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娇

作者:茗芷

简介: 【重生甜文】嚣张跋扈、恶名在外的三皇子妃安锦云薨逝啦,曾经被她欺负过的人纷纷喜大普奔。安锦云的魂魄在灵堂停留了六日,受尽各种辱骂奚落,心灰意冷准备投胎去。第七日的时候,一黑甲青年满身寒霜,手染鲜血来到灵堂前,掀了她的棺材。安锦云:???我都死了还要鞭我尸?正当她要去看看是谁这么恨她的时候,那青年却小心翼翼伸手将她拥入怀,眼角落下一滴泪来。“云儿,为何不多等我几日……”为你凝却心头热血,为你搅翻帝城风云,为你拂去碑上埃尘。你是无意穿堂风,偏偏倨傲引山洪。【骄纵贵女x忠犬太子】

拯救卑小姐

作者:辛又蓝

简介: 曾经自信的她一步步变得敏感、自卑,渴望光明的救赎却只能在黑夜中游走。友情?爱情?一句句谎言,一次次背叛。她,还能见到正午的太阳吗?凌晨的星星在流泪,她的世界漆黑一片。拯救卑小姐的行动,迫在眉睫。 </br>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拯救卑小姐》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拯救卑小姐最新章节,拯救卑小姐无弹窗,拯救卑小姐全文阅读.

纵横无边

作者:无边际

简介: 宇宙无边,纵横无边。小无边被雪狼带大,在丛林法则下,变得隐忍而凶狠。只身闯荡人族世界,被关进斗兽场,被逼进火山,被送入魔界,被佛塔镇压,被堕落者追杀,被审判者盯上……天要灭我?我偏不灭!还有什么招,来吧! </br>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纵横无边》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纵横无边最新章节,纵横无边无弹窗,纵横无边全文阅读.

重生女王:半世逍遥

作者:风落颜

简介: 简介: 风中的呓语在轻轻的诉说着曾经的过往,若能重来一次,或许并非是重生。 或许,这是推入深渊的另一个陷阱,而我们,早已没了选择的余地。 </br>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重生女王:半世逍遥》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重生女王:半世逍遥最新章节,重生女王:半世逍遥无弹窗,重生女王:半世逍遥全文阅读.

我在大唐捡装备

作者:霸道第一仙

简介: 叶弘穿越大唐,却发现这是个修仙的大唐。修仙大唐,只能捡装备的普通人如何起飞,在线等,挺急的…… </br>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我在大唐捡装备》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我在大唐捡装备最新章节,我在大唐捡装备无弹窗,我在大唐捡装备全文阅读.

漫威里的lol系统

作者:胖铜侠

简介: 俗套的混穿,奇葩的系统,漫威世界与瓦罗兰力量体系的碰撞。看了一眼前方不远处的混乱,瑞恩转过身看向了刚刚赶到现场的复仇者们,一脸严肃道:“想参团可以,人头必须给我!”

君似江楼月

作者:玉枕春寒

简介: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采桑子》吕本中 江月是卫国定远王的千金,自五岁起就入宫由皇后抚养,她是郡主,也是人质。她本想安安分分地不争不抢,谁料到自己偏爱上了青梅竹马的太子秦勉。 他问她“你愿意做我的太子妃吗?”她含羞逃走,心里却在说“好”。 可是却有另一个女人当众对他唱了《越人歌》。 皇后有意撮合,明知故问“沐儿,你这越人歌 </br>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君似江楼月》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君似江楼月最新章节,君似江楼月无弹窗,君似江楼月全文阅读.

靓女截殉录

作者:儒卿

简介: 引子  舍己为殉的鬼话地出生及断续的猖獗,源于奸佞小人一己私利,做着谋虚逐妄的美梦,卑谄足恭地捧给昏庸的权贵,从而形成一种丧尽天良的制度。它从远古时期慢步而来,断续地埋葬着为权贵陪葬的妾、妃、嫔、婢女及下人的庶民。历史的车轮慢歩不停地朝前走到开国的明代。皇朝钻洞觅缝地找回断了多年的人殉祖制,并肆无忌惮地加以实施。笔者讲述从永乐年间开始发生的故事:一位位侠肝义胆的靓女、及不满杀戮无辜人人殉祖制的仁人志士,在朝野形成对抗人殉祖制的股股势力,与维护权贵支持人殉的股股反对势力,展开截与护殉你死我活生死存亡的斗争。经明朝洪武至天顺六朝代年间,靓女的孙若薇等在支持派支持和帮助下,在天顺年间终于拦截杀戮无辜人的人殉祖制,暂时结束这段不光彩的历史!  分享书籍《靓女截殉录》作者:儒卿

极宠无双:太子爷的农门妃

作者:桑梓梓

简介: 不过之后她就见识到了,他还真不是战五渣,就是个披着完美人皮的狼 极宠无双:太子爷的农门妃 </br>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极宠无双:太子爷的农门妃》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极宠无双:太子爷的农门妃最新章节,极宠无双:太子爷的农门妃无弹窗,极宠无双:太子爷的农门妃全文阅读.

快穿之人渣拯救系统

作者:红离

简介: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如果有一天,你被天道绑架,不得已穿梭于各个世界之间,你是否有那种勇气来与天道对抗? 方槿,一个普通的人,唯一例外的大概就是他十分的努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点,他被天道绑架了。 他穿梭于各个世界中,只当自己是个过客。 然而…… “我用着三世跟随,能否,换你一世相与?” 谁将他想念,谁曾顾及着他? 他从不是过客……

[上页][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