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新婚罪妻

作者:温宁陆晋渊

简介:温宁的十八岁生日礼,是一场长达十年的牢狱之灾,为了复仇,她应下了魔鬼的要求,嫁给植物人老公,却不想……

总裁的新婚罪妻

作者:温宁陆晋渊

简介:温宁的十八岁生日礼,是一场长达十年的牢狱之灾,为了复仇,她应下了魔鬼的要求,嫁给植物人老公,却不想……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作者:池欢墨时谦

简介: 婚礼前一晚,未婚夫背叛,池欢还被自己的贴身保镖狠狠睡了!一转眼,保镖成了兰城只手遮天的神秘大人物!大床前,她穿着男人的衬衫高调宣布,“要么自宫还我清白,要么从此做我男人!”男人俯身将她壁咚,“好,这就满足你。”“……”等等,满足个鬼?男人在她耳畔低低的笑,“做你男人——首先不是要做到你满足吗”“……”从此,池欢从一个惨遭抛弃的落魄千金,成了最炙热可热的当红女星,只因她家尊贵的墨总高冷宣布,“试试看,贴上我墨时谦标签的女人,谁敢动!”

乱世婚宠少帅夫人要退婚

作者:顾晚霍西州

简介:同父异母的妹妹送口信给我,请我去抓奸,狭窄的衣柜里,男人在我耳边低语:“那个姿势不错,我们也试试?”为躲追杀,手握大权的少帅藏进了客栈的衣柜里,未曾想却被迫与一女子一起看了一场激情大戏,最关键的是,想撩、人,竟被反撩了?ps:遇到顾晚前,霍西州:“女人这种生物,柔软、懦弱、娇气、麻烦”;遇到顾晚后,霍西州:“我家媳妇儿貌美如花,聪慧可人,出门能治病救人,赚钱捞金,关门能御夫治家,上榻生娃…...

姜九笙时瑾

作者:时瑾姜九笙

简介:笙笙,笙笙…… 他总是这样唤她,温柔而缱绻。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呵,那是那些‘别人’没有看见过他拿着手术刀剖尸时的模样,那时他的一双眼被血染得通红通红。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 姜九笙第一次见时瑾,在她公寓的电梯里。 “你的手真好看。”她由衷地赞叹,眼睛移不开,“我能……摸摸吗?” 他诧异。 她解释:“抱歉,我有轻度恋手癖。” 他迟疑了比较久:“抱歉,我有轻度洁癖。”顿了一下,很认真,“只摸一下可以吗?” 摇滚巨星姜九笙,是个恋手癖,新搬来的邻居是个医生,凑巧,拥有一双她很想很想私藏占有的手。 后来,在他们新房的浴室里,他背着身,拿着手术刀,满手的血,满地的血,一地残肢断臂,从那堆血肉模糊的骨骸中,依稀能判断出是她捡回来的那只流浪狗。 她问:“你在做什么?” 他说:“尸解。” 她后退了一步,却被他按在了浴室冰冷的地板上,将她的衣服撕碎,满地的血染在她雪白的皮肤上。 他说:笙笙,若是能选择死亡的方式,我希望死在你身上。

暗黑系暖婚

作者:时瑾姜九笙

简介:笙笙,笙笙…… 他总是这样唤她,温柔而缱绻。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呵,那是那些‘别人’没有看见过他拿着手术刀剖尸时的模样,那时他的一双眼被血染得通红通红。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 姜九笙第一次见时瑾,在她公寓的电梯里。 “你的手真好看。”她由衷地赞叹,眼睛移不开,“我能……摸摸吗?” 他诧异。 她解释:“抱歉,我有轻度恋手癖。” 他迟疑了比较久:“抱歉,我有轻度洁癖。”顿了一下,很认真,“只摸一下可以吗?” 摇滚巨星姜九笙,是个恋手癖,新搬来的邻居是个医生,凑巧,拥有一双她很想很想私藏占有的手。 后来,在他们新房的浴室里,他背着身,拿着手术刀,满手的血,满地的血,一地残肢断臂,从那堆血肉模糊的骨骸中,依稀能判断出是她捡回来的那只流浪狗。 她问:“你在做什么?” 他说:“尸解。” 她后退了一步,却被他按在了浴室冰冷的地板上,将她的衣服撕碎,满地的血染在她雪白的皮肤上。 他说:笙笙,若是能选择死亡的方式,我希望死在你身上。

时瑾姜九笙

作者:时瑾姜九笙

简介:笙笙,笙笙…… 他总是这样唤她,温柔而缱绻。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呵,那是那些‘别人’没有看见过他拿着手术刀剖尸时的模样,那时他的一双眼被血染得通红通红。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 姜九笙第一次见时瑾,在她公寓的电梯里。 “你的手真好看。”她由衷地赞叹,眼睛移不开,“我能……摸摸吗?” 他诧异。 她解释:“抱歉,我有轻度恋手癖。” 他迟疑了比较久:“抱歉,我有轻度洁癖。”顿了一下,很认真,“只摸一下可以吗?” 摇滚巨星姜九笙,是个恋手癖,新搬来的邻居是个医生,凑巧,拥有一双她很想很想私藏占有的手。 后来,在他们新房的浴室里,他背着身,拿着手术刀,满手的血,满地的血,一地残肢断臂,从那堆血肉模糊的骨骸中,依稀能判断出是她捡回来的那只流浪狗。 她问:“你在做什么?” 他说:“尸解。” 她后退了一步,却被他按在了浴室冰冷的地板上,将她的衣服撕碎,满地的血染在她雪白的皮肤上。 他说:笙笙,若是能选择死亡的方式,我希望死在你身上。

张策江一楠

作者:张策江一楠

简介:读大学的张策有个老婆,但是因为穷,被老婆嫌弃,直到有一天老妈的电话打过来,“儿子,我给你打了五百万……”

金主在上娇妻要爬墙

作者:苏眠陈迦砚

简介:苏眠陈迦砚 每天在老板的床上醒来是种什么体验? 腰酸,腰酸,腰酸! 每天被逼着‘爬墙’又是种什么体验? 羞耻,羞耻,羞耻! 金主天天当老师,教她解锁各种新姿势,某天心血来潮,硬是逼着她在‘前夫’面前大秀那方面的能力。 “你说,是他让你爽还是我让你爽!” 苏眠终于忍无可忍了:“你给我滚!” 被威胁,被算计,被陷害是种什么心情? 苏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被误会,被抛弃,被伤害又是种什么心情? 苏眠:老娘再喜欢你就是猪! 金主带着两只小包子来找她,手里还拎着一搓衣板。 “媳妇,我错了,跟我回去吧。

金主大人小妻不伺候了

作者:苏眠陈迦砚

简介:苏眠陈迦砚 每天在老板的床上醒来是种什么体验? 腰酸,腰酸,腰酸! 每天被逼着‘爬墙’又是种什么体验? 羞耻,羞耻,羞耻! 金主天天当老师,教她解锁各种新姿势,某天心血来潮,硬是逼着她在‘前夫’面前大秀那方面的能力。 “你说,是他让你爽还是我让你爽!” 苏眠终于忍无可忍了:“你给我滚!” 被威胁,被算计,被陷害是种什么心情? 苏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被误会,被抛弃,被伤害又是种什么心情? 苏眠:老娘再喜欢你就是猪! 金主带着两只小包子来找她,手里还拎着一搓衣板。 “媳妇,我错了,跟我回去吧。

[上页][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