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青璃萧晟

作者:慕青璃萧晟

简介: 他是君王,她是帝妃,她永远仰望着他的方向,哪怕荆棘密布。 可心口的朱砂字让她无法忘却他曾对她是何等的残酷,他放任她的生死,只为换回姐姐的安危…… 跳下城墙那一刻,她顿悟了,她爱他,不过一场荒芜,而他却疯了,他的心口竟然从此成了空……

我在过去等你

作者:我在过去等你

简介:主角:乔繁花,霍建烨。她像是毒药让他欲罢不能,这样的尤物怎么能不让他动心,可是他们什么都可以有就是没有婚姻,她是他的身边人,却不是他的夫人,一场交易,她只能深藏爱意。

我在黑夜里等你

作者:乔繁花霍建烨

简介:霍建烨和乔繁花在外人看来不过是上下级的关系,可是在私底下,乔繁花就是霍建烨的床伴情人,虽然他们之间不过是各求所需,但是霍建烨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离不开那个女人了。

叶南弦沈蔓歌

作者:叶南弦沈蔓歌

简介:一场大火烧掉了沈蔓歌对叶南弦所有的爱。五年后她华丽回归,势必为当年的自己讨回一个公道。却没想到带回来的小正太比她更有手段。某宝站在叶南弦面前,很无辜的说:“叔叔帮我一个忙可以吗?求你了。”叶南弦觉得无法抵挡这孩子的恳求,蹲下身子打算帮忙,却没想到被喷了一脸。某天,叶南弦对着小正太说:“臭小子,这是我的房间!”“可是我想跟妈咪睡,我们都睡了五年了。”某男人泪奔……追个妻子回来而已,为什么儿子如此难搞?

重生军嫂有点辣夏晓兰

作者:夏晓兰

简介:父母早逝,家境贫寒,姿色平平,夏晓兰抓了一手烂牌,奋斗了小20年,她当上跨国公司高管,终于将人生的逆境理顺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到了80年代,也叫夏晓兰,还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 同名同姓的“夏晓兰”拿了一副好牌,却在流言逼迫下选择了自杀。

悄悄爱着你

作者:顾凉夕霍阑

简介:主角:顾凉夕、霍阑。 顾凉夕呆呆地看着他:“你……” 霍阑捧住她的脸,目光像是含着灼热的火,一字一句地说:“顾凉夕,你知不知道,我早在三年前就爱上你了。

情深无觅处徐若思

作者:楚渊徐若思

简介: 主角:楚渊,徐若思。结婚五年,他只在醉酒状态要她。因为一场阴谋,她才知道,他爱的人是她堂妹。她被陷害,抉择离去,却被男人费尽心机找了回来。“霍连城,孩子不是你的,你……你要干嘛……”苏璐声音透着胆怯。“既然不是亲生的,就再生一个……”男人不动声色关上身后的房门。

因爱成婚

作者:炎景熙陆沐擎

简介: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未婚夫为了得到心爱的女人,把她送到了他小叔的床上。 记者扑门而入。 “请问,陆总,你们是什么关系?” 陆沐擎优雅的搂住她的肩膀,温润而笑,反问:“我们睡了,你说是什么关系?” “请问炎小姐,陆先生不是你未婚夫的小叔吗?你们怎么会睡在一起。” 炎景熙靠在陆沐擎的怀中,笑容妍妍:“未婚夫短小快,我劈腿了,没看出来吗?” 记者们离开后,她和他击掌为盟,她说:“谢谢你帮我虐渣渣。” 他把戒指套在她的手上,确定的说道:“以后一起虐渣渣。” 陆佑苒看到床上那嫣红的血迹,才意识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三天两头去小叔家做客,为的只是希望她若不好,才是他的春天。

一莲心事了过往

作者:陆沐擎炎景熙

简介:主角:炎景熙,陆沐擎。 一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未婚夫为了得到心爱的女人,把她送到了他小叔的床上。 记者扑门而入。“请问,陆总,你们是什么关系?” 陆沐擎优雅的搂住她的肩膀,温润而笑,反问:“我们睡了,你说是什么关系?”“请问炎小姐,陆先生不是你未婚夫的小叔吗?你们怎么会睡在一起。”炎景熙靠在陆沐擎的怀中,笑容妍妍:“未婚夫短小快,我劈腿了,没看出来吗?”记者们离开后,她和他击掌为盟,她说:“谢谢你帮我虐渣渣。”他把戒指套在她的手上,确定的说道:“以后一起虐渣渣。”陆佑苒看到床上那嫣红的血迹,才意识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三天两头去小叔家做客,为的只是希望她若不好,才是他的春天。终于有天,小萌宝看到他来立马求救,“表哥,表哥,我爸爸妈妈在打架。”陆佑苒燃气希望,撸起袖子,“陆沐擎,我饶不了你。”

虚度的爱情年华

作者:陆沐擎炎景熙

简介: 一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未婚夫为了得到心爱的女人,把她送到了他小叔的床上。记者扑门而入。“请问,陆总,你们是什么关系?”陆沐擎优雅的搂住她的肩膀,温润而笑,反问:“我们睡了,你说是什么关系?”“请问炎小姐,陆先生不是你未婚夫的小叔吗?你们怎么会睡在一起。”炎景熙靠在陆沐擎的怀中,笑容妍妍:“未婚夫短小快,我劈腿了,没看出来吗?”记者们离开后,她和他击掌为盟,她说:“谢谢你帮我虐渣渣。”他把戒指套在她的手上,确定的说道:“以后一起虐渣渣。”陆佑苒看到床上那嫣红的血迹,才意识道自己失去了什么。三天两头去小叔家做客,为的只是希望她若不好,才是他的春天。终于有天,小萌宝看到他来立马求救,“表哥,表哥,我爸爸妈妈在打架。”陆佑苒燃气希望,撸起袖子,“陆沐擎,我饶不了你。”小萌宝立马阻止道:“不不不,表哥,救我爸,我妈坐在他身上。”陆佑苒:“……”

[上页][下页]