凰,甚至还生双翅喷火兽正所谓龙生百子各有不同,你今天只是碰巧看见了自己认得的,运气算好也算差,下一次”

    袁朗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下一次或许能见到其它的龙种,不过至少也得等个一两百年了,运气不好,千年也有可能。”

    我看了袁朗一眼,笑道:“听您的口气,似乎我已经决定留在这里了。”

    “不留在这里,你还能去哪儿?”袁朗看着我的眼睛,目光极其深沉,“除非你铁了心想死但人之死有重于泰山也有轻于鸿毛,你觉得如果就这样死去的话,意义何在?”

    “不死又有何意义?”我反问。

    袁朗转过头,指指王墓正中间的那根金柱,“知道这根柱子下面压着什么吗?”

    “不会是一条龙吧?”

    “没错,是条龙,华夏之祖龙!”

    我一愣。

    原本只是随口一说,想不到竟然说对了,但是华夏祖龙这个词怎么怎么听起来那么烂俗呢。

    因为有关秦始皇镇压九州龙脉,保华夏永世不衰的传说早已不是什么秘闻了,路边随便抓个人来问十有八九都知道。所以袁朗这么说我反倒觉得有点不太可信,如果事实真是如此,岂不是一点惊喜都没有了?

    “怎么,你不信?”袁朗扭头看了我一眼,目光依然深沉无比,“是不是生来一双慧眼,就只相信自己看见的?那不妨现在就开眼看一下,看看我说的是真是假。”

    “袁大人,你明明知道在这里我是看不清楚什么的,又何必好吧,我相信就是,要不然数十万秦军之将士难道是在这里打麻将?换了任何一个理由都不足以说服我,更何况我也的确见到真龙了!”

    呵呵!

    袁朗笑了起来,“你见到的那条龙和压在下面的那条龙是远远不能比的。这么说吧,其中的一个只是另一个身上的跳蚤。甚至,比跳蚤还远远小得多。”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右手又习惯性地收回到了腰间,不过与以往半握成拳掌心向上不同,这次掌心贴在肚子上面,然后轻轻摸了几下。

    这个动作看起来非常自然,一般人根本就不会注意。但我生来就是一个眼观六路的人,尤其在这种敏感时刻,袁朗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以及表情都不可能逃过我的眼睛。

    所以,我认为他其实是在摇手。

    中华祖龙果然是个骗人的说法。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呢?为什么袁朗不敢明说,难道这里还有令他不敢轻举妄动的人物存在?这个人是谁呢?他会不会现身见我?

    这时,一声凄厉的嘶鸣从脚下传来,虽然隔得极远,但依然震得空气嗡嗡颤抖。只见那只白色凤凰身上的毛已经快被拔掉一半了,终于盘旋着向下落去。而王墓底部,已经密密麻麻地堆积着无数秦军尸体。

    确切地说,是失去了行动能力的残肢断臂,躯体以及脑袋。如果最后还可以重新拼凑起来的话,那么一半左右是能“起死回生”的。

    可即便如此,损失的秦军人数应该也不会少于两千人,代价惨重。

    轰隆!

    白色凤凰重重落地,巨大的声响隔了好几秒才传了上来。

    正当我们以为它就此一命呜呼,然后尸解化为无形的时候,突然金光一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条小蛇,通体金色,背上一条黑线从头连到尾巴,一双眼睛通红似火,伸出蛇信在凤凰屁股上轻轻一舔,啪嗒!一颗白色的蛋从凤凰肚子里掉出来,咕噜噜滚进了秦军尸堆之中,晃了两晃,不动了

    砰!

    袁朗双手猛地撑在了桌面,仔细打量一眼金色小蛇,又看了看那颗蛋,然后缓缓把头扭向右侧,冲着空气喊了一声:“赵将军,金囄出来了,你再稳坐钓鱼台的话,恐怕场面就没法收拾了!”

    呵呵呵!

    一阵低沉的笑声传来,听起来非常遥远,但又近在咫尺。随即,光芒一闪,一个虚影人像出现在右边十几米远处,正好站在水晶长桌的座位置。

    “上次不也出过金囄么,袁大人指挥若定,轻松将其拿下。怎么,这回却没有信心了?”

    (本章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